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饱受中国便宜货挤压的尼日利亚纺织业

廉价的中国商品在非洲国家往往受到低收入群体的欢迎。但是,当地的产业也因此饱受挤压。尼日利亚的纺织业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Textilien in Nigeria chinesische Firmen drängen auf den Markt

一名中国商贩正在首都拉各斯的某商场内。

(德国之声中文网)巴达鲁(Nafiu Badaru)是尼日利亚北部大城市卡诺的一名低层公务员。他的收入远谈不上丰厚;所以,他购置衣物时,总是倾向于买中国制造的纺织品。

"一条高品质的缎子需要花费1万奈拉(约合人民币311元),对我来说太贵了。花同样的钱,我能买6条中国产的缎子,每条只要1500奈拉;这样我手头还能剩点零钱。"

对于巴达鲁这样的消费者而言,充斥市场的中国纺织品自然是很对胃口。在尼日利亚北部地区,经济不景气,失业率高企,还有许多低收入的人群。但是在卡诺市内,情况就有些不同。这座城市的纺织工业已经有着上百年历史;这里的经销商说,便宜的中国货对当地纺织业造成的影响是灾难性的。

卡诺的许多工厂已经濒临倒闭,家庭纺织作坊的市场空间也大受挤压。冈博(Fatuhu Gambo)的商店也在苦苦挣扎。在过去两星期,他没能卖出去一件纺织品。"中国人成功地毁了我们的生意。除了高昂的债务、积压的货物,我们现在什么也不剩了。"

Nigeria Händler in Kano

卡诺市内的堪汀夸里纺织品市场是西非地区最大的纺织品交易中心

冈博的商店位于卡诺市内的堪汀夸里纺织品市场(Kantin Kwari),这是西非地区最大的纺织品交易中心,里面驻扎有来自尼日利亚、尼日尔、乍得、喀麦隆、马里、中非等地的商户。这些非洲商人都认为,中国人采用了不正当竞争手段。商户联合会主席库库尔(Liti Kulkul)对法新社记者说:"中国人先接手了卡诺市的纺织品进口以及经销生意,现在他们开始染指零售市场。这让我们这些商户的生意没法再做下去。"

中国商人挤压当地商户

十年前,作为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向外贸敞开了大门。中国纺织品商人也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向尼日利亚大宗进口货物。根据世贸组织的规则,中国经销商几乎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该国的纺织品市场;而根据尼日利亚本国的法律,外国人本应是被禁止从事零售业的。

堪汀夸里纺织品市场的商户介绍说,许多本地人就被中国人招募,让他们代表中国人来做零售生意,同时,中国商人也会给这些本地人一些佣金提成。

有时,尼日利亚当局也会采取行动打击这种行为。比如2012年5月,移民局官员拘捕了45名中国公民并遣送出境。这些中国人此前被多次举报从事零售生意。

就在今年5月初,海关官员还拘捕了4名中国商人,指控他们走私大宗纺织品,并查封了26间仓库,库内存有大量没有交纳关税的进口商品。

近期,还曾有数百名印染工上街游行,抗议中国商人接手他们的工厂。他们认为,一旦中国人接手,将造成3万名工匠的生意被毁。不少印染工匠至今还使用500多年历史的传统工艺,他们担心中国企业会仿冒他们的产品,并且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劣质产品。

严重失衡的国民经济

尼日利亚的经济高度依赖原油出口。2014年国际油价下滑以来,该国经济自然大受打击。作为非洲第一人口大国,尼日利亚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制造业。从汽车到食品等大量商品都依赖进口。

Sanusi Lamido Sanusi Gouverneur Zentralbank Nigeria

撒努斯曾任尼日利亚央行行长,现在是卡诺市的酋长。

卡诺市的穆斯林酋长撒努斯二世(Mahammadu Sanusi II)近期在和中国驻尼大使会晤时,呼吁中国应在尼日利亚开办工厂。早前曾担任央行行长的撒努斯二世说,过度依赖进口商品正在严重损害尼日利亚经济,而唯一的出路就在于制造业。

曾经是纺织厂厂主的阿德哈玛(Sa'idu Adhama)则指出,尼日利亚商人无法和能够获得长期低息银行贷款的中国商人相竞争。70年代曾在中国留学的他说:"中国人在这里也是合法居住,所以我们不可能让他们卷铺盖走人。但是我们能够监管他们的商业行为。"阿德哈玛认为,必要的措施包括引入配额制、加强进口监管、加强税务管理、为本地厂商提供燃油补贴等;此外,对电力领域的长期投资有助于缓解该国当前的能源短缺现状,同样有助于重振陷入困境的工厂企业。

当然,这些高屋建瓴的话题,并不为巴达鲁这样的低收入群体所关心。对于他们而言,不论是纺织品还是电子产品,便宜的外国货能够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这名低层公务员说:"对于我这样的低收入者来说,多亏有了便宜的中国货。我们可以用很少的钱置办得体的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