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20年前两德对六四的报道

20年前的6月4日,中国政府出动军队武力镇压了以学生为主体的民主运动。当时的德国依然处于分裂状态,西部的联邦德国和东部的民主德国对六四事件的反应截然不同,而这也体现在了媒体报道之中。西德媒体对北京政府的血腥镇压强烈谴责,而东德媒体则将学生民主运动称为"暴乱"。五个月之后,东德统一社会党政府集体辞职。第二年的10月,两德统一。德国之声为您综合了20年前,当时的西德和东德媒体对于六四事件的报道。

default

这幅照片在外国媒体中成为有关六四报道的经典图片

1989年6月4日星期日,六四事件发生。由于时差和通讯的原因,当天的德国媒体中并没有相关报道。而在第二天,也就是6月5日,媒体开始大幅度报道中国政府武力镇压民主运动的消息。《西德镜报》周刊在6月5日刊登了一篇此前撰写的专访,采访对象是时任第27军政委朱增泉,时间为1989年5月27日。当时第27军驻扎丰台,北京已经进入戒严状态,但军队在入城时遭到民众阻拦。朱增泉向德国记者表示军队进入北京只是为了保护中央机关和新华社等重要机构。当镜报记者向朱增泉提问到,是否会向民众开枪时,朱增泉的回答是:"我们是人民军队,是人民的孩子。我们非常珍惜人民对我们的拥护 。我们在北京的任务是保护人民,因此我们没有强行突破路障。......我个人认为学生对于特权和腐败的批评是正确的。因此我们认为学生的要求是爱国的。但是我不赞同学生采取绝食和大规模抗议的方式。"

6月5日出版的《法兰克福汇报》头版头条刊登了有关六四的消息,标题是"人民解放军在北京实施屠杀"。在头版的另一篇题为"北京血腥之夜"的评论文章中,作者写到:"将近20年来,邓小平都视为中国改革的象征和引擎。西方政治家把他当做是本世纪伟大的现代化者之一。但看来,他并不愿意面对未来,而是重施故技:共产主义统治意识形态和中国传统在北京共同制造了不可思议的悲剧。"文章分析了中共采取武力镇压的可能原因,其中包括党内分裂,戈尔巴乔夫访华受阻等,文章最后写到:"北京的血腥清算使得人们不得不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如何继续其开放政策?调整政策将引发颠覆性的后果。经济改革倒退对于中国的政治局势意味着什么呢?不管怎样,中国已经无法完成与现代世界接轨的伟大目标。六四事件会对全亚洲、苏联和全世界产生影响。世界政治将出现地震。"

6月5日的西德《柏林日报》以四版的篇幅报道了六四事件。头版标题引用了毛泽东的话"枪杆子里出政权:北京上千人死亡",在第四版则刊登了大号字体的中文"民主"二字。在该报当天的一篇采访报道中,中国社科院教授杨宪益愤怒的表示:"中国军队从来没有对无辜百姓开过枪,这是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最严重的罪行,比军阀、国民党甚至日本侵略军所犯下的罪行还要严重。"

《法兰克福评论报》6月5日的相关文章标题为"血洗北京",文章写到:"中国军队对本国民众的血腥镇压是1927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解散共产党和工人运动,并谋杀其成员。从此之后,中国历史上就没有出现过如此严重的国家暴力,更不用说是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动用军队,以如此非人道的手段镇压本国民众的和平抗议和改革运动了。柏林1953,布达佩斯1956,布拉格1968,这些都是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在国外采取的入侵行动,而北京1989,这是最为恶劣的一次军队暴乱。现在的中国当权者是几个老人。他们建设中国,进行革命以及改革的成就现在被笼罩在罪行的阴影之下。他们篡夺了所有权力,禁止了符合宪法的机构,并向民众开枪。他们宣称的所谓反革命威胁时是如此可笑:他们自己就是反革命。"

6月5日东德报纸《新德意志报》也报道了六四事件,标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镇压反革命暴动"。文章写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在周六晚间平息了北京的反革命暴动。据中国电视媒体报道,在首都实施戒严命令的部队对天安门广场实行了清场。在军队进入市中心时,少数人试图阻断交通,阻止士兵完成任务。有人伤亡。暴乱者故意扰乱社会秩序。几个月来在中国首都发生的骚乱最后演变为反革命暴乱。"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