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2008:德国外交平淡的一年

金融危机和阿富汗维和使命成了检测2008年德国联邦政府外交能力的试金石。欧盟伙伴国及执政联盟党都为此争论不休。只有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赢得了全德上下普遍的青睐。德国2008年在外交路线上有些缩手缩脚。如果说,2007年还有诸如担任欧盟轮值主席、主持海利根达姆G8峰会之类的大事件,那么2008年就是缺乏亮点的平淡的一年。

default

胜利女神带给奥巴马好运

若论2008年,德国发生过什么重大的外交事件,整个联邦政府的成绩也赶不上一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美国人--巴拉克·奥巴马。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身份访问柏林的奥巴马在胜利纪念柱前发表演讲,吸引了20万德国观众前来捧场。就算整个联邦内阁全体出动,恐怕也达不到这样的轰动效果。

虽然胜利纪念柱并不是奥巴马一开始就选定的演讲地点,但柱顶的金色胜利女神看来果真给奥巴马送去了祝福。今年11月初,传来了奥巴马获胜的喜讯,德国总理默克尔含笑着发表贺词:"我们都成了美国大选的一次历史性胜利的见证人。我衷心祝贺巴拉克·奥巴马当选为下一届美国总统。 "

奥巴马在他的柏林演讲中发誓要加强跨大西洋合作关系,而这已在布什的任期之内损失殆尽--至少许多德国人是这么认为的。因此,布什最后的告别之旅几乎没怎么引起德国公众的关注。默克尔曾在许多场合一再向布什挑明德国外交政策的底线,例如在向阿富汗派兵问题上:德国部队绝不涉足战火频仍的阿富汗南部,绝不!对此,新总统奥巴马还有待说服。联邦政府认为,他们已为稳定阿富汗局势作了够多的努力。

今年10月,又将驻阿富汗德军人数增加到4500人。对此,联盟国家不能视而不见。联邦外长施泰因迈尔表示:"我们--也包括我,曾经不失时机地指明德国为阿富汗所作的贡献。不仅是联邦国防军,也包括我们的民间援助组织都为重建阿富汗立下了汗马功劳。对此,美国政府及其新总统都表示敬佩。"

到了2008年,阿富汗问题依然是最令德国政府感到头痛的安全政治议题。近来,塔利班一再攻击联邦国防军露营地及巡逻队。今年10月,两名德国兵在阿富汗北部城市昆都士附近的一次自杀式袭击中遇难。联邦国防部长荣格在描述这次事件时称:"我们的士兵当时坐在一辆安全性能良好的车中,然后,自杀式袭击者骑着自行车直冲过来,点燃了引爆装置。不仅我们的士兵,正在附近玩耍的5个小孩也当即丧命。"

遵照联邦国防军的愿望,荣格在出席这两名德国兵的葬礼时第一次将"遇难"提到了"阵亡"的高度。

盘点2008年,德国军事力量继续在外交政策上发挥重要作用:向阿富汗派兵,出征科索沃、波斯尼亚、非洲之角及黎巴嫩海岸,并向苏丹南部地区、格鲁吉亚派遣观察人员。今年年末,还前往索马里海域参加欧盟代号为"亚特兰大"的反海盗行动。

总而言之,德国2008年在外交路线上有些缩手缩脚。如果说,2007年还有诸如担任欧盟轮值主席、主持海利根达姆G8峰会之类的大事件,那么2008年就是缺乏亮点的平淡的一年。德国政府于2007年取得的成果也部分断送在金融危机、爱尔兰否决《里斯本条约》等挫折面前。默克尔总理也突然站到了法国总统萨科齐的身影里,不再是一位光辉四射的女强人。

在表决欧盟2000亿救市计划时,默克尔"慢一拍"的做法也招来不少怨恨,甚至被排挤到欧盟三巨头峰会之外。对此,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坦率地表示:"我想实事求是地说:我觉得德国总理默克尔不在被邀请之列未免让人感到不太愉快。"

德国2008年的外交窘境还表现在:德国最关键的两位政治人物--总理默克尔和外长施泰因迈尔在某些问题上不太合拍。尤其是在处理与中国、俄罗斯及叙利亚等国的外交关系时,二人出现了明显的分歧。默克尔更倾向于坦诚表态或者干脆闭口不言。而施泰因迈尔则希望通过外交及对话方式相互靠近。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到了2008年,更是平白制造出许多外交混乱局面。

反对党借机批评说,德国不只有一个外长,而是两个外长。绿党人士特里廷认为:"一个支持达赖喇嘛,另一个则为中国政府说话。而在叙利亚问题上,外长本人持开放态度,却遭到联盟党的批评。如果有人要问,德国政府就美国拟在欧洲建立导弹防御系统持什么样的立场?根本就没有什么坚定、一致的立场!"

对此,达赖喇嘛也有同感。今年当他再次访问德国的时候,德国政府内部只有发展援助部长维乔雷克-措伊尔女士愿意接见。而在去年,德国总理会晤西藏精神领袖引发了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外长施泰因迈尔也认为,德国为这样的会面付出了过高的外交代价。今年10月,德国社民党推选施泰因迈尔为新一届的总理候选人,看来,2009年的德国外交路线又有转轨迹象。不过,由于社民党总理候选人不得已地过早暴露了外交立场,明年的德国选战已经没有太大的悬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