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马里偷渡客:绝望中铤而走险

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现在这么多的移民。非洲人的命运尤其沉重:在自己的家乡,他们没有前途。在欧洲,他们同样没有出路。尽管如此,他们仍然一再铤而走险。马里是非洲移民最重要的途经国之一。本台记者在那里遇到了移民和被遣返的人。

default

马里——干涸的土地留不住向往欧洲的年轻人

这是巴马科一个典型的茶庄,在马里首都有成百上千个这类的茶庄。一群年轻男子围坐在一起,喝着甜腻的萨赫尔茶,消磨时间。一坐就是一天。这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可做的。

对巴布耶来说,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个茶庄。与这一圈子里的很多人一样,他已经收拾好行李。几天之后他就将离开马里,穿越沙漠,前往欧洲。巴布耶在大学读的是社会地理学,刚刚以优异成绩结业。但是25岁的巴布耶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自己国家的信任:“在马里无事可做。大多数年轻人大学毕业就失业。我们别无选择,被迫辗转去欧洲,到那里去碰碰运气。我们在父母面前感到羞愧。他们资助我们读书,现在本该是我们报答他们的时候。但我们只能背井离乡。我们不愿意这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巴布耶曾经试图以合法的手段前往欧洲,但他申请申根签证被拒绝了。40欧元的申请费就这样泡了汤。40欧元对马里人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巴布耶与马里北部基达尔地区的蛇头取得了联系。他们将帮助巴布耶和他的朋友们完成这个漫长的旅程。只要离开马里,怎么样都行。选择非法移民道路的人总是说,走上这一生死之旅,要么活下来,要么一死了之。看到电视中富裕的欧洲之后产生的幻想让巴布耶下了决心。他认为,欧洲会给他工作和更好的生活:“当然,前提是我能活着抵达欧洲。路途中确实有很多风险。在到达北非地中海岸之前,我们要通过沙漠地带。我不知道我们能否顶得住沙漠的酷暑,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吃喝。可是这又有什么呢?这里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

卡努特也曾经下定了决心,但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卡努特今年43岁,患有肝炎,对生活彻底失望。他已经经历了这一切:他曾历尽艰辛,到达西班牙飞地修达和梅利利亚。他也看到了同伴的尸体,那些在横渡途中溺死在兰佩杜萨海岸附近的非洲同伴。

卡努特活了下来,他不知道是否应当对此感到高兴。他只知道,移民欧洲可能是避开雨淋,又遭淹水,很难说哪里的生活更糟糕。将近6年前,这位来自马里西部卡耶斯地区的农民在连年歉收之后,决定外出求生。他从摩洛哥首都拉巴特与45名难友一起乘木舟横渡大西洋,目标西班牙。他回忆道:“那是一次可怕的旅行。船上的发动机突然失灵,我们手足无措。谁也不知道怎么修理,我们只能听天由命。船上有马里人,塞内加尔人,毛里塔尼亚人,尼日利亚人,好像还有三个阿拉伯人。一名加纳人身上带着手机。我们求他打电话给他在西班牙的兄弟。他得告诉他的兄弟,你必须想办法救我们,否则明天早上我们就都一命呜呼了。”

这些人后来得救了,整个过程非常惊险。卡努特很有运气。不久他就得到了法国的居留卡。他在巴黎作厨师和跑堂。但新生活没过多久就突然结束了。2008年3月,卡努特被遣送回马里。他说:“据说是我的证件无效。这是唯一的理由。我因此必须立即离开法国。他们不考虑我身患重病,而且一无所有。”

他不知道回到马里将如何生活,他说他的命运掌握在上帝手中。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