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2009年德国经济回顾

那些去年年底时还相信金融危机的浪潮不会席卷实体经济的人,在今年被无情地从梦想中抛回现实。今年上半年,德国经济界到处都在直线下滑,到下半年才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稳定下来。请听德国之声经济部记者为您回顾2009年经济界发生过的大事。

default

经济滑坡主导德国2009年上半年

一个让人称奇的现象是,当我们谈论经济问题时,我们几乎每年都有新的词汇要学。例如,去年我们学会了什么叫"金融危机"、"滞贷(Kreditklemme)"、"救市保护伞(Rettungsschirm) "和"Sofin",即德语中"金融市场稳定特殊基金"的缩略合成词(Sonderfonds Finanmarktstabilisierung)。这还不够,今年又冒出一些新词,例如"旧车报废奖金( Abwrackprämie)","退出刺激经济计划(Exit-Strategie)","拯救性接管法(Rettungsübernahmegesetz)"和"经济增长提速法(Wachstumsbeschleunigungsgesetz)"等等。

德国人从来没有像2009年那样一年内要记住三位经济部长的名字。先是基社盟的政治家格罗斯在今年2月7日撂挑子辞去经济部长职务,两天后他的同党盟友古滕贝格接任,但是这位年轻的经济部长在9月27日大选后就转任了国防部长。目前,联邦经济部长的名字叫布吕德勒,他是来自自民党的政治家。这个名字到底多重要,人们拭目以待,因为德国的经济政策实际上更多的是由财政部长来掌管,或者由联邦总理亲自掌握。

Montage zur Ablehnung des Finanzrettungspaketes USA

危机在美国爆发而后波及全球

不管谁来掌管经济政策,都要扮演消防队员的角色。因为德国的情况和美国惊人地相似。在美国,雷曼兄弟投资银行的破产几乎导致了美国银行体系的全面崩溃。在德国,是住房抵押贷款银行(Hypo Real Estate)几乎导致了德国银行体系的破产。德国总理默克尔当时主张,"我们向国际上做出许诺,我们不会让一家会将其他人拖下水的银行破产。出于这一原因,我们必须要帮助住房抵押贷款银行。我们现在为他提供了担保。但是我们想尽可能减轻纳税者的负担,将成本尽可能控制在最小。因此,联邦必须要得到改组这家银行的权力。"

换种说法,就是要国有化。今年4月3日,联邦参议院批准了一项所谓的"拯救性接管法(Rettungsübernahmegesetz)"。这是打破禁忌之举,因为该法律使得德国二战后首次能够强行对一家银行进行国有化。随后,联邦和数家银行联合向房抵押贷款银行注资1100亿欧元,将其国有化了。

相比之下,联邦政府与德国第二大银行-商业银行算是做了一笔合算的买卖。联邦以100亿欧元购得该银行的25%的具有控制性的股份以及一支股权。左翼党政治家乌利希·毛尔对这一行动进行了一番让人有些惊讶的资本主义式分析,"如果我们为这家银行支付超过它目前市场价值的钱-联邦政府就是这么做的,-那么它就应该属于国家。所以我们理所应当地获得它的所有股权。"

不管怎样,联邦政府不得不四处救火,虽然有时并不情愿。全球性经济危机导致了世界贸易和需求的锐减,这对以出口为导向的德国经济打击尤为沉重,"德国经济在2009年上半年陷入联邦德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中。德国国民生产总值在2009年预计将减少6个百分点。"

Infografik Finanzkrise Börse im freien Fall Datum: 10.10.2008 Grafik: Olof Pock/DW

2008年10月:股值狂泄

这是慕尼黑的Ifo经济景气指数研究所专家凯·卡斯滕斯介绍德国几家主要经济研究所的年初经济形势鉴定报告时说的。确实也是,德国经济在08年10月到09年3月间呈垂直下滑趋势。以德国的出口龙头与王牌行业-机械制造业为例,订单减少了一半,破产企业数量迅速增加了16%,达3万4300家,导致约50万工作岗位被毁掉。

只有一个行业在危机年能够一枝独秀,它就是汽车行业。德国汽车行业今年销售了370万量汽车,这首先要感谢鼓励旧车报废的环保奖金政策,俗称"旧车报废奖金( Abwrackprämie)"。今年夏天,德国汽车市场上销售了200万辆新车,因为买主在买新车的同时报废一辆旧车,可得2500欧元奖金。联邦政府为这一刺激经济计划花费了50亿欧元。绿党政治家居纳斯特认为这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称政府"花50亿欧元只是为了清空一些停产场或者帮汽车销售商清仓",并预言明年会灾难重现。德国经济五贤人之一的经济学家沃尔夫冈.弗兰茨也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补贴政策,"我不赞同旧车报废奖金,理由有三。一是,它以牺牲其它行业的利益来只补贴某一个行业。现在,人们更多地去买汽车,而少买了沙发或者超薄电视。其二,明年,或者汽车的销售量会下降,或者人们在其它上面省钱,明年对汽车的有消费能力的需求将明显下降。第三,这50亿欧元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它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吧。我们必须为此要提高税收,而这样的话,人们就又要怨声载道了。"

今年在伦敦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与会国做出决议,今后将对高风险的金融产品、对冲基金、信用评级机构和企业高管薪金进行限制。东道主英国首相布朗在会上说:"今天,全世界聚在一起共商战胜全球性经济萧条的大计。不是靠喊口号,而是拿出了世界经济复苏的计划以及有着具体的实施路线图的改革计划。"

