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2010年:德国从欧洲病夫变成经济火车头

不到10年前,德国还被视为欧洲病夫。然而就在即将过去的2010年,这个图像整个颠倒了过来:这个国家忽然间就成了欧洲景气的火车头。德国人是怎么成功的呢?

default

德国新型高铁火车头:方向巴黎

德国人并非一个自豪与乐观的民族。恰恰相反:他们通常习惯于质疑取得的成就,习惯于问问题:这种情况能够长久吗?政治家也不例外。但目前的情况却是反习惯的:无论是联邦总理,在野党政治家还是经济部长,大家都很是兴奋。在联邦经济部长布吕德勒(Rainer Bruederle)看来,德国"成了经济榜样",甚至在野党社民党的领导人施泰因迈尔也表示高兴:"我们比其他人更好地通过了危机。"

" 世界妒忌德国 "

假如德国人好消息面前不去分析,联邦共和国怎么会这么顺利地通过危机的,他们就不是德国人了。"我们的国家有什么特别之处?"联邦总理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紧接着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有一个以强大的工业内核为本的富有创新力量的经济;尤其重要的是:有一个"坚实的社会伙伴关系"。说穿了就是人们称为活生生的社会市场经济的这个东西。总理接着说:"现在,危机过后,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所妒忌的正是我们这个活生生的社会市场经济。"

钟点工岗位是要花钱的

事实确实是,雇主和雇员在经济危机里能够成功地相互依靠。这一点之所以能够做到,是因为联邦政府把雇用钟点工的期限扩展到了最长可达24个月。在这个体系里,如果职员暂时不工作了,也不被解雇;他们的薪金局部由联邦劳动局支付,另一部分由企业支付。

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胡特尔(Michael Huether)说,把钟点工岗位作为解雇的替代选择,企业只有在一定的前提下才会去这么做。胡特尔算了一笔账:每工作1小时给7欧元,带给金属和电子工业的总费可高达30亿欧元:"这只有在人们看得见不久后的光明的情况下,才有意义。"

出口和改造

那么,企业的乐观主义是从哪里来的呢?显然首先来自这么一个认识:德国国民经济的竞争力在过去几年里变得比以前大得多了。从2010议程开始,德国在劳动力市场和社会体系里进行了根本性的改革,在危机到来之前已经初见成效。此外,德国产品始终受到全世界的喜爱追捧。

在总体经济发展鉴定专家委员会主席弗朗茨(Wolfgang Franz)眼里,面向出口是根本的动力来源,无论在危机前,危机中,还是象现在这样在危机后,"面向出口的方针同时是德国景气发展急剧的下跌和迅猛的增长这两个动向的原因所在。"而出口型行业里专业力量比例之大,在人们预测专业力量缺乏的前景之际,抑制了危机里大规模的裁员潮。"

国内消费涨潮

出口型经济未来也能继续推动景气增长吗?是否会恰恰由于欧洲邻国,也就是德国出口型企业的最佳客户们问题重重,而有朝一日重新导致经济的崩溃?这正是专家们发出警告的一个景象。然而,就此而言,德国看来也已经走到了正确的道路上。最近几个月来,德国私人内需有了明显的上扬。德国人的购物欲回来了。他们有能力这么做,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有了工作,因而也有了钱。联邦劳动局宣布,10月份德国失业率降到了300万人以下,联邦劳动局局长魏瑟(Frank Weise)就11月的情况如是说:"根据我们的估计,就业建设工作做得越来越稳固,越来越广泛。"

在那些生意好的行业里,有望提高工资。就连至今不能树立崇尚社会福利形象的联邦经济部长也认为,大幅度涨一下工资无伤大雅。

作者:Sabine Kinkartz 编译:平心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