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2004年官员吃喝花掉2000亿元

在中国,要想办成一件事,说容易真容易:高层一句话,磁悬浮立即上马,几周后开始拆迁,可行性研究和环保审查统统免了。说不容易,开个小吃店也要求人跑断腿,还未必获得批准。南德意志报以这段话揭开了中国官僚衙门的面纱:

default

北京的一个街头小吃店

“ 西方经管人员想按照明确规定的方法办事注定要失败。中国的衙门名称冗长、往往难以翻译,大多职责不清,各自有自己的表格、指令和全套规定,而且不断变化。几个部门共管同一事务、规定却完全相反的现象并不少见,整个体制根本没有规矩可循。今天,外国大公司都成立了专门保持与官府关系的部门,因为如果权力巨大的长官不施恩典,外国公司必败无疑。

这套机构现在已强大到使中国实际上无法统治的程度,北京政府对此十分恼火。国务院会议认为该办的事,不一定符合内地某个长官的利益。由于缺乏监督,许多官僚把税收当作私人财产。不久前,党校机关报统计了国家部门的餐饮和公车费用。即使在中国,这样的统计结果也令人震惊:仅2004年,国家公务员购买公车的支出就达到4080亿元人民币,官员吃喝花费两千亿元,这些费用一共约占国家财政预算的五分之一。共产党革命前,军阀和帮会统治着中国,今天代替他们的是官僚。”


怎样通过和平道路实现选举目标

新苏黎世报一篇文章谈的也是中国社会。该报认为,虽然难以估计中国何时能实现民主法制,但中国领导人最终必然要走以选举获取合法性的道路,关键在于如何通过和平途径实现这一目标:

“建立公民社会是一条可行之路。只有在公民社会,才能实现早就应该进行的党和国家分离,甚至在某一天实现政治组织多元化。有趣的是,最近几年,未来公民社会的第一批种子开始发芽的迹象有所增多。在环保领域尤为明显,国家在这方面面临无法独自解决的巨大挑战。从消费者提出的新要求和人们对自己周边事务直接表达的愿望也可看出公民社会正在起步。此外,农村中受欺骗而失去土地的农民对当局抗争造反以及城市居民回归宗教的现象也同样说明了这个问题。

多年来,中国取得了西方国家做梦都无法想象的经济增长。奇特的是,中国出现了不满、甚至不安的气氛。政府宣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政策就是其反映之一。过去几年,北京在这个问题上提出的要求和指示在富裕省市成了耳边风,不仅经济增长率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这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在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数据背后,隐藏着地区之间以及不同居民阶层之间的贫富两极快速分化。”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