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20年前帮助东德人的一个捷克家庭

对于每个德国人,对于整个德国来说,这都是一段富有戏剧性的历史:1989年的8月和9月,上千名东德公民包围了当时联邦德国驻捷克的使馆,要求得到入境西德的许可。在漫长的数周后,终于在9月30日传来了允许他们出境的消息。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当时在使馆周围发生的事情:一个就住在使馆正对面的捷克家庭,把自己的家提供给了数百名难民作为临时住所。他们当时那勇敢的举动已被逐渐淡忘。如今,这个家庭已在自家经营起了家庭旅馆。

default

无数东德人涌到西德驻布拉格大使馆

如果让餐厅里的古董时钟不再嘀嗒作响,人们可以想象时间也随之静止。过去的20年对于扬和夏洛塔 ·瑞普尔来说就像是电影在快进一样:他们家正对着布拉格德国使馆的房子,如今成了一个雅致的家庭旅馆。当时在1989年的夏天,这所房子曾经是民主德国难民们的临时寄宿处。

夏洛塔 ·瑞普尔回忆道:"当时想要进使馆的人越来越多,然后忽然就变得没地儿了。他们在那里挤得就像罐头里的沙丁鱼。"

如今这个家庭旅馆接待的主要都是些英国游客,他们在这里吃着早餐翻着布拉格旅游指南的时候,一定猜不到这里还发生过这样一段令人激动的历史,然而那对于扬和夏洛塔来说仍然记忆犹新。当时住在这里的大多数居民都紧闭着家门,但这对30出头的年轻夫妇却开始给难民们提供茶水和热汤。他们这种无偿的援助持续了好几周,"他们就那样连续好几夜站在外面,有一天开始下雨了,所以我们就想,至少可以让孕妇和孩子进来躲躲,然后我就从楼上的窗户朝外面的人群喊话。当时大家的反应很平静,他们把小孩举在头上递了进来,再给孕妇腾出了地方,然后忽然屋子里人就满了。"

夏洛塔说,这个小小的房子里面居然没有乱成一团,因为这些德国客人都非常的有秩序。虽然有上百个人,但也还待得住。他们睡在铺在地上的报纸上,然后很有礼貌的在厕所前排着队。

他们的儿子,当时只有13岁的雅库普,也都让这些陌生人住进了自己的小房间,"那简直是一次奇遇。以前在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当时在80年代的时候,这儿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最大的事情也许就是,穿着少年先锋队制服站在苏联阵亡战士纪念碑旁边。所以当时来说,那是件非常大的事情。我那时和一些朋友们跑到了使馆后面的小山上,那样可以仔细看到所有的事情。那里有带着警犬的捷克警察,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行动。有很多人过来帮助那些难民,他们给小孩带来奶粉,然后把塑料袋扔到使馆的花园里面。但是警察们也都假装没有看到这些。"

当时年幼的雅库普对政治还没有什么概念,而他的父母也只是隐隐地预感到,他们国家的共产主义政权也摇摇欲坠了。扬 ·瑞普尔回忆说:"当时到处是警察,我们很紧张地在观察他们会做什么,但他们什么都没做。我们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但是政府一动也没动,就是旁观着。"

直到9月30日,那个期待已久的消息终于传出:这些聚集在使馆的难民们被允许自由地前往西德了。瑞普尔夫妇为他们感到高兴,因为看到这些难民们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但是小雅库普却有点伤心,"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当人们被允许出去的时候,忽然大家就都走了,感觉很是伤感。"

在那次事件的一个月后,柏林墙就被推翻了。然后是1989年11月17日的"天鹅绒革命", 捷克的共产党统治时代随之结束。而当时受到瑞普尔夫妇帮助的难民们,在那之后一个都没有回来重新拜访他们。

作者:Christina Janssen/ 张安安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