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2008年8月23日德国之声中文广播晨间新闻

俄罗斯宣布已经完成撤军行动,欧盟决定为格鲁吉亚难民提供更多的援助 ,俄罗斯前石油巨头霍多尔科夫斯基不会被提前释放

莫斯科:

俄罗斯宣布,俄罗斯已按照停火协议,将其地面部队从格鲁吉亚冲突地区撤出。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说,中欧时间17点50分,撤军行动全部结束。行动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此举完成后,和平协议中提出的要求已全部兑现。格鲁吉亚政府,美国政府和法国政府则对俄罗斯的这一说法提出异议。美国白宫的一名发言人强调,美国总统布什和法国总统萨科奇在电话通话中一致认为,俄罗斯并没有全部撤军。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此前曾宣布,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分裂省份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周围的缓冲地带,还派驻有数百名士兵作为保护部队。

布鲁塞尔:

欧盟委员会决定,为格鲁吉亚战争难民再提供5百万欧元的援助资金。该机构宣布,这笔资金将提供给救援组织用来购买帐篷,被褥,卫生医疗设备,衣服和药品。8月初格鲁吉亚战争爆发后,欧盟委员会已经提供了1百万欧元的紧急援助。不少欧盟国家也向格鲁吉亚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德国提供了总计2百万欧元的救助款。

莫斯科:

因偷税漏税罪被判刑的前俄罗斯石油巨头,对俄罗斯政府持批评立场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不会被提前释放。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赤塔市的一家法庭,驳回了霍多尔科夫斯基提出的宽释申请。2003年10月,这位前尤科斯石油公司的总裁被逮捕,并于2005年5月被判处8年徒刑。西方观察员认为, 在这一宣判的背后,隐藏着政治动机。按照俄罗斯法律,如果犯人表现良好,只要刑期坐满一半以上, 可以得到宽释。

喀布尔:

阿富汗内政部称,76名平民百姓在美国领导的盟军的一次空袭行动中丧生。死者中有不少妇女和儿童。此次空袭行动发生在西部省份赫拉特的一个村庄上空。阿富汗内政部已经向出事地区派遣了专家进行调查。此前美国领导的盟军部队宣布, 美军和阿富汗军队在信丹德地区,消灭了30名抵抗武装人员,其中包括塔利班的一名指挥官。

巴格达,华盛顿:

越来越多来自巴格达和华盛顿的消息证明, 美军即将撤离伊拉克。伊拉克首席谈判代表哈姆德也对法新社记者表示,美国已经同意在一年以内,将士兵从伊拉克城市撤出。撤军行动将于2009年6月开始。美国和伊拉克达成的27点安全协议中规定,到2011年之前,美国应从伊拉克撤出余下的战斗部队。该协议还需要得到伊拉克议会的批准。按照哈姆德的说法,即便签署了安全协议,2011年之后,美军也还可以留守在伊拉克,但是这些部队只承担支持伊拉克安全力量的工作。美国华盛顿邮报指出,从伊拉克撤出14万6千名美军士兵的行动,最终还要按照伊拉克安全局势的发展进行。

伊斯兰堡:

遇刺身亡的前巴基斯坦女政治家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被执政党-人民党推选为巴基斯坦总统继任人。人民党的一名发言人说,人民党领导层已经就此达成共识。周一,穆沙拉夫为避免遭到弹劾,宣布辞去总统职位。选举委员会宣布,新的国家总统将于9月6日,由地方和超地方的议员组成的选举大会选出。在围绕穆沙拉夫继任人的冲突中,巴基斯坦联合政府目前面临解体的危险。现在的联合政府由人民党和穆斯林联盟组成。

北京:

数名在奥运会期间举行抗议活动,声援西藏的外国人,其中包括一名德国人,被中国有关当局判处10天监禁。德国外交部证实,德国使馆已经过问了现年30岁的德籍藏人诺尔布遭关押一事。迄今中国有关当局对外国西藏问题积极人士的处理办法一般是关押数小时后驱逐。中国奥运组织方面指责外国媒体对中国抱有成见并且缺乏对中国的了解。中国奥组委执行副主席王伟强调,国外对于西藏情况的批评是不恰当的。

罗马:

据意大利有关方面宣布的消息, 自周四以来共有近900名难民借助天气的优势,乘船穿越地中海到达了意大利。仅兰佩杜萨岛就收容了大约800名难民。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自非洲。在卡拉布里恩地区海岸边,一艘拉载了50名难民的小船被截获。一艘西班牙渔轮还在利比亚和马尔它之间的水域救获了49名遇险的难民。为了摆脱贫穷和免受战争之苦,非洲不少难民选择意大利和南部的一些欧盟国家作为逃难的目的地。

慕尼黑:

德国警方经过数年调查,破获了一个观看儿童色情录象的网络。据巴伐利亚州刑事犯罪侦调局宣布的消息,仅德国就有987名涉嫌者受到调查。此项调查工作涉及总计98个国家。 涉嫌者从德国康斯坦茨地区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提供的网页上,下载了儿童色情录象到自己的电脑上观看。展开这场调查的起因是意大利的一个儿童保护组织早先提供了有关信息。

慕尼黑:

前东德的重要谈判代表沃尔夫冈-福格尔因长期患病在德国上巴伐利亚地区去世,享年82岁。在前东德时期,福格尔曾是东西德之间联络的重要中间人,并帮助过不少前东德居民前往西部地区。冷战时期他还曾在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进行斡旋,协助双方交换被捕的高级情报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