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默克尔的客人"拒绝工作 德国市长有话要说

难民自称“默克尔客人”拒绝工作的消息传到英国、之后又受到中国媒体的广泛报道,这令德国萨克森瓦尔登堡市市长波勒斯异常震惊。他向本台介绍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刚刚结束休假的瓦尔登堡市(Waldenburg)市长波勒斯(Bernd Pohlers)周四(8月25日)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这是我六月份在我们当地的公报上写的内容,完全没想到现在突然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我听说英国、奥地利、甚至连波多黎各的媒体都报道了。"

确实,位于萨克森州的开姆尼茨《自由新闻报》(Freie Presse)已于6月3日报道了相关内容。报道中指出,瓦尔登堡市共为避难申请者购买了价值为700欧元的工作服,并介绍他们去市属农庄义务工作。4月中旬起,4位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男性难民每周工作20个小时,每小时获得补贴1.05欧元。农庄工作人员温特尔(Jens Winter)向该报表示:"他们都挺守时的,也对技术问题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砍树枝、剪树叶和使用割草机除草。几周后,他们忽然开始讨论酬金的问题。他们没有明白,为什么德国的最低时薪是8.50欧元,而他们只获得了1.05欧元。"

在德国,所有人从事义务工作都没有薪金,只有适当的补贴。瓦尔登堡市随后在翻译的帮助下也跟他们解释了,他们只有在难民身份被承认的情况下,才能开始从事时薪8.50欧元的正式工作。尽管如此,难民们仍然拒绝继续工作。

"写下这些不容易"

来自偏保守的自由选民党(Freie Wähler)的市长波勒斯向德国之声证实,除了嫌薪金低,难民们也确实自称是"默克尔的客人"作为拒绝工作的理由。对此,他表示很失望,甚至气愤,因为"也为此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我们认为,学习语言和融入劳动市场都属于融入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我们也想让纳税人看到难民不只是在消耗纳税人的钱,而是也会为社会作贡献,所以才安排他们在获得身份前参加这些工作。"

他补充说:"我从去年9月开始就在我们市的公报里报道有关我市难民的最新消息。我报道了很多好消息,譬如我发起捐款的呼吁,得到了市民的热烈响应,但是如果有不好的消息,我觉得我也应该如实写出来。虽然写下这些对我而言也不容易。"

被问及为何犯难时,波斯勒回答:"我其实也不想这么写,而且我知道会有怎么的回应,因为在德国有AFD(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选项党)和NPD(极右翼政党国家民主党)等,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乐坏了,还会说果然不出他们所料。但是我想不能总是报喜不报忧吧。"

波勒斯6月在公报上写的内容近日被德国右翼报刊《年轻自由报》(Junge Freiheit)发现。8月16日,该报推出相关报道。8月18日,英国小报《每日邮报》(Daily Mail)也报道了此事。《中国日报》于19日援引《每日邮报》后,中国媒体广泛转载了此条消息。截至目前,德语主流媒体中尚无相关报道。

观看视频 02:12

难民如何在德国工作

最新进展

波勒斯介绍有关当地难民的最新情况说,一部分难民的身份已经得到承认。一个获得身份的家庭已经决定留在瓦尔登堡市,孩子们已经分别开始上幼儿园和小学。"除了不愉快的小插曲,大体而言,我们市的难民工作进展还是十分顺利的。"

波勒斯抱怨说:"德国收纳难民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只有在身份得到承认的情况下,难民才可以正式开始工作,而等到这个身份有时甚至需要一年还多。"

而在等待审批过程中,难民的房租由政府支付,难民还可以领取类似"哈尔茨4"(Hartz 4)社会救济金,每人350至380欧元左右。难民允许额外从事义工获得津贴,但是是在自愿的基础上,所以瓦尔登堡的难民也有权拒绝工作。

据德国联邦劳动局的最新统计,截至今年4月,在领取低保的人群中,叙利亚人和厄立特里亚人的数量大幅增加。在这两组人群中,有资格申请"哈尔茨4"的人数是去年的两倍。

在采访结束前,波勒斯再次失望地直言:"安排说不同语言的难民工作,对于农庄工作人员也不容易。但是他们还是非常耐心地指导难民。而这些努力现在都白费了。我原本以为那些从战乱国家逃到德国、能在这里安静和平地生活的人会对这个国家有所感激。"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