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鹬蚌相争 渔翁得利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西方的制裁政策让普京把目光投向东方。

《德国之声中文网》要是说,有哪个国家因欧盟的乌克兰政策而受惠,那便是中国。在困难的俄中关系上,普京的合作意愿超过了以往时候时候。本月20日起,利用“亚信峰会”之机访华时,他预期将签署莫斯科和北京整整10年未取得一致的一份

供气协议

。莫斯科曾要求的价格超过了北京愿意支付的程度。现在,对俄罗斯人而言,重要的已非金钱,而是自己在全球的地位 。

China Xi Jinping mit Putin in Moskau 22.03.2013

普京总统2013年3月22日在莫斯科会晤来访的中国主席习近平

普京要向西方显示,俄罗斯还有其他重要邻居。在众多领域,这些邻居的重要性如今已超越欧盟。对北京来说,谈判空间由此增加。与习近平相比,此次访问的成果对普京而言更为重要。不过,对北京的执政者来说,乌克兰危机也是一个机会。他们可以试图把俄罗斯人更紧地拴在自己身边,并且不是以让俄罗斯人就范的方式,而是在困难之时表现出可靠性,给普京指明建立长期伙伴关系的前景。在这种关系中,俄罗斯人勉勉强强才拥有平等身份也并不让人一眼就能察觉。

北京与欧盟和乌克兰的关系

当今年4月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涉乌决议案的表决时投弃权票,而不是象在涉叙决议案那样同俄罗斯一样投出反对票,众多西方观察家以为,中国变得理智些了,会站到西方一边。观察家们认为,俄罗斯已经被包围,犹如上世纪70年代的那个好时代,当时,(美国)尼克松总统同毛泽东结成反苏同盟。但实际上,中国人意在表明,他们不愿被拉进冲突,而并非同意欧盟的政策。他们虽然以德法英为顺序维护与重要欧盟国家的关系,但同欧盟的整体关系并不亲密。他们认为,欧盟在政治上既虚弱又笨拙。紧要关头,他们更愿意与俄罗斯及乌克兰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不过,只要乌克兰保持同美国和西方的紧密联系,北京就只有另作打算。

北京向基辅提供了30亿美元贷款,帮助其农业实现现代化。该贷款应在15年的时间里以提供粮食的方式偿还。目前,乌克兰在偿还方面已经拖欠,北京已采取法律步骤。而如果同乌克兰的军事合作因此中断,对北京而言将是一大打击。基辅不仅向中国人提供了数以百计的俄罗斯飞机引擎、全球最大的军用气垫登陆艇,并许可其批量生产,而且还向中国转售了一艘俄罗斯航空母舰。它成为中国的首艘航母,取名“辽宁号”,在中国水域游弋。尤其是美国人对此颇为不满。因此,如果确认,美国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也是意在让中国人难以得到军事装备,那也并不为过。

Russland China Militärübung Marine Militär Wladiwostok

2013年7月,俄中两国海军在符拉迪沃斯托联合军演

联合军演和经济合作

所有这些都让北京感到,此时采取行动,打破西方的制裁,大有意义。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北京对普京过去数月的政治行为都有好评。少数民族自决权、邻国能否在对其境外少数民族的保护方面采取行动,这样的问题,对北京而言犹如灼热的铁块。尽管如此,普京更多地还是受到赞誉,被视为不受西方恫吓的一名强人。根据一项指定已久的计划,中国人和俄罗人目前正举行联合军演。经济合作也将更为密切。如果在普京本周的访问中取得预期的突破,俄罗斯国家天然气公司未来将向中国输出380亿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去年对欧洲输气量的24%,对俄罗斯来说,这意味着增加600亿美元收入。仅输气管道就将耗资220亿美元。一个巨大的项目。

在其它协议方面,中国人也并非仅仅发出经济信号,而是也发出让普京高兴、西方气恼的政治信号。在西方加强制裁之时,中俄决定,投资13亿美元,在刻赤海峡合建一座桥梁、一条海底隧道和铁路,将俄罗斯同克里米亚半岛连接起来。与此同时,俄中预期将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使得两国不必再经由美元、而是直接以本国货币进行金融和贸易结算。此外,中国人和俄罗斯人还坚持同厄瓜多尔一起开凿一条可同美国人所控制的巴拿马运河一争高下的运河。

普京也想当欧洲总统

Russland und China blockieren Syrien-Resolution

俄中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双双投票阻止通过涉叙问题决议。

不过,普京当然知道,与中国的合作愈密切,对中国的依赖性也就越大。

即使此次访华取得巨大成功,从另一个角度看,普京并不会有踌躇满志之感。原因就在于,俄中关系相当复杂,而且是俄罗斯民族自豪感上的一个伤口。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毛曾不得不以乞讨人的身份晋见斯大林,因为,没有莫斯科的援助,中国就无法存活。

时过境迁,中国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已高出一头。更重要的是:普京不仅自觉是欧洲人,他的确也是欧洲人。他曾长期在德国生活、会德语,而欧洲现在却在孤立他,让他个人深受刺激。尤其是,他深信,欧盟、美国,尤其是北约实行的针对俄罗斯的联系国协议政策违背了它们在两德统一进程中作出的许诺,是在围堵俄罗斯。而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表现出来的粗暴,让普京别无选择,只能也用粗暴的方式将克里米亚据为己有。北京现在所考虑的问题是,个人受到伤害的普京是否就此会长期与欧洲分道扬镳,或者,他要当俄罗斯总统和欧洲总统的愿望如此之大,一俟欧洲愿意以平等态度视之,他的受辱感早晚会有消减的一天?

由于普京愿意保留在西方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的机会,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习(近平)尽可以再三强调,与欣欣向荣的强国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要比同政治上虚弱不堪的欧洲亲密更为理智,普京的欧洲情感分量还是要更重些。这一情感依旧是俄中建立稳定关系的

最大障碍

,也是西方可惜没有加以利用的一个机会。

(弗朗克·泽林是德国之声的中国特约记者,已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凝炼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