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高考报考人数七年来首次下降

一年一度的中国高考本周结束。《法兰克福汇报》报道,在经济危机的阴影下,大学文凭似乎也不再是求职的保障,今年的报考人数出现了多年来首次下降。《南德意志报》则走访了中国一家治疗“互联网上瘾”的特种医院。

default

高考和大学不再是一些年轻人的首选


为期三天的中国全国"高考"于本星期二结束。《法兰克福汇报》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这是"中国学生及其父母两腿发抖的日子",八千多个考场"处于戒严状态":


"孩子们上中小学苦读,就是为了这几天。这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考试,共有1020万名考生。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子女达到名牌大学的录取标准,今后能在政府或著名的外国企业中走上通往功名利禄的人生之路。只有大学毕业,才有获得好职位的机遇,至少在不久前,许多人都这样说。


但今年,歇斯底里式的高考看来有了少许变化。七年来,今年报考的学生数目首次少于去年,减少了3.8%,而今年录取名额甚至增加了4%。这样的发展态势出人意外,因为仅2002至2008年参加高考的学生人数就翻了一番。


中国新闻界认为,原因之一是劳动市场前景不佳。经济危机迫使人们付出代价,去年560万大学毕业生中有100多万还没有找到工作。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直接申请出国留学,因为留学名声更好。此外,大学的高学费也吓退了不少人。


一些预计自己没有什么机遇的农村学生现在一开始就放弃了高考。在河南和山东这两个省份,报考人数下降幅度最大。1977年文化革命结束后不久恢复高考本来是要保证大学能公平录取新生,而今天因农村居民受到亏待而引发的批评却越来越多。农村孩子无法进好学校,干部们滥用权力,违反规定使自己的子女通过考试。"


中国年轻人中,除了为高考死读书的"书呆子"以外,还有一批陷入互联网后难以自拔的小网民。据估计,全国三亿网民中,有2000万年轻人患有"上网成瘾综合症"。《南德意志报》介绍了17岁的小青年滕飞在山东临沂第四人民医院接受电击疗法的经过:


"他的父母用借口把他引诱到医院。在13诊室进行'健康检查'时,他受到痛苦的电击折磨,直到他在'自愿同意住院'的表格上签字为止。据记者了解,那里一百名病人中的多数人都违背本人愿望被关在医院中。进入13诊室的大多数人在两个小时内就放弃抵抗,在表格上签了字。


现在中国有几百所治疗互联网上瘾的特种医院。自从媒体高调对这种时髦疾病提出警告以来,医院大笔赚钱。一位专家说,一所这样的医院一年可以赚几百万元人民币,'而孩子们得到的是持续恐惧和心理创伤'。滕飞还算幸运,他的父亲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个半月后把他接回家,但滕飞已经受了七次电击治疗,他的父母支付了一万五千元的治疗费用和五千元的中断治疗罚金。这是中国人几个月的平均工资。"

编译:王羊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