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黑箱操作不可避免地产生腐败

中国共产党有6600万党员,仅最近两年就有四百万人入党,其中大多数为企业经管人员和知识分子。清华大学一名新近入党的女大学生对柏林日报驻北京记者说,“入党为达到个人目的、找到挣大钱的好工作提供了机遇”,“入党与共产主义没有什么关系”。柏林日报记者对当今中国的共产主义做了如下概括:

default

贫富差距代替了广泛的平等

“在今天的中国,过去所说的共产主义看来确实走向了自己的反面。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差距代替了广泛的平等,中国农民不再是革命的先锋,而是改革的牺牲品。国际货币组织估计,失业的中国农民占全国农民的三分之一。工厂不再归工人所有,而属于那些往往残酷剥削职工的商人。没有一个单位关心职工,数十万儿童因父母交不起学费无法接受教育,千百万交不起医疗费的病人不得不放弃治疗。而据报载,仅去年一年,中国的亿万美元富翁就从三人上升到十人。”

文章接着指出,在欧洲的共产主义结束十五年之后,中国共产党一方面坚持一党制,紧握绝对权力,另一方面吸收知识界和经济界人士入党,以巩固党的组织基础:

“今天,党特别恭维那些有才华的大学生、科学家、企业家等城市精英。这样做是出自如下的考虑:党要维持自己对重大决策的垄断,就要垄断最能支持这些重大决策的人。1989年学生抗争活动以后,党认识到,必须把知识分子纳入体系之内,把最富有智慧的人材套上自己的车辕。

党成了一个网络组织,一种红色高贵人种俱乐部,其成员利用各自的关系做生意,他们只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参与社会活动即可,尤其党的高级干部的子女可以利用父母的优越社会关系。最近,著名老干部荣毅仁去世后安葬在北京党的高干公墓,他的儿子荣智健是部分国有的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总裁,估计拥有16亿美元的财富,是中国头号富翁。年轻一代也在精心准备从中国快速增长的国民经济中获取好处。”

柏林日报的文章最后写道:“尽管共产党很喜欢显示自己的现代化,但它无法回避一党制的结构性根本错误。精英们的黑箱操作不可避免地要产生腐败,事实上腐败已成了中国的最大问题。但只要没有三权分立、没有独立的法院,党只能依靠毛泽东时代的开展群众运动的方式来解救自己。今年年初,胡锦涛发起了一场运动,以改善党对整个体系的控制,全体党员必须接收学习教育。”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