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2008年2月4日德国之声中文广播晨间新闻

提要 亲西方的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奇获得连任 乍得国内局势不稳 政府陷入困境 肯尼亚国内政局依然动荡 伊拉克通过法案 停止排斥前社会复兴党成员

详细内容

贝尔格莱德

塞尔维亚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在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现任总统塔迪奇以51%的得票率击败挑战者,民族主义政治家尼科利奇。后者的得票率为48%。尼科利奇已经宣布败选。有670万民众参与本轮投票。塔迪奇受到欧盟和美国的支持,而尼科利奇则与俄罗斯结成了密切的盟友关系。双方都拒绝塞尔维亚省份科索沃获得独立地位。但是塔迪奇表示,即使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人如同外界预期的那样在最近宣布独立,他不会采用武力方式解决问题。

恩贾梅纳

乍得反叛武装发动攻势,使得总统代比领导的政府陷入困境。根据通讯员报道,反叛武装已经成功控制了首都恩贾梅纳的大部分地区。双方在争夺总统府的战斗中,动用了坦克和直升机。乍得前殖民宗主国法国表示将为总统代比提供政治避难,但拒绝出兵援助。法国军队已经将数百名外国人转移到安全地带,其中包括德国公民。这些欧洲人将转道加蓬首都利伯维尔前往巴黎。鉴于乍得国内目前局势动荡,欧盟已经停止计划中的欧盟维和部队使命。欧盟维和部队士兵本应负责保护乍得境内数十万名来自苏丹南部省份达尔富尔的难民安全。

内罗毕

尽管肯尼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进行了和平努力,但该国局势依然未能平静。根据肯尼亚警方消息,该国西部地区的冲突已经在三天内造成至少70人死亡。反对派领袖奥廷加要求外国维和部队进驻肯尼亚。上周五,奥廷加和总统齐贝吉就一份和平路线图达成一致,该路线图旨在平息持续数周的动乱局面。肯尼亚本次国内危机的起因是去年12月底举行的总统大选引发争议。当地时间本周一,冲突各方将再次举行会谈。

坎帕拉

德国总统克勒及其夫人埃娃路易斯抵达乌干达,开始为期六天的东非之旅。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迎接德国客人的到来。1996年,时任德国总统赫尔佐格曾经前往该国访问。克勒把这次对乌干达和卢旺达的国事访问称为“和平与和解之路”。这两个东非国家的现代史中发生多次骚乱和大规模暴力事件。克勒在启程前呼吁欧洲人在非洲进行更多的经济投入。

基加利

卢旺达和比邻的民主刚果发生地震,最新报道显示至少40人在地震中丧生。上百人受伤。卢旺达警方估计受难者人数将继续上升,尚有许多民众仍被埋在瓦砾中。根据联合国消息,刚果也有众多民居被摧毁。当地震级达到里氏6.0。

科伦坡

在斯里兰卡独立六十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该国国内暴力事件数量再次出现上升。据斯里兰卡军方消息,在戒备森严的首都科伦坡,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引爆炸药,造成至少11人丧生,大约100人受伤。此外,科伦坡动物园内一枚手榴弹爆炸也造成多人受伤。周六,在丹布拉就曾发生汽车爆炸事件,造成20人丧生。政府方面称,泰米尔反叛武装策划了这些袭击事件。

巴格达

伊拉克总统府理事会新近通过了一项民族和解法案。这个由三人组成的机构在巴格达公布声明,宣布这一消息。该法案允许前总统萨达姆-候赛因领导的社会复兴党成员重新出任政府公职。这一举措明确标志过去得到严格执行的“去社会复兴党”规定已经不再有效。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伊拉克政府内大规模清除原社会复兴党人员,以“共犯”为名对逊尼派进行集体惩罚。

加沙城

在埃及与加沙地带边境被强行打开两周之后,边境关口再次封锁。埃及安全力量用金属栅栏封闭了边境线的最后一处漏洞,以阻止巴勒斯坦难民继续涌入埃及。目前民众只能经由边境口岸从埃及返回加沙地带。极端伊斯兰组织哈马斯的武装人员今年1月冲开边境墙,以图打破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实行的封锁。数十万巴勒斯坦人进入埃及,购买物资。

波哥大

哥伦比亚左派组织“哥伦比亚革命军”宣布将继续释放人质。将有三名前议员因为健康原因而得到释放。他们在2001年被绑架。反叛分子请求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进行斡旋工作。查韦斯在今年1月初就成功地使两名人质获释。目前仍有700多名人质处于哥伦比亚革命军控制之中。

柏林

根据媒体报道, 德国各联邦州去年的财政收入都超过预期。德国商报接受德国财政部委托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特别是由于大幅提高税收,使得16个联邦州的财政收入增长总额达到29亿欧元。而2007年各州的赤字总额为100亿欧元。财政盈余最多的分别是巴伐利亚州,巴登符腾堡州和萨克森州。

柏林

德国金属业公会对芬兰手机制造康采恩诺基亚关闭位于德国波鸿的工厂所可能导致的后果提出严重警告。工会主席胡贝尔接受柏林的“每日镜报”采访时指出,诺基亚可能不得不为此担负德国历史上最为高额的社会福利计划。但胡贝尔同时表示,目前有关社会福利计划还不在讨论议题之中。德国金属业公会更希望能够保留工作位置,并寻找面向未来的解决方案。胡贝尔同时呼吁制定新的法律,以避免企业为了商业利益而将民众玩弄于股掌之间。他认为,把企业转移出德国,却把这部分搬迁开支当作生产成本在德国报税,以减免税款的行为是一种“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