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马泽尔:大师作品的影响力永远不会消亡

这是世界著名指挥家罗林•马泽尔(Lorin Maazel)担任纽约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的最后一个演出季。在此,他接受了德国之声网络部的采访。谈话中,马泽尔阐述了他给纽约爱乐留下的精神遗产、乐团以及他正在筹备音乐节的计划。

default

罗林•马泽尔

德国之声:对您来说,在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指导任职进入了最后阶段。回顾这些年,哪些属于您职业生涯的高峰?

罗林•马泽尔:我想,我们的多部世界首演曲目是相当成功的。我还认为,我们的一些组曲如贝多芬组曲、勃拉姆斯组曲、柴可夫斯基组曲以及马勒组曲,也是杰出的部分。此外还包括我们的巡回演出,这回是我们第二次在欧洲巡回演出。我们还去了日本,在美国各地的巡回演出。我认为,我们的乐队是世界上最好的乐队之一,自然,不该进行这样的比较,因为,每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每一支杰出的乐队正是因为他们特殊的风貌而杰出。虽然如此,这支乐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团体,它受到应有的承认,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Nordkorea USA New York Philharmoniker in Pyongyang

纽约爱乐在马泽尔的率领下来到平壤

您将给乐队留下什么,您将从乐队带走什么?

我从乐队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在怎样做人的问题上。团员是一群杰出并有献身精神的音乐家。他们自定的演奏标准很高,他们在从事这项职业时充满了自豪,能够成为纽约爱乐乐团的一员,让他们感到特别荣耀。在乐队168年的历史中,乐队一共只招收过2000名团员,人员流动很小。这个演出季结束的时候,乐团的首席黑管演奏员也随之退休,他已在乐团工作了60年之久。这一定是创纪录的。这是乐团最本质的特征,对我而言也非常具有教育意义。

乐团从我这里体会到音乐的纪律性,他们也从我这里增添了对自己的信心。我想,我的首要任务是帮助他们找回失掉的信心。一个充满自信的音乐家演奏起来也更为出色。此外,我还启用了25名年轻音乐家,很明显,这一做法给乐团带来后继生机。我将乐团平均年龄降低了约20岁,这样,乐团充满了希望和幻想,一种德国人称其为"活力"、法国人称其为"热情"的东西。

您是新世界里老乐团的首席指挥,同时又在老世界的新乐团里担任指挥。

我是Symphonica Toscanini乐团的音乐指导,也将继续那里客座指挥。此外,我是Valencia歌剧院的音乐指导,正在筹备建立一个乐团。2008、09演出季结束前,我还要率团演出整三个时段。这个演出季结束时,我将离开纽约爱乐乐团,变得完全独立。如果我愿意,可以随时以客座指挥身份返回纽约爱乐。

我还要完成一系列大型项目,首先是我的歌剧"1984"。我们已收到全球许多城市邀请我们去那里进行首场演出,但我们还不知道怎样决定。所有这些组织工作也都是我的责任,此外,我还要有一点时间来做指挥工作。自从2005年首演的那部歌剧以来,我就没有再写过一个音符,对此我有些遗憾。但我的项目还不止这些。我计划在自己的庄园创办一个音乐节,它将在我们的独立日即7月4日举行,地点是弗吉尼亚州的Castleton。它是一场室内歌剧节,主要由年轻的音乐家、歌手、导演以及指挥家汇聚一堂,同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进行切磋。为此,我花费很大一部分精力。

China USA New York Philharmoniker in Peking

2008年2月在北京演出

您刚刚指挥了布鲁赫纳(Anton Bruckner)的第8交响曲。他的作品对当今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

一部杰出作品以及一名杰出大师的影响力永远不会消亡。这是我们不断得出的结论。不久前我们刚刚去过中国。我想,中国人不会每天都在听西方音乐,至少不是以我们的方式。但是他们的感受如此强烈,仿佛天地敞开,出现了一部奇观。每场音乐会都吸引了众多的年轻人,他们无需人们做任何讲解,根本不需要。一部大师级作品可以单独面对世界。

布鲁赫纳将继续保留它的地位,将继续打动人心,当然,他的曲目必须由相信他精神的人来演奏。

一部大师作品成功与否取决于后代音乐家对它们的理解。有些非常出色的歌剧,上演之后面目全非,我特别反对这样的做法。它们只是为让一些导演本身的奇异特点及心理问题得到某些满足。他们利用舞台,仅仅是为了把他们的个人问题提到前台。但这些不是戏剧得以存在的理由。舞台戏剧的存在,是为了让大师作品的精神得到伸张,也许是利用另外一种光线。

采访人物:洛林·马泽尔现年77岁。自2002年以来担任纽约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2008年2月,他率团在朝鲜首都平壤进行了演出,获得巨大成功,被称为“历史性”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