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默多克中国恋情结束 “软实力”的胜利?

美国新闻集团于8月9日宣布将旗下三个华语频道的控股权出售给一只由中国政府控制的私人股本基金。《金融时报中文网》称此举表明新闻集团承认,其在中国构建和控制广播业务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已宣告失败。

default

新闻集团总裁默多克

星空卫视的新主人

美国新闻集团总裁默多克此次出售的控股权涉及星空卫视普通话频道、星空国际频道、Channel[V]音乐频道以及星空华语电影片库业务。中国媒体《凤凰网》8月10日援引一位星空电视内部人士说,新闻集团此前与不同方面接触,就其大中华区电视业务进行了多种设想,最终认为与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合作最合适。

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中国第一个专注文化与传媒行业投融资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2009年4月通过中国发改委备案审批,基金规模50亿元。此次并购新闻集团下属的四项星空电视业务,是该基金的第一个投资项目。SMG(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是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发起人之一。另外两家主要支持机构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宽带产业基金。

8月9日,BBC援引分析人士指出,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在中国经营近20年,仍难突破中国在媒体和文化领域内的严格控制,最后选择退让。《金融时报》从一位业内高管得知:"默多克之子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 不相信他们能在中国构建业务,这是他们对中国不再感兴趣的明确迹象,但他们不能那么说。"

专家:国进民退的又一次体现

纵观新闻集团在中国的历史,其在华业务取得重大突破发生在是2002年3月28日,当时以普通话播出的星空卫视在广东有线网落地播出,这也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允许境外电视频道通过国内有线网落地播送。当时的默多克认为:这是新闻集团 "在中国发展的里程碑"和"在中国取得更大成功的开端"。他在讲这番话时没有提到的是,新闻集团作为交换条件答应协助中央电视台第九套电视节目在美国和欧洲落地。

默多克星空卫视被允许落地中国广东后,接下来的是一系列的为在中国大陆更好的扩张而作的准备活动,包括在上海成立代表处,以及与中国官方媒体机构-湖南广播电视集团签署战略联盟框架协议。当时《华尔街日报》对此的评价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允许外资电视机构与中国影视机构进行全面合作,这标志着中国电视改革的步伐正在加快。"

八年后的今天,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在中国并没有取得"更大的成功",更无法体会到"中国电视改革的步伐正在加快"。默多克的退出,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看来,是'国进民退'的又一次体现:

"从中国媒体市场的大环境来说, 现在看到一些境外媒体公司失望以及沮丧的态度时,我们应该不会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我们现在关注到境外媒体没有办法真正参与到中国地方市场的竞争中来。不仅如此,过去的几年中,任何一些私人企业,甚至中国当地的企业也难在本国的媒体市场站住脚根。我们可以观察到在中国叫做'国进民退'的这种现象。"

中国政府背景传媒一路扩张

班志远列举了去年许多中国网站被封锁,上百万网站被关闭的现实。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下设的公司大举进军新媒体市场。而被禁的不只只是国外公司的网络业务,许多中国本土公司的网站也难以逃脱这一在中国本土媒体市场已经形成的一种潮流的冲击。

班志远认为,在境外媒体进入中国市场步履艰难的同时,中国有一些主要机构,可以说都是一些具有政府背景的机构,在扩张过程中享受着一路绿灯的待遇。因为这一主要动力来自于中国政府号召媒体机构"走出去"的战略,大力推广中国媒体在国际上的扩张。其中的主角是中国政府官方媒体。

"关于默多克的这则新闻更有趣的事情是,在90年代中期,中国媒体开始商业化进程,特别是一些原来的官方媒体、党报报社开始经营新的商业媒体机构。他们当时的动机就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必须面对像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这样的国际型媒体企业所带来的竞争。这其中比较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中国官办媒体商业化进程原本是因为要抵御这些让人大呼"狼来了"的国际竞争对手。但在现实中观察到的现象是:狼到了门口又走了,这些狼压根就没到过中国。

一场没有看到过的比赛

ICQ不敌QQ,百度抢占谷歌地盘, My Space 在开心网的阴影中步履艰难,本土门户网新浪、搜狐挤走Yahoo,MSN。所有的这些都在中国引起了一场关于境外来的媒体内容供应商水土不服,强龙斗不过地头蛇的讨论。默多克此次的引身而退是否也意味着"中国内容中国造"的又一场胜利呢?Bandurski并不这样认为:

"我们当然可以想象有些本土企业确实在某些情况下独具优势。但是这些国际型的媒体集团也可以找到合适的人才,哪怕是从中国媒体企业中挖人,这些人是能够帮助这些国际公司游刃于中国媒体市场的。一些关于境外媒体机构在本土化的内容上无法与中国企业竞争的说法在我看来是无稽之谈。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境外媒体和本土媒体的直接竞争。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一场根本没有看到过的比赛的结果,又怎么能谈论本土优势,甚至外媒的失败呢?"


戴着铁链的舞者

在班志远看来,中国政府对传媒市场准入的限制,也是保持对其监控的一种策略。中国的领导人不愿意失去对本地媒体的控制权,境外媒体被看作是会让他们失去这一控制权的威胁。

"不仅仅是媒体,中国的文化也受到相当程度的限制。想打破这种限制就立即会触犯当地的法规。如果电影人们不能按自己的意愿拍摄电影,你怎样能实现电影市场生机蓬勃的发展?如果你的记者这个不能报,那个不能报,你又怎样能培养一些世界级的新闻工作人员?中国的有些记者说自己是戴着铁链的舞者,而这些人都是中国最优秀的记者。中国不是没有优秀的记者,比如说调查记者王克勤,但是他们的工作环境是非常艰难的。"

"软实力"代表谁的实力?

班志远强调,中国国内对文化产业,新闻业的限制已经成为了中国发展其媒体以及文化实力的主要问题。这些都是发展"软实力"的一部分,因为自从中国政府2007年底举行第17届党代会以来,胡锦涛就开始谈论"软实力",向世界发出中国的声音。

"你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意,正因为如此,当我们看到'软实力'的实际内容只是再次强调中国官方媒体的声音,而不是发出中国的多元声音时,我们对此的感受只是惊讶而无奈。中国多元化的声音比政府允许出现的要多得多。有许多独立电影人以及出色的记者所发出的声音无法成为这'软实力'的一部分。"

此次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售出控股权让中国"软实力"的缔造者们接手,在中国许多业内人士看来是默多克"曲线入门"的方式,即协助中国在电视市场"走出去"之后,进而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入场券"。星空卫视新任大股东,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黎瑞刚表示"中国资本进入国际媒体市场,将推动世界传播格局的变革与发展"。

作者:任琛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