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1962年的明镜周刊丑闻

1962年10月26日德国警察搜查了时政杂志"明镜周刊"的编辑部。发行人鲁道夫·奥格斯坦被逮捕。该事件造成的影响一直波及到政治高层。

default

资料图片:明镜周刊发行人鲁道夫·奥格斯坦以及主编康拉德·阿勒斯离开法庭时的镜头

"我们国家存在一个叛国的深渊。"

这是联邦总理康拉德·阿登纳在联邦议院的发言。1962年10月26日,明镜周刊发行人鲁道夫·奥格斯坦以及几名主编和记者康拉德·阿勒斯因涉嫌叛国遭到逮捕。联邦刑侦局搜查了该杂志位于汉堡的编辑部并对其查封数周之久。阿登纳的指责是:"您看,奥格斯坦具有双重性性格。一方面他通过卖国获取利益,我认为这非常卑鄙!"

所谓的明镜周刊丑闻是德国战后历史上最大的丑闻。纳粹统治结束后,首次有出版社受到国家干预,发表批评文章的记者遭到逮捕。该事件的起因是"明镜周刊"在10月10日刊登了一篇名为"有限的防御准备"的报道,文章谈到了北约代号为"法雷克斯62"的军事演习,文章作者、国防专家康拉德·阿勒斯在文中指出,阿登纳政府有关核武器的国防草案存在严重缺陷。国防部长弗兰茨·约瑟夫·施特劳斯应当对此负责。

另外文章还详细描述了北约的军力、装备,以及军队部署。阿勒斯的分析主要依据专业军事出版物,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联邦检察院总检察长希格弗里德·布巴克的决定。他根据检察院和国防部的指示作出了不利于明镜周刊的裁决,起诉书中所写的理由是"叛国以及行贿"。在当时的联邦议院特别会议上施特劳斯试图淡化自己在警方行动中扮演的角色。

"我在10月16日至26日期间没有参加任何会谈,当然我们部门负责相关事务的人员一直在向我报告该事件的进展情况。更多的内容我就不知道了。我并不知道相关行动的具体方式,时间,涉及的人物或者其他什么信息。"

但事实很快证明,逮捕阿勒斯是施特劳斯的授意,而且并不合法。内政部长赫尔曼·赫胥尔在联邦议院承认: "显然这里所采取的方式,我必须说,是有一点儿超出了法律许可的范围。"

"有点儿超出法律许可范围"这样粉饰太平的话是政治诡辩中的常用手法。在联邦议院开会前,明镜周刊事件已经演变成了阿登纳政府的丑闻。明镜周刊当时的社长汉斯·德特勒夫·贝克尔表示:"在政治上施特劳斯过问了一件自己职权以外的事。其结果是他不得不退出内阁。他过多干预了司法审查程序的进展。"

1962年12月国防部长施特劳斯辞职,将近一年后,总理阿登纳下台。在此之前,出版商,记者以及职工联合会就一致决定支持明镜周刊。德国媒体向国内外传达了完全一致的讯息。联邦德国很多地区出现了示威游行,要求维护法制,保障新闻自由。明镜周刊当时的主编施坦芬·奥斯特说:

"在明镜周刊丑闻中,民主确实受到了威胁。国家通过法律手段对新闻自由进行了粗暴干涉。奥古斯坦在监狱里蹲了103天。这是所谓的反民主行为的标志,严格说来,是侵犯新闻自由的行为。"

1965年联邦检察院认为明镜周刊的文章内容并未泄漏机密,因而拒绝展开对奥古斯坦和阿勒斯的主要诉讼程序。对于施特劳斯,联邦检察院甚至认为"非法获取权力以及剥夺他人自由"的行为属实。不过明镜周刊对国家机构侵权提出的起诉并未获成功。

前社长贝克尔说:"不管怎么说,明镜周刊丑闻极大地促进了新闻自由,遏制了国家权力,虽然我们仍必须时常小心,避免这类事件再度出现。"

作者:Michael Marek/ 文雨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