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黑狱事件:德国议会听证日忽冒火苗

星期三(12月14日)是德国议员们心中的“澄清之日”。果然,社民党籍的现任外长施泰因麦尔为前政府在黑狱事件中的作用做了全面的澄清。基民盟的现任内政部长索伊布勒却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

default

在联邦议院,总理默克尔(中)跟内政部长朔伊布勒(左)和外交部长施泰因麦尔(右)商量

社民党籍外长为前政府全面刷洗

现任外交部长施泰因麦尔为前任政府解脱道:“联邦政府、联邦刑警局、联邦情报局和联邦宪法保护局没有给绑架德国公民艾尔.马斯里帮忙。同样需要明确重申的是:绑架的事,前内政部长、前外交部长和我都是在受涉人获得释放后才知道的。”

施泰因麦尔是施罗德时期的总理府主任,直接参与外交上特别重要的决定。施泰因麦尔的开脱似乎有根有据,他陈述具体的日期和参与单位,把那些关于德国前政府容忍与装聋作哑地对待绑架一事的说法斥为“无耻的、毫无根据的指责。”

施泰因麦尔还说,被美国中情局绑架到阿富汗去秘密关押并自称受到虐待的德国籍人马斯里现在已经可以入境美国,去为自己争取法律上的说法了。美国国务卿赖斯向他个人作了保证,立即允许马斯里入境美国,亲自出席对中情局的起诉。马斯里的入境在两周前刚被拒绝。

朔伊布勒的两项透露

议员们已经等待着这一天平静的结束了。内政部长朔伊布勒却在这时似乎不经意地透露了一个信息:德国当局曾经派人到被美国绑架的那两个人那儿去过。朔伊布勒这话是首次证实了明镜周刊等媒体披露的消息:德国联邦刑警局官员曾于2002年前往叙利亚“探望”时被关押在那里的札玛尔,德国情报官员于同年秋天访问了被关在美国在关塔纳摩的俘虏营里的不来梅居民库尔纳茨。

朔伊布勒好象还嫌这个透露太平淡。在回答民社党议员彼德拉.鲍的追问时,这位现任内政部长忽然披露了马斯里案中最惊人的一个秘密:2004年5月31日,美国驻德国大使达尼尔.科茨(Daniel Coats)拜会了当时的德国内政部长席利,两人谈了这个案子,并达成了保守秘密的协议。不清楚的是,席利当时从美国大使那儿听到了什么。当然,那时马斯里已经获释。他于2004年5月31日回到了德国。

朔伊布勒说这些话时声音很低,说得含糊不清。朔伊布勒说,席勒部长当时没有听到“绑架”或“阿富汗”这样的词汇,科茨大使只是告诉他出于误会地关押了一名德国人,事情是由于“护照不清楚”的情况产生的。最后,朔伊布勒的话几乎轻不可闻:科茨大使告诉席利部长,美国已经向马斯里道了歉,并支付了一笔钱给他。

不清楚的是,美国大使是否对席利说了美国向马斯里支付了赔偿金。这是否出现在谈话记录里。这份谈话记录接下来也抄送了联邦刑警局和联邦宪法保护局领导,这份文件被定级为“绝密”,只有有关当局的少数人可以读到。

反应

马斯里的律师格尼迪克对记者说,在他的委托人被关押期间,既没有人跟他说过要给他钱,他也没有得到钱。这位律师说,上周末他已经听说了关于给钱的谣言,周二晚(即议会听证的前夕)他为此再次跟他的委托人通了电话,马斯里否认有这回事,律师说:“艾尔.马斯里先生对此非常愤怒。”

格尼迪克律师还说,他认真跟踪了德国联邦议院的听证。他说,施泰因麦尔说的联邦政府采取的步骤跟他的档案材料是符合的。他说,有关当局很快就跟他取得了联系,通报了情况,“但我们提出的许多问题没有得到回答。”

坐在反对党席位上的小党们对政府的表态不满。自民党议员施塔德勒尔提出,要在联邦议院专业委员会里继续听证。他说,当然有兴趣跟美国一起进行反恐怖主义的斗争,“但我们也非常明确清楚地声明什么是这方面不允许的:把绑架和酷刑用作抵挡危险的工具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左派党主席基西甚至指责前任红绿政府,在针对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的“进攻性战争”(他的原话)中对掩埋国际法起到了助手作用。他说,这两场战争都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批准,欧洲必须在这个问题上跟美国划清界限。他要求:“我们必须从一个法制国家的利益出发,从文明、文化的进步利益出发,在欧洲说:这是不行的。我们应该在这里划出我们的界限。尤其是面对盟国。”

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屈纳斯特女士要求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遵重国际法,关闭设在古巴关塔纳摩的俘虏基地。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15.12.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dXd
  • 日期 15.12.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d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