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香港媒体一周报道摘要(2010年5月16日)

本周,香港媒体关注的中国大陆新闻主要有:中国大陆又发生残害儿童案件,官方封锁新闻,但其根源到底是什么?八十年代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朱厚泽逝世,他给今天的中国到底留下了哪些遗产?德国之声摘编如下:

default

医务人员抢救受伤儿童

据《明报》报道,陕西汉中市一间私立幼儿园的业主昨晨持菜刀冲入课室乱砍,导致7名儿童、2名成人死亡,11名儿童受伤,其中2人伤势严重,疑凶随后服毒自杀,动机怀疑与租务纠纷有关。

报道写道:"这是内地50天内第6宗伤害学童案,死伤累计已近百人。虽然中央一再要求加强校园保安,但仍难防「内鬼」伤人。内地传媒昨日被要求按新华社通稿报道事件,不得擅自派人采访。

《明报》同时发表的评论文章题为《自制定时炸弹 政府愚不可及》。评论写道:"又是一场血腥的校园屠杀,又是一次严密的新闻封锁,只是昨天陕西南郑幼儿园杀童案的相关留言删除,较以往同类事件做得更加干净利落,连百度汉中吧网民都发出怒吼:「连说说都不行,还让不让人活呀!」也许有人说,这种消息被封闭是正确的,不然模仿跟风的更多,但其实,如果说都不能说,出问题的人会更多:正是因为报道被关注,才能引起社会的警醒,正像有网民所说,个人、社会都有问题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评论接着写道:"孩子是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一个精神正常的人,无论有什幺不幸,都没有理由把屠刀指向无辜的儿童。但不幸的是,中国社会中日益充斥的暴戾之气,以及少数国人内心深处无药可救的恶质人性,竟令这种冷血的恐怖戏码频繁地在神州大地上演,其凶残程度连美国校园血案的枪手都要自愧不如。自觉无希望就去毁灭其它人的希望,固然卑劣,但是什幺样的社会环境毁灭了如此之多的希望,何等的社会不公制造了如此之多的失意者(loser),却是值得社会每一个成员深思的。如果说城市的激烈竞争易让人产生偏执狂之类的精神病的话,广大农村基层黑恶势力与警匪勾结,生活的窘困,更能让人产生无助感。而在这方面,政府的打压上访、限制言论,正是在制造更多这类潜在的「定时炸弹」。当川震受打压家长表示,「此刻我思念的是炸药与枪」,岂不令人不寒而栗吗?"

评论最后写道:"国民的心理健康程度某程度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程度的反映,由是观之,社会的公平正义也关乎国家的安全,而像打压受害者、封锁惨案消息,只会让人们将原本集中在对无良奸商、冷血杀手的仇恨,转移到政府头上,是愚不可及的行为。"

“三宽”部长朱厚泽去世

另外,八十年代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朱厚泽逝世。朱厚泽是中共建国后任期最短,然后却是声望最高的一任宣传部长。《香港经济日报》刊登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钢的文章,文章题为《朱厚泽遗下「三宽」 中共应珍惜》。文章写道:"朱厚泽的「三宽」,出自他的文章《关于思想文化问题的几点思考》。他的原话是:「对于跟我们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是不是可以采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完全钢性的东西是比较容易断裂的,它不能抗冲击。」(人民日报1986.08.11第7版)"

钱钢的文章写道:"朱厚泽随胡耀邦下台而去职,离开政治中心。然而他从未放弃对中国问题的关注和研究和对中共自身改革的思考。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走上经济突进,政改滞后的畸形发展道路。对于一种崇拜权威、崇拜国家、醉心于举国以赴集中资源办大事的倾向,他敏感而警觉。1999年,他在《方法》杂志发表著名的《以社会为主义,为社会而主义》一文,尖锐指出:「社会主义者,以社会为主义,为社会而主义。不要把国家主义误认为社会主义,进而去崇拜那个国家主义……这是一个全面的、普遍的回归社会时代。回归社会,就是社会的问题主要由社会自身去解决,也就是由各种类型和各个层次的社会群体自己去解决,而不是由国家包办。」2009年3月,在纪念胡耀邦的一篇未刊稿中朱厚泽写道:「经济体制改革有两条路线,一个是富民的,一个是富官的。现在名义上是搞国家富强,实际是压榨老百姓……国家这些年来,经济确有发展,但一边是政府大量提取资金,政府行政费用大幅增长,同时产生大量腐败,另外一边老百姓应该得到的实惠没有得到,而且贫富差距在拉大……事实上,不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势必走到邪路上去,本来想富民,结果富了当官的。权力没有制约,就要利用市场为自己捞好处!"

钱钢的文章接着写道:"朱厚泽反对新国家主义,呼唤公民社会;反对「富官」的权贵资本主义,呼唤「富民」的健康市场经济。2008年,中国出现了关于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观」的争论。他的文章提到,「一些人站出来,要对普世价值观加以讨伐、加以批判。我们官方的最高学术研究机构的领导人,也在正式的院报上发话了,也在批普世价值。他们有个说法,就是强调甚么『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这是不是对普世价值作回答呀?为这件事,我们一些老同志一起议论过。大家的意见完全一致,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有丝毫让步,就是要旗帜鲜明!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改革开放就是回归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回归历史!回归常识!回归人类共同价值!想离开这个东西另搞一套,搞出来是甚么结果,我们过去的历史已经完全证明了。」"

钱钢的文章最后写道:"「我们一些老同志」,就是中共党内像朱厚泽那样一群忧国忧民的高级干部。在香港出版的杜导正先生日记《赵紫阳还说过甚么?》一书中,我们也看到过这些令人敬佩的长者。他们亲身参加过中共反对国民党专制的斗争,对中共建政后的教训有切肤之痛。他们曾聚合在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的周围,为改革开放冲锋陷阵,建立功勋。……他们为中共的转型留下了珍稀遗产,这就是民主自由和公平正义的精神。今天的领导层,能认识这些资源的宝贵价值、并将这宝贵资源转化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强大动力吗?"

摘编:李华(香港特派记者)

责编:达扬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