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高克:“对自由的幼稚憧憬”

从有叛逆精神的东德牧师到德国联邦总统——约阿西姆·高克(Joachim Gauck)的人生历程清晰地反映了德国当代历史的一个篇章。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2年2月中旬的一天,72岁的高克的人生再次出现了出人意料的转折。当时他正坐在从机场回家的出租车里,手机响了,电话的另一端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她说,她想提名高克为联邦总统。高克对此表示感谢,并补充说,他知道默克尔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他知道,就总统人选默克尔曾说过:"有一点很清楚,不会是高克。"

然而高克最终还是成为了总统。在第二次竞选这个职位时,联邦大会(Bundesversammlung)以压倒多数选举他为总统。就在一年半前,默克尔还成功地阻止了高克当选。虽然高克和默克尔一样来自东德,但他被认为难以揣度、我行我素。

这在他任期内时有体现。比如高克主张为纳粹在希腊犯下的罪行进行赔偿,而德国政府则对这一话题避之不及。他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称为"种族屠杀",也是在德国政府就此表明立场之前。联邦总统"干涉"日常政治应该有何种限度?当高克呼吁德国应该更主动地参与国际军事行动、或批评图林根州选举一位左翼党政治家为州长时,是冒着触碰底线的危险的。

Deutschland Festakt zu 60 Jahre Deutscher Presserat (picture-alliance/dpa/M. Gambarini)

高克主张为纳粹在希腊犯下的罪行进行赔偿,而德国政府则对这一话题避之不及

德国有个高克局

1940年出生于梅克伦堡的高克不仅口才出众,而且充满自信。他作为具有叛逆精神的新教牧师的人生履历,使得全德国、尤其是西德民众对高克抱有极大的信赖,这是那些在传统党派中走仕途的政治家无法企及的。人们说,在他的两位前任科勒(Horst Köhler)和武尔夫(Christian Wulff)提前辞职之后,高克让联邦总统这个职务重获尊严。

很快,他在民调查中的支持率就迅速上升,直追默克尔。令人惊讶的是,高克在德国西部民众中比在德东更受欢迎。高克担任"前民主德国国安部档案管理局"(在民间也被称为高克局)负责人达10年之久。对他在此任上的作为,西部人和东部人的看法截然不同。他的批评者--也包括他在当年民权运动中的一些同路人--认为高克更多地扮演了法官和控诉人的角色,而非中立的管理者;在由东德统一社会党脱胎而来的新党派里,高克被称为"宗教审判官"。高克本人认为这种指责不乏"恶意"。

父辈的命运决定人生

高克对东德制度的抵触源于青少年时代的一段痛苦经历。高克11岁时,他的父亲因为同西方有联系被关入西伯利亚一个劳改营,4年之后才被释放。高克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父亲的不幸命运成为了他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经历,以至于他后来彻底拒绝与现行制度有"任何形式的结盟"。因此高克在东德没有像自己最初希望的那样成功为一名记者,而是学了神学,成为了一名牧师。他组织青少年活动、也组织过全国范围的新教教会节日,后者被东德国安部门视为眼中钉。在国安部的个人档案中写道,高克是个"打着教会和平工作的幌子"活动的"死不改悔的反共分子"。

1989年秋天,高克加入了刚刚成立的民权运动"新论坛"(Neues Forum),在东德人民议会的首次自由选举中他当选议员,并被选为国安部档案管理部门的负责。据他自己说,这更多是出于偶然。由此高克成为了两德统一进程中的核心人物之一,"高克"(gaucken)成为一个新词,意思是对应聘公职的人进行东德政治背景的审核。高克代表了大多数民权运动人士的诉求,争取立法向公众开放国安部秘密档案,并警告人们不应急于给过去的这段历史划上句号。2000年,在担任国安部档案管理局负责人任期满两届后,高克说自己"深感欣慰",因为"我们订立了一项特殊法律,为消除过去独裁政权的合法性作出了贡献"。

Angela Merkel Joachim Gauck Kurt Westergaard (dapd)

高克在民调查中的支持率就迅速上升,直追默克尔

在路上的民主教员

接下来的12年,用高克自己的话来说,他一直是一个"在路上的民主教员"。直到总理默克尔的一通电话打断了他的行程。高克最钟情的话题--自由,在他成为联邦总统后依然与他形影相随。高克对自由的热情源于他对柏林墙和独裁的亲身经历。"我很熟悉有些人带有同情的目光,他们觉得我对西方自由的不懈向往很幼稚……觉得我好像是刚从一个尚未开化的国度来到这里。"高克在回忆录里写道。

他的第二个中心话题是与邻国的和解。高克出任总统后首次出访的国家是波兰;在二战中遭德军屠杀的法国村庄奥拉多(Oradour)的遗址,高克和法国总统奥朗德牵手默哀;他还分别与希腊和乌克兰总统来到纳粹犯下屠杀罪行的地方共同凭吊死难者。

高克不怕在公开场合表露自己的感情,以及自己与对方接近的愿望。没有哪位德国总统像他这样经常地感动落泪。他在任期里迎来了二战结束70周年的纪念活动。在一次活动中,他来到柏林郊外的一座高地上,二战末的最后几场血腥战役之一就是在这里发生的。照片上,高克与几位苏联红军老兵手拉着手,他们来自曾经囚禁高克父亲的国家。

一个时代的代表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高克没有明确表示他在第二届任期结束后,是否有意连任。2016年6月,他终于表示,由于担心自己力不从心,不再寻求连任。作出这个决定对他并不容易。德国的难民政策和右翼民粹主义选项党的崛起让他感到不安:或许他还是应该作为稳定力量留下来?

在任期的尾声,高克又来到他政治生涯开始的地方。他在国安部档案管理局作告别访问的时候说,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那几周的"解放"是他政治生涯中最深刻的经历。"自由是美好的,而获得自由更加让人动情。"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