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香港回归了,香港人为什么迟迟不归?

香港回归近18年,但横亘在大陆和香港之间的铜墙铁壁却远未拆除。大陆人在气愤,凭什么旅港还需通行证?香港人在埋怨,说好的“港人治港”呢?陆港矛盾愈演愈烈,港人对中国人的身份越来越难认同,缘起何处?将归于何处?

Joseph Cheng Politikwissenschaftler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郑宇硕,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530日,《经济学人杂志》发表报道称,很多香港民众越来越反对每年"六四"的时候在维园举行纪念"六四"屠城事件的活动。不过也有人认为,"六四"虽然是悲剧性的历史事件,但这与香港并无关系,而是大陆的事件。香港人不应如此关注大陆的命运,而是应该更多关注香港人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事情。请问您是否也看到了这种趋势?

郑宇硕:的确是有这种趋势。但这种趋势还不是一个主流趋势。主要都是年轻的一代,他们跟中国的感情在疏离之中。他们觉得香港人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核心价值都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这种威胁不单在经济上差不多垄断了香港的金融,在文化上,特别是在政治上基本上掌控了香港。所以,我们看到有一种情绪上的反弹。这种反弹呢,过去几年呢,就开始出现一种情绪。这种情绪就是说,还是应该英国人在的时候比较好。然后,最近这几年呢,这种情绪还在持续地高涨。有些年轻人甚至跑出来,举起一个标语说"我不是中国人!"那当他都不是中国人的话呢,那对于"六四"的纪念活动就有一些不同的意见了。这种不同意见主要出现在大学的学生组织。有一些大学学生组织的成员就觉得,这个"六四"关中国的事情,这个事情跟香港的关系呢,我们应该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就是说,我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的事件,但是不应该就所谓"争取建设民主中国"这一件事情再做文章。建设民主中国呢,不是香港的问题。香港人只要争取中国大陆、中央政府不管我们就好了。就有这样的情绪。但是,我们的这一种需求还不是主流的需求。这种需求主要出现在一部分香港人,一部分年轻的香港人的身上。

问:就像您刚才谈到的,现在越来越多香港的年轻人很明确地说自己不是中国人。香港大学去年一份最新的民调显示,只有9%的受调查者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这一调查在1997年的结果是32%。在香港回归了这么多年以后,有这么多香港人不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请问您认为把香港人和中国人,或者说大陆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的实质性因素是什么?

答:首先呢,我们得看宽一点看看,这个趋势是一个长期的趋势还是一个暂时性的趋势呢?我觉得目前还不能确定。首先,我们也可以同样,像你所说的,拿一系列的民意调查来。事实上,从1997到2008年这一系列的民意调查都反映,香港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香港人对中央领导层的信任,事实上是加强的。但是这种情况在大概2008年左右开始逆转,两个趋势同道逆转。而且最近这两年,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共领导层的信任,下降得比较快。那主要的原因呢就是,第一,在大陆与香港的经济整合里头,越来越多香港人感受到,我没有拿到好处。这个中港经济融合的好处就给大财团全拿去了,我们普通人没有享受到这个好处。事实上,很多香港人就觉得,从1997到现在,香港人的实质生活在下降,就是他们收入的增加追不上物价。特别是在年轻人,特别是在年轻大学生的起初工作的薪水方面。第二呢就是,由于香港的贫富越来越远疏,很多人就认为这个主要的关键就是,香港的大财团跟中国的领导层拥有了共同的价值观,他们拥有了密切的共同的经济利益,所以他们一块儿打压民主。在没有民主制衡的力量的情况之下,香港的大财团在中共领导层支持之下,香港特区政府的政策越来越向他们倾斜,迁就他们的利益,弄到香港的贫富越来越远疏,年轻人向上层社会流动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在这一种的事态之下,香港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就慢慢地下降了。而且,由于最近几年,大家都知道,从2008年左右大概这个时候开始,中国对这个公民社会的发展压制收紧。中国的人权状况也在恶化。加上呢,最近这两年,在讨论香港民主化的问题上,中央领导层采取了一个非常强硬的反对立场。这些都是促成刚才我们所说到的香港人,特别是年轻的一代跟中国大陆比较疏离的这一种趋向(的原因)。但是,从2008年到目前这7年所有的发展是不是一个长期的趋向呢,我们还不能非常肯定。

问:那么请问您个人对于这些观点有多大的赞同性呢?比如说对于"'六四'应该是中国自己的事情,香港人应该更关注香港人自己的事情"这种观点您有多赞同呢?

答:事实上大家都很清楚了。在香港人的心中,基本上还是认为自己还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的,他们还是认同这个中华民族的。但是,对中国目前的情况是相当反感,对中港目前的融合所产生的影响呢是不满意。因此就激起一种情绪,就是希望有一种阻隔,就是我们香港自己管自己,中国大陆不要干预我们了。但是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嘛。大家看到我们的经济呢,是越来越依赖中国大陆的经济。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机会,能把香港与中国大陆区分开来,这个也不可能的。提出这个所谓"香港城邦论"啦,甚至所谓"香港本土论"啦,甚至"香港独立"啦,这种人事实上是没有一个具体的行动纲领去达到这个目的的。没有真的说,我们这么这么做,我们就独立去啦。我们这么做这么做,就跟中国大陆区分开来啦。他们没有一个具体的战略,没有一个具体的行动纲领,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所以,我个人是不认同这种立场的。在他们眼中我是所谓的"大中华派"啦。我还是希望,中国大陆走上民主法治的途径路上。然后呢,在这个基础上,我们香港也可以享受真真正正的民主。最理想就是,中国大陆能把香港作为一个民主政治的试验区,让香港先走一步,让香港实现民主作为一个参考,作为一个示范区,这个呢,就是个比较理想的发展方向。

采访对象:郑宇硕,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