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香港"笼民"两平米的蜗居生活

贫富差距是催生香港民主运动的动力之一。这一繁华的大都市中有数以万计人"蜗居"在不比狗窝大多少的"迷你仓"里。

China Hongkong Panorama Rekordpreis für Luxus-Appartment

寸土寸金的香港

(德国之声中文网)黄立(Wong Lee)从他"迷你仓"小窗户望出去,眼前是一幢新建成豪华玻璃大楼。当他的头从"笼中"探出窗外时,他才能更清楚地看到对面富人们居住的房子。黄立是香港"笼民"群体中的一位。由于这一亚洲经济繁华大都市的房屋租金很高,他只能租住在一个所谓的"迷你仓"里。这个黄色的"笼子"只有两平方米,会让人联想到狗窝。他要将自己的一切物品,包括他自己都"塞进"这个小格子里。

47岁的黄立在"笼中"不能坐直,身体也不能自由伸展。尽管如此,他觉得,对他来说这样的生活并不那么糟糕。他说,"这里总比睡大街上要好。"居住在这里的"笼民"们要将自己手洗好的衣服挂在屋子的围栏上。21个人共用3个浴室。没有厨房。有无线上网。黄立说,"我每天就在这停留大概10小时。"

住房问题由来已久

香港的住房状况犹如一场灾难。自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以来,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贫富悬殊情况日趋严重。社会不公、住房问题成为香港一触即发的"火药桶"。同时,这也从部分程度上推动了12月初在香港发生的持续数周的民主运动。抗议者要求,对香港未来拥有更多话语权和民主。

香港的住房短缺问题与富人们居住的奢华高层建筑及全球金融中心到处是奢侈品店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拥有700万人口的香港是世界人口最密集城市之一。房屋租金尤其昂贵,许多像黄立一样为获得社会福利房,需要等上5到10年的时间。

Neujahr Sylvester 31.12.2014 China Hongkong

繁华背后

非法居住者至少有17万

据官方数字显示,像黄立一样没有租房合同的人有17.13万人。香港非政府组织"社区组织"(SoCo)戚居伟(Chick Kui Wai)说,"我们估计实际人数还要高很多。"香港约5万人生活在类似这样的"迷你仓"里。

"笼民"黄立过去是个保安。当时,他通过政府鼓励个人购房措施的帮助购买了一套单元房。但在他47岁时生了一场病,便不能再继续工作了。现在他走路都要靠助行器。

这样一来黄立必须卖房。因为当时他得到了政府补贴,所以他在申请社会住房时就没那么容易获得了。他从政府获得4800港元的社会救济,外加1500港元的租房补贴。其中1700港元用于支付"迷你仓"的月租金。实际上,他的住房因为没有一纸合同所以是非法的。

中午前后几乎没人呆在"笼子"里。黄立笑着说,"白天我都在医生和咖啡馆那里渡过。"值钱的东西他都背在身上。他接着说道,"我和邻居交流的不太多。"他们中的一些曾有过犯罪记录,有些有智力障碍或是破产者。还有一些人在餐馆洗碗或当服务员。他们收入微薄租不起正规公寓。"迷你仓"里男性比女性多。

向政府施压改变现状

许多香港人因房价过高而买不起房。而出租者则利用这个机会获利。香港政府没有进行干预。香港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只有在温度低于13或14摄氏度时才开放,但这样的时候很少见。

许多人住在高层、快捷酒店或地铁隧道里。还有一些像黄立一样的人蜗居在"迷你仓"、帐篷、办公建筑或租住在工业建筑里。通常这样的"住处"都没有厨房和浴室。香港社区组织戚居伟说,"还有许多'困难户'我们都联系不上。"他和黄立希望,增加对政府施压使状况得到改变。香港人喜欢以德国的住房政策为例。戚居伟说道,"我们梦想有朝一日能成为福利国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