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非洲新移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马来西亚的非洲新移民

2012年共有超过7万名非洲人前往马来西亚工作或求学。一些人找到更美好的前途,另一部分的非洲人仍在吉隆坡挣扎求存。

(德国之声中文网)罗伯特·阿德西纳(Robert Adesina)每天早晨搭乘火车前往吉隆坡市中心。他走进一节车厢内,几乎所有人都停下脚步盯着他看。他告诉德国之声:"每天都是这个情形。他们觉得我像是外星人。"

这名来自尼日利亚的男子坐在一名妇女身旁,后者突然将手按在嘴上,以免自己闻到"臭气"。

"其实这挺有趣的。你会以为只有小孩见到陌生人时才有这种反应。但成年男女总也这么做。这个国家对非洲人的无知令人惊异。"阿德西纳如是说。

根据马来西亚移民局的统计,2012年共有79352名非洲人入境马来西亚,当局发出了25467份学生签证给在马来西亚就学的非洲人。无论是工作或求学,非洲移民心中的共同向往是--在马来西亚觅得更有品质的人生。

挣扎求存

然而,许多人必须在生活中挣扎。德国之声的记者在市区外的市场上遇到麦克·欧尼(Michael Oni)。他持有学生签证,对所有问起的人表示,他在当地大学攻读经济学。但他在尼日利亚的父母认为他在马来西亚工作。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感觉自己像非洲统计数字的一个小点,只是受到众人同情和怜悯的其中一名在世界上挣扎求存的黑人。"

"在尼日利亚没有未来,我希望在这里有所发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赚点钱。"

他表示,尼日利亚的犯罪团伙曾经向他提供"工作",包括运毒、性贩运和诈骗。考虑到走私毒品可能被判处死刑,他对此犹豫不决。

在马来西亚合法就学和工作的非洲人不在少数,而吉隆坡的社会边缘则隐藏着犯罪和暴力。德国之声与一个在吉隆坡各地活动的非洲犯罪团伙取得联系。

Afrikaner in Malaysia

马来西亚的非洲犯罪组织

组织犯罪

该组织的其中一名领导者来自尼日利亚,在当地非法居留。他不愿透露姓名,担心遭到遣返。他告诉德国之声,从事犯罪活动是他在马来西亚的唯一出路。

"你认为我没有在吉隆坡试着寻找一般的合法工作吗?但是对这些亚洲人而言,我只是只黑猩猩。他们甚至不愿正眼看我。"

"我起初的计划是去念书,受教育后求职。但念书在这里也绝非易事。你看,我贩毒赚到大笔钞票,我将绝大多数的金钱寄回家。如果这是我唯一的生存方式,那就只能接受。"

他的另一名同伙告诉德国之声,许多尼日利亚人边求学边从事犯罪活动:"要拿到学生签证非常容易。虽然贩毒会被判处死刑,但是这里的毒品需求量高,许多人会兼差赚钱。"

刻板印象

柯菲·阿多(Kofi Addo)是加纳领事馆的雇员。他表示,马来西亚的非洲人被视为同一个族群。

"从某些层面看来,媒体必须为此负责。每篇有关非洲人犯罪或牵涉移民议题的报道都不阐明他们原属的国家。他们被统称为'非洲人'。"

"难道这些应该具有智慧的记者不知道非洲有55个国家吗?我们之中的多数人是合法居留,从事正当工作。是时候该报道有关非洲人对这个国家的贡献。"

应用心理学讲师托尼·埃普斯坦(Tony Epstein)表示,东南亚民众不知道该如何对待非洲人,也不理解他们的文化。

"马来西亚过去是英国殖民地。在殖民时期,当地民众开始了解欧洲文化,但这几乎就是他们对亚洲以外文化的最大限度理解。"他对德国之声如是说。

"我认为,人们对待非洲人的方式并非种族歧视,而是无知和不解。"

Afrikaner in Malaysia

马来西亚的非洲移民增加

"欧洲堡垒"

非洲人移民亚洲是相当新的趋势。分析家认为,背后的原因在于欧洲的经济仍在困境中挣扎,而且收紧了对非洲的移民规定。马来亚大学商业管理系教授恩乔尔格(Steven Njordge)表示,欧洲已经成为非洲人的堡垒。

"过去的10年间,数百名非洲人试图前往欧洲,虽然有些人成功到达当地,但越发严格的限制使许多人遭到遣返。"

恩乔尔格称,一些非洲人虽然顺利留在欧洲,但欧元危机使他们的生活相当艰苦。"与此同时,亚洲的经济发展吸引了非洲人,他们认为这是个开创未来并帮助家人脱离贫穷的契机。"

许多在吉隆坡的非洲专业人才仍然希望,有朝一日,新世代的非洲人无需移民至其他的国家寻找前途。

阿德西纳说:"我相信非洲未来将取得成就。或许终有一日,人们会争相前往非洲。"

作者:Najad Abdullahi 编译:张筠青

责编: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