Deutschland Wirtschaft Organisation Arcandor

阿坎多集团拖累了它的子公司们

不论是G20还是G8,金融与经济危机的一个启示是,富裕工业国家俱乐部主导世界的能力越来越有限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今年的意大利阿奎拉G8峰会前就承认,"G8模式不再够用。我们面临的困难不再单单能靠工业国家自己解决"。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的约恩·卡林斯基指出:"今天,人们喜欢谈论'新世界秩序'。我们也认为,这的确也有一定历史意义。但是,这一新的世界秩序必须也要对192个国家都适用,而不是仅仅适合8个或者20个国家。这才是决定未来的关键。"

在这一次全球性危机中,人们看到,那些所谓的新兴工业国家已经追赶上来,要求与以前的富裕工业国俱乐部平起平坐。中国、印度、巴西等国更好地克服了经济危机的影响,中国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仍然超过8个百分点。新兴工业国家正在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希望和动力。

今年年中时,德国经济也出现了一定的复苏迹象。但是,德国机械设备制造行业联合会在看到复苏迹象的同时,也提醒行业还要做好继续奋斗很长时间才能战胜危机的准备。其实,要奋斗的不仅仅是机械行业,其它行业的企业也在危机之中苦苦奋战,例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旗下的德国欧宝汽车厂,"如果风险太高,就该继续保持一个有序的破产计划作为可选方案。它并不意味着一个企业的灭亡,而是一种另外的可能性。"

这是当时的经济部长古滕贝格为拯救欧宝而奔波时发出的呼吁,也是向通用汽车公司的美国底特律总部发出的口气柔和的威胁信号,暗示通用汽车应该把欧宝卖给奥地利和加拿大合资的汽车配件供应商麦格纳公司,"欧宝得到了一个未来发展的机会,这也是欧宝员工的机会,他们的确应该得到这样的机会。他们不该对企业的现状负责,负责是在于通用汽车公司美国母公司的管理不善。"

这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她还相信通用汽车会将欧宝卖给麦格纳时说的话。但是结果通用汽车在最后一刻放弃了出售欧宝的计划。这一决定在德国引起愤怒和对德国四个欧宝分厂前途的恐慌。但是通用汽车坚持要保留欧宝,即使为此要砍掉5400个工作岗位也在所不惜。在欧洲范围内,通用汽车可能要裁员9000人。不过,通用汽车退还了德国政府提供给它的15亿欧元救急贷款。

Warnstreik bei Opel in Rüsselsheim 590 x 220

欧宝员工抗议

2009年,德国经济中的"问题孩子"远不止欧宝一家,"阿坎多股份公司今天向埃森地方法院递交了启动破产程序的申请。集团下属的嘉士达百货公司(Karstadt)、普利蒙多(Primondo)和万乐(Quelle)也将随后申请债权人保护。"

这是总部设在埃森的阿坎多集团总部的新闻发言人格尔德·克斯洛夫斯基今年六月沉痛宣布的消息。在经历了多年的生存挣扎后,集团公司走到了尽头,这对它旗下的富有历史传统的邮购公司万乐公司来说,意味着它的上万名员工的失业。虽然万乐无人问津,毕竟还有很多家企业对集团下的顶梁柱嘉士达百货公司表示出收购的意向。

阿坎多破产案也在当时的大联合政府内引起了争执。有人问:政府为什么要拿出十几亿欧元帮助欧宝,而却不愿意为嘉士达和万乐拿出分文?

"我们不需要联邦政府进行这样的分工:一边是劳动部长说这是为了保住工作岗位,另一边是另一位部长在对待另一家企业时则只谈破产。这对欧宝不是一件好事,对阿坎多同样如此。"

这是前联邦交通部长蒂芬泽在评论社民党和联盟党就是否为阿坎多提供国家援助而展开争执时说的话。德国总理默克尔当时说,只所以不给阿坎多提供援助贷款,是因为阿坎多集团没尽力和没兴趣拿出一个可行的公司整顿方案。她说:"如果看不到未来有出路,那么阿坎多就不可能获得国家的财政援助。我当然深知员工们的忧虑和窘境,但是我们无法帮助一个公司解决问题,如果这家公司只能坚持两三个或者最多五六个月,因为这也将无法长久保住就业岗位。"

总之,万乐公司的员工是2009年的失意者,而且是无辜的。有些失意者则是自作自受,例如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这位纽约华尔街的投资顾问制造了金融史上的最大骗局,今年六月底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滥用了客户对他的信任,设计了一场600亿美元的金融骗局,因此而被判刑150年。今年秋天,他的全部珠宝首饰和家当都被拍卖抵债,但所得的10亿美元对于众多受害者来说是杯水车薪。

另一位也可以说是失业者的是文德尔林·魏德京。这位明星经理人将保时捷公司从困境中拯救出来,使得保时捷成为世界名牌跑车,为公司带来梦幻般的利润。但是,魏德京突然打起了大众汽车的主意,要收购这家规模比自己大13倍的汽车巨擘。这一以蛇吞象的计划最终导致了以善于制造管理奇迹著称的魏德京的倒台。为了收购大众,保时捷债台高筑,结果大众反戈一击,反而以42%的参股将保时捷控制在旗下。最后,魏德京不得不卷铺盖走人,但毕竟走时拿了数百万的补偿金。

补偿金和红利分成近来又成了银行业内的风行作法,好象危机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如今,很多银行又开始赢得创纪录的利润。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银行盈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很多国家的政府为了刺激经济而不惜大规模借债。例如德国今年就不得不通过一项追加性财政计划,使得今年政府新负债高涨到500亿欧元。明年,这一数字将上涨到860亿欧元。

作者:Rolf Wenkel / 潇阳

责编:达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