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香港民阵召集人:不排除再次发生“公民抗命”

占领运动落幕一个多月后,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计划在2月1日举行游行示威,继续要求实现普选。民阵召集人陈倩莹对德国之声表示,不排除游行结束后会有民众继续“公民抗命”。

China Protest in Hong Kong

2014年1月1日的香港市民示威游行(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是否能将2月1日的游行活动与"雨伞运动"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这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

陈倩莹:可以这么说。"831决定"(注:中国人大常委会在2014年8月31日做出的关于香港政改的决定,批评者认为该决定阻止香港实现"真普选")出台之后,我们认为这次的普选是假的。因为选举委员会虽然改称提名委员会,但是有一个限制在里面,要有超过一半委员提名才能当特首候选人。所以这次2月1日游行主题是 "不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选"。所谓"假民主"就是指"831决定"。在雨伞运动过程中,有不少市民说,我们不要相信政府会落实真正的普选。所以这次游行跟去年的"雨伞运动"还有之前占中三子所提出的"假普选"的问题是一样的。

德国之声:2013年以来,民阵都在元旦组织示威游行活动。这次推迟到2月1日是考虑到第二轮政改咨询。看来,这次第二轮政改咨询并没有让你们感到满意。

陈倩莹:是的,因为那个咨询也是根据"831决定"。政府对于我们过去几个月的诉求都没有正面回应。所以我们这次游行也是对于第二轮咨询的不满,所以才要走出来,跟政府说,要否决政治改革方案。

德国之声:作为民阵召集人和活动组织者,您认为2月1日的游行会有多少人参加?

陈倩莹:在雨伞运动过程中,有不少市民觉得他们可以自己组织起来,自己参加社会运动给政府提高管治压力。这次运动也是提供一个方式,给这些人表达自己的诉求。这也是我们这次举办的原因之一。其实我们希望可以有五万人参加。跟从前一样,2014年元旦游行的目标也是五万人。

德国之声:2月1日参加游行的会不会包括雨伞活动的几位重要人物,比如占中三子?

陈倩莹:我们已经邀请"占中三子"当天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跟我们一起。在游行过程中,学联有自己的摊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会在学联摊位上宣传学联的工作和他们的主张。

德国之声:有人担心,2月1日游行会演变成又一场占领运动,您怎么看?

陈倩莹: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责任在政府,因为他们没有回答我们的诉求。"831决定"公布后,在"雨伞运动"过程中没有回应香港市民的诉求,那大家会觉得是否需要把抗争的方法提高。所以游行过后如果有其他人要做公民抗命的话,我觉得也是可以预计的事情。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如果有其他团体要找我们合作或者配合,我们抱着比较欢迎的态度,希望他们可以联络我们,如果他们有这个需要的话。

DW.COM

德国之声:您说的"需要"是什么,是指后续抗争吗?

陈倩莹:是的。其实我们觉得,除了游行其他方式也可以考虑,就看大部分市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而已。

德国之声:"雨伞运动"后续到现在,有不少参与者都承受法律后果,包括占中三子等人受到警方传讯,甚至有逮捕动作。您是否担心2月1日活动后也出现类似情况。

陈倩莹:其他人怎么想我不太清楚。可以就我个人而言,这次游行也会面对法律后果。去年7月1日(游行),我就曾被警方逮捕,到现在每个月还要到警局去报到。2月1日游行其实也有这个风险,去年金钟清场的时候我也留在最后,也被警方拘捕。我想,风险确实是有的,我也愿意去面对。我觉得民间团体还有民阵都有这个准备,警方会加紧监控,对民间团体人士的拘捕,都不是很意外的事情。警方这样做,就会更加影响其管治力量,也会增加市民对于他们的不信任。

德国之声:您说抗争活动是为了牵制当局管制力量,表达民众不满。而香港民众要求"实现真普选"的抗争活动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但从结果而言,北京当局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原则性的让步。您是否担心民众会出现疲劳感或无力感,让运动的力量有所减弱?

陈倩莹:在"雨伞运动"过程中,有不少市民是第一次参加公民运动,参与游行抗议。虽然中央和特区政府向市民的交代比较少,也没有什么让步,但市民的意识是提高了,他们自己对于未来争取的力量也是提高了。所以我在这方面也不是太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