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2)难以跨越的民族鸿沟

中国共产党90岁生日刚刚过去,中国又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另一大庆祝活动:"和平解放西藏60年"。德国之声记者秦戈正在西藏旅游,为大家发来他的见闻录。

default

西藏样板村-阿沛村

安详的城市,良好的交通

穿过繁华商业区的公共汽车上,一个年轻的汉族女子在大声打电话。女子用浓重的川音,旁若无人的与朋友煲电话粥,内容是刚发了5000元大庆特殊补贴,不过这点钱实在不算什么,请几次客就用完了。大声"炫富"的女公务员身旁,是众多静默的藏族乘客。他们听懂了吗?或者这一切也跟他们无关?

60 Jahre Eingliederung Tibets in die Volksrepublik China

市区面积不大的拉萨市,公交发展较好。公共汽车虽然速度不快,但因票价低廉且线路多,为普通市民提供了很多便利。公交司机和售票员多为藏族人,藏汉双语服务。一有老少乘客上车,总能得到及时的礼让和照顾。

奔驰在拉萨街头的蓝白色出租车颇引入注目。这两年,一大批外型气派、内座宽敞的中华骏捷轿车投入使用,这使得拉萨的出租车服务即使与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比,也毫不逊色。

与出租车的"中华"风景线相映的,是拉萨街头各种豪华越野车,其数量之多、比例之高,令人惊讶。入夜之后,连小巷里也停满了丰田4500,家用轿车却不多见。一位在拉萨工作的朋友说,拉萨市民的平均收入仍然不高,市内轿车用处不大,人们在拉萨街头看到的豪华越野车,除部分服务于高原旅游外,绝大多数仍为政府采购。

族群之间的有形鸿沟

得益于民族问题敏感和谨慎对待,拉萨大概是中国唯一一座老城区得以保护的省会城市。以大、小昭寺为轴心的拉萨老城仍然保存完好,幸免于拆迁改造之祸,保留了拉萨传统的街区共同体,也保持了拉萨市民的传统文化。

传统的藏式大杂院沿着狭窄街道组成街区,大人们围着院子中央的水龙头洗衣洗菜,孩子们则在院子里一起嬉戏,共同长大,街坊邻里招呼而过。遍布城区的众多小茶馆里,人们结朋会友,喝茶阔论。与一百年前的拉萨相比,这一情景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稍不同的是,政府近年大力投入新增了铺道石、排污管线、街区公共厕所,藏人随地便溺的现象也逐渐减少。

然而,拉萨市区泾渭分明的族裔聚居情况,说明了至今民族间的隔阂依然真实可见。布达拉宫以西,是各地机关、军区驻地;附近新建的现代高层楼盘,面向拉萨的汉族中产阶级。而大、小昭寺之间的老城区仍属于藏人的绝对领地。在八廓街东侧,围绕清真寺是一片规模甚大的回民区。这也是带枪武警们的巡逻重点。据说,当地藏人对经商为主、排外严重的回民的不满,较之汉人更甚。两者之间,星星点点一些四川、青海过来的汉人的店铺,以经营小餐馆、食品、服装店为主。

谈起2008年的"3·14",一位在拉萨北京中路经营十多年餐馆的重庆老板至今心有余悸:"你看对面那个旅馆的外墙,至今还是黑的,大火的痕迹还在。这一带闹得最厉害。幸好我当初及早关门逃掉,一些东西也被烧掉,还好不大值钱。"

对藏人街区恐惧,这在另一位出租车司机身上也得到印证。这位河南籍司机硬是拒绝将车开进老城区的巷子,理由是:"巷子太窄,进去了不好出来……而且巷子太深,我们一般都不敢进去。"

即使是工作多年的汉族干部,若不是出于工作需要,也很少深入藏人聚居区。在他们看来,那里隐藏着某种未知的危险,连偶尔开车穿过也如惊弓之鸟。他们说:"西藏很复杂。你是没碰到,我看了太多的内参报告……"

不被感恩的融合?


在拉萨开往林芝、山南等地的公路两旁,一座座新建的两层小楼不时地映入眼帘。这些仿藏式民居样式统一,屋顶上高扬着五星红旗。这是西藏地区的"洗脚上楼",面向藏区牧民。目的是,让原来习惯迁徙的牧民,逐渐安定下来,转变成定居农民。

60 Jahre Eingliederung Tibets in die Volksrepublik China

部分牧民转变为定居农民

这个模式的灵感,似乎借鉴于林芝的样板村--阿沛新村。2001年,在林芝的援藏对接省份--福建省耗资300多万援助下,原人大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位于山沟的老家28户村民,被集体迁移到318国道边上落户。如今,在政府的关怀下,村民们在崭新、漂亮的新居养猪种菜,兼带被旅游,一副安居乐业、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阿沛新村是如此成功,以至于参观阿沛新村,成了众多林芝旅游团的经典栏目之一。

据新近的《西藏日报》,仅山南地区,今年上半年,就由内地的湖南、湖北、安徽三省共投资9368万元人民币,用于28个村落的改造。此外,村庄内外还随处可见新发放的东方红200P拖拉机,辅助耕作。若用中国老百姓的标准,如今的藏民,已经赶超内地,提前奔入了"有房、有车"的小康生活。

然而,让藏民们告别帐篷、住上"别墅",他们就定会感恩吗?当地人透露,这样的政绩工程虽然外表光鲜,但实际效果可疑。藏民们对于他们并不需要的东西,并不感恩。很多新房里可能空空如也,不少藏民未必有钱添置家具。即使在拉萨老城,尽管低保额度远远高于内地1、2倍,仍有不少居民买不起酥油、数月吃不上牦牛肉,挣扎在贫困线下。

在西藏工作近20年的某援藏干部,对汉藏文化融合表示悲观。私下里,他认为:汉藏之间存在太多的文化差异和宗教认知。在中央集权的框架下,消除汉藏间隔阂的唯一可能,就是随着时间推移,藏族逐渐被同化、"被汉化"。

作者:秦戈

责编:谢菲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