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2016:香港政治动荡持续的一年

回顾香港过去一年,最引人瞩目的大事莫过于立法会选举以及随之而引发的“宣誓风波”。而这一切又必定对2017年的特首选举产生影响。

China Wahlen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后的计票工作现场

(德国之声中文网)由于过去两年多以来香港接连发生罕见的政治事件,包括2014年的"占领"运动、2015年底"铜锣湾书店"员工失踪事件以及2016年农历新年的旺角骚乱等,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被视作是香港一次大规模的民意检验,因此备受各方关注。

结果,此次立法会选举投票率高达58%,比2012年上一次选举的53.5%高出4.5%,而且还创下香港主权移交以来历届选举投票率最高、累积投票人数最多及登记选民人数最多的三项历史纪录。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现象反映了香港民众对目前的政治对抗导致社会撕裂的情况感到强烈不满,因此希望通过选票促使香港政坛出现突破性改变的愿望。

议会新貌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的话,那么可以说是成功了一半,因为此次选举的一大特点就是出现了更新换代、新人辈出的局面,多名泛民派资深议员包括李卓人、冯检基、黄毓民及陈伟业等都纷纷落马,而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来自支持港人自决的所谓"本土派"的新面孔。与此同时,亲北京的所谓"建制派"政党也涌现出一大批新生代议员代替了退下火线的谭耀宗、陈婉娴、叶国谦及陈鉴林等"老前辈"。

而从香港立法会的政治版图来看,此次选举产生的变化也不小。在立法会总共70个议席中,非建制阵营(泛民派加上本土派)候选人共获得30席(包括地区直选19席、功能组别8席和超级区议会3席),不但保住了立法会最少三分之一议席所享有的关键"否决权",而且还比上一届泛民派获得的24席多出了6席之多。

但更引人注目的变化是,新进入立法会的6位"本土派"议员虽然都是政治新丁,但在政治主张上更强调"香港自决",甚至其中一些人更暗示要争取"香港独立",因此在北京中央政府以至香港特区政府眼中显然更具有威胁性,而且外界普遍预测,这些新贵议员将使香港立法会的政治对峙局面更加恶化,而且也会使香港立法会议事厅的气氛更为紧张。

宣誓风波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本土派政党青年新政的两名当选议员梁颂恒及游蕙祯随后竟然因为"宣誓风波"被取消议员资格,期间中国人大常委会更亲自出面就香港基本法中有关宣誓程序的第104条进行"释法"。随后,香港特区政府更穷追猛打,要求香港高等法院,取消另外4名非建制派当选议员的资格。不过,在笔者执笔时,有关案件还没有裁决结果。

Hong Kong Legislativrat - Protest gegen China (Reuters/B. Yip)

游蕙祯在宣誓仪式上打出“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

一旦所有6名非建制派议员都因此被取消资格,而补选的结果又是建制派获胜,香港反对派政党原来在这次立法会选举中增添的6个议席将化为乌有,立法会的政治版图也将回到从前格局。难怪前港督彭定康日前在到访香港期间也不点名地公开批评梁颂恒及游蕙祯两人,称他们的做法是"削弱了对民主的支持"。

横州事件

不过,如果说所有新当选的香港"本土派"议员都一事无成也与事实不符,至少同样来自"本土派"的两名新晋议员朱凯迪和姚松炎在当选不久就把特区政府打得措手不及,这就是在香港喧嚷一时的"横州"事件。

横州位于香港新界西元朗区的乡村地带,香港特区政府早在2012年就开始计划在该地区兴建公共房屋,但一直没有受到公众的关注,直到朱凯迪与姚松炎两人当选为议员后要求政府公开有关发展计划后才爆出,其实政府一直就有关计划与当地乡绅秘密"摸底",但后来又在乡绅的强烈反对下缩小发展项目的规模,并改为拆迁附近的居民村而不是征收已改做停车场的原农业用地,因此引发各方哗然,指责政府与乡绅及黑帮势力"勾结"。

经此一役,朱凯迪这位立法会"新贵"的个人声望更为高涨,而一直民意支持度较低的香港特区政府的形象则受到进一步打击。

香港经济

横州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在经济上过于依赖房地产业的问题,而近年来新增土地供应短缺以及来自中国内地的房地产投资者不断涌来香港也导致香港房地产价格持续暴涨。

事实上,香港房地产市场经过去年最后两个月及今年第一季度的下滑之后,在今年第二及第三季度竟然一下子持续反弹了8.9%,迫使特区政府在11月初宣布压抑房产地产炒卖的所谓"辣招"措施,把购买住宅的印花税划一提高至交易额的15%。

据笔者观察,特区政府的有关"辣招"推出后,香港房地产市道的确转趋淡静。不过,据一些地产中介向笔者表示,不少业主只是采取观望态度,暂不出售手上持有的物业,而不是降价求售,因此有关新措施暂时还没有起到调整香港房地产价格的作用。

而在宏观经济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今年全年香港GDP增长率只有1.5%,是近年来的最低水平。而香港的人均GDP也早被亚洲区内主要竞争对手新加坡抛离了一大截。更令人担心的是,香港未来经济发展也缺乏方向和推动力,虽然现任特首梁振英紧跟北京中央政府,大力宣传香港在"一带一路"战略下的地位和优势,但至今也还没有看到任何具体的措施和政策。

特首选举

横州事件的另一个政治影响还在于,使香港下一届特首的争夺战提前敲响了战鼓。在横州事件发生后,现任特首梁振英与被视为有意竞逐下一任特首的现任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彼此公开唱反调及推卸责任,这种场面也是近年来在香港政坛上所罕见的。

香港新一届特首选举将于2017年3月26日举行,而负责投票选出特首的选举委员会1200名成员也刚刚才产生,但直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位热门人选正式宣布参选。

不过,随着现任特首梁振英突然宣布,因为家庭原因不再竞选连任,意味着香港将出现自主权移交近20年以来的第四位特首,而且至今也有多位香港政坛重量级人物表示将会或正在考虑参选。究竟这位新特首是否能为香港带来新的转机,能否解决目前香港政治矛盾尖锐、社会分歧严重的问题,甚至重新让香港这颗昔日的"东方之珠"再次发光呢?这些也都是我们在未来一年关注的焦点所在。

作者李文:香港浸会大学中文新闻课程主任,资深媒体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