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预留数据储存有违欧盟法律

德国政府面临难题:根据欧洲法院的最终裁定,预留数据储存违背欧盟基本法。德国国内相关争论再起。

(德国之声中文网)来自卢森堡(欧洲法院所在地)的裁决再清楚不过了:法官们认为,在没有具体怀疑的情况下储存通信数据是对欧盟公民隐私领域的侵犯。由此,欧洲法院推翻了欧盟2006年出台的一项法律。根据该法,成员国有责任储存通讯数据半年,数据包括何人与何人通话、时间长短,或交换了多少电邮。制定该法的政治背景是反恐和打击刑事犯罪。欧洲法院解释说,欧盟立法机构在制定相关法律时“超越了界限”。提起诉讼的是一个爱尔兰公民权益组织、奥地利克恩滕州政府及数千名澳大利亚人。他们认为,预留数据储存(Vorratsdatenspeichern)是一种过分的做法。

Gesetz zur Datenspeicherung teilweise ausgesetzt

反对者认为,预留数据储存侵犯公民个人隐私

在联邦德国,预留数据储存早已成为一个

内政争议议题

:数周前,联邦议院重新辩论相关议案时,不少议员情绪相当激动。在野党绿党议员冯·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就称预留数据储存“既过分又无必要”;另一个在野党—左翼党的联邦议院党团副主席科尔特(Jan Korte)使用了更为严厉的措辞。他称,预留数据储存法是“对人类交往的全面登记”,旨在创造毫无隐私而言的

“玻璃人”

,“对作为法治国家基础之一的自由交流而言,是一场极大的灾难”。他由此说出了许多数据保护者和宪法法官的心里话。

Deutschland Symbolbild Vorratsdatenspeicherung Server und Datenkabel

赞同者确信,预留数据储存法有利于反恐和打击有组织犯罪

赞同者则辩称,制定该法意在打击犯罪,而不是监控公民。基民盟议员森斯伯格(Patrick Sensburg)指出,若不是预留数据储存,犯罪行为的破获率就不会这么高。他以儿童色情犯罪、残酷的谋杀或恐怖袭击为例指出,储存相关数据至为必要。他在发言中表示,出于这一原因,他更愿意将“预留数据储存”称为“预防性数据储存”。

支持他的这一立场的首先是安全机构。不过,有关该法在侦破犯罪行为方面是否切实起到了作用,存在着争议。

法院一致表示怀疑

设址卡尔斯鲁厄的联邦宪法法院曾于2010年作出与欧洲法院

类似的裁定

,推翻了德国制定于2008年的一项法律。该法规定了为期6个月的数据储存上限。自此以来,有关电信企业在是否以及在多长时间内须储存客户数据的问题,德国国内没有统一的规定。捷克和罗马尼亚宪法法院也曾裁定,来自布鲁塞尔的相关法律违背本国宪法。

Deutschland Demonstration gegen Vorratsdatenspeicherung in Magdeburg Freiheit statt Angst Demonstrant Überwachung

许多德国公民反对“预留数据储存法”

德国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认为,对德国而言,没有预留数据储存的状况不能继续下去。因此,在联合执政协议中,联盟党方面责成共同执政的社民党,尽快提出一项新法律。不过,迄今,社民党方面并不着急。原因之一是,社民党内对预留数据储存有不少反对声音。联邦司法部长马斯(Heiko Maas)至今未提交法律草案,理由是,先要等待欧洲法院的裁决。

随着欧洲法院作出裁决,大联合政府内的争论将真正开始。因为,一项符合德国宪法的法律应是何种样子,依然还是一个问题。

联邦宪法法院的又一案例?

尽管如此,基社盟内政事务专家乌尔(Hans-Peter Uhl)仍认为,制定一项新的德国法律必不可少。他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他虽可想象,可以改动某些细节,但完全取消数据储存法是完全错误的。他预期,可以很快同社民党达成共识。

Urteilsverkündigung in Karlsruhe zur Vorratsdatenspeicherung Flash-Galerie

2010年,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定“预留数据储存法”部分违宪

法学家约胡姆(Georg Jochum)也相信,能够制订出有望得到联邦宪法认可的相关法律来。对他而言,关键在于如何处理所储存的数据。具体涉及的问题中就包括:联邦刑事局是否随时有权查看所储存的数据,还是必须等待法官的裁定?

在接受德国之声的一次采访中,这位法学家还指出,鉴于恐怖分子和有组织犯罪通常跨边境行动,因此,他认为,有必要制定适用于全欧范围的法律。需注意的是,必须符合各成员国的不同文化和司法传统。

作者:Jeanette Seiffert 编译:凝炼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