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150多万德国人患有药物依赖症

每年超过150万德国人死于吸烟和饮酒引发的疾病。这一数字出于德国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公布的报告结果。联邦政府内部目前掀起一场有关如何对硬毒品进行管制的激烈讨论。

default

服药上瘾也是病

烟草,酒精,药品。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成为这些“合法毒品”的忠实消费者,他们成为了各式各样的瘾君子。负责在全德国范围内对毒品消费进行调查的白岑女士(Sabine Baetzing)今天在柏林公布了调查报告。报告称,服用硬毒品致死的死亡率近几年有所下降。但是如何缓解吸毒以及吸毒上瘾造成的社会问题已成为目前德国政界以及社会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尽管吸毒致死的人数有所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警报解除”了。白岑说,德国每年有110万吸烟者和4万酗酒者死于烟酒引发的疾病,另外还有150到190万人患有药物依赖症。就此来看,所有的德国人,要么自身就是被烟酒或者药品问题困扰,要么就是“瘾君子”的亲属。

这项调查报告警告说,德国对软性毒品的依赖程度已经不容忽视,该问题已经对国民健康和社会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有关毒品处方可实施性的争论愈发激烈

去年由于服用非法毒品致死的人数下降到1326例,是自198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是联邦政府内部掀起一场激烈的有关(硬性)毒品政策的讨论。联盟党团的议员强烈反对社民党提出的允许医生为重度毒品依赖者开具海洛因处方的提议。

白岑以在波恩,汉堡,汉诺威,法兰克福,慕尼黑,科隆等7个城市对1000名患有海洛因依赖症的病人进行的调查结果为例证明,借用海洛因对重度毒品依赖者进行治疗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这种治疗方式不仅可以改善病人的身体状况,而且还能降低刑事犯罪率。

“海洛因是80年代的毒品,绝对不能让它返回到这个时代。”CDU成员思凡(Jens Spahn)说:“允许医生为病人开硬性毒品的处方,这将带来不可预想的后果,恐怕可以和洪水冲垮大坝相比。”他还说:“目前我们要为众多的慢性病患者承担药品的费用,如果这个时候允许为少数群体开出合法的海洛因处方,这将成为一个错误的信号。”

四分之一的年轻人都吸过大麻

调查报告还显示,大麻是在德国被服用最为广泛的非法毒品。超过四分之一的青年承认他们曾经吸过大麻。另外,初次吸大麻的人群出现低龄化的现象,目前在德国初次吸大麻的平均年龄为16,4岁。“青年人越早接触毒品,产生心理依赖性的危险性就越大。” 白岑说。

但是值得高兴的是,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吸烟。2001年,28%的12岁至17岁的青少年有吸烟的习惯,到了2005年,这一比例下降到20%。诸如16岁以下的青少年禁止吸烟以及提高烟草税等措施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超过6%的吸烟者称,烟草税的提高使他们决定放弃吸烟。对白岑来说,健康政策产生了效应。未来联邦政府将加强对上瘾危害性知识的宣传普及。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