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香港记协:一国凌驾两制

香港记者协会发表的周年言论自由报告,从香港政府拒绝内地异议人士来港,发布的信息透明度越来越低,到警方的处理手法愈加粗暴等方面总结出“一国凌驾两制”的结论。

default

香港七一游行示威

香港记者协会在周日(7月3日)发表的一份《言论自由年报》,指出"一国已凌驾于两制",香港的言论自由岌岌可危。记协批评政府连在决定重要新政策的时候也拒绝公开召集记者发布会,而警方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谨慎。

香港记协主席麦燕庭向德国之声例证了香港"一国进、两制退"的结论:"原本中国官员对香港事务是很少发言的,但现在越来越多中国的官员就香港的内部问题发言,并且对香港政府处理问题的态度也有所改变。有关表达自由方面的,譬如说,年初的时候89学运的领袖王丹和吾尔开希本来想来香港拜祭已故的前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先生,政府商量了一阵子,最后还是来不了,那明显是因为北京的表态。之前吾尔开希也来过香港,也不见他们来香港对香港的安全造成什么影响。"

其次就是警方对示威者的容忍度越来越低,麦燕庭表示:"尤其是示威是在中联办门外举行的时候,警方的态度尤其敏感。有一次一个示威者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在中联办的门外开香槟庆祝,香槟的泡沫溅到保安的身上,结果警方竟然把开香槟的人拘捕。那简直是不可思议。"麦燕庭继续解释道,警方对示威者的强硬态度不仅是对示威者,而且现在对记者的采访的限制也加紧了:"现在在中联办门前采访是很困难的,因为香港政府在中联办门前建了一个很大的花曹,路变得很窄。 然后又加了两三层的铁马,防止示威者把东西贴到中联办的门外,结果只容纳一、两个示威者站在门前,记者被赶到老远的地方,而且警察经常站在记者和示威者中间,挡着他们采访,我们觉得是很不必要的。"

最近一次警方妨碍记者工作的事例就是在七一游行清场的行动中,警方拘捕了一名采访示威者的电视台实习记者。警方把她当成示威者,因为她当时没有携带记者证,但后来尽管警署受到她的公司寄来的记者证,警署还是把她当成示威者处理,控告她涉嫌阻碍公众地方。记协表示收到很多记者的反映,七一期间警方多番阻挠采访,又驱逐人权监察工作人员,俨如独裁者,是一个歹兆。

七一游行在场进行监察行动的人权观察干事罗沃启同样被警方驱逐。罗沃启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中,表示对警方处理手法的不满:"我们在场都不是非法的。我们是有特权在场观察,我们没有意图去进行阻塞。'官字两把口',有些警官容许我们在,随后又说我们不应该在场,这些作为完全不专业,也是对权力是一种很明显的侵犯。而且,当场的警务人员要求我们离开,这是不是与警方应协助记者的守则或协助我们观察活动的承诺产生矛盾呢? 他们是不是选择了一个落后的打压、妨碍人权组织完成他们的监察的角色呢?我们质疑他们是不是改变了政策,一个倒退的政策。"

记协表示,对现任香港特首曾荫权会在余下的任期内真正落实新闻和表达自由,不再抱有期望。记者希望政府可以尽快订立资讯自由法,确保记者可以获取政府的资料和文件。

作者:千烨

责编:谢菲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