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颁奖前一天的奥斯陆

12月9日,也就是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之前一天,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挪威分部与部分前往奥斯陆参加颁奖仪式的各界人士在中国驻挪威大使馆门前举行了抗议活动。示威者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实行民主改革。

default

奥斯陆中国大使馆前的示威者展开横幅

在中国大使馆前的示威

12月9日下午15点,在零下5度左右的低温中,抗议人群来到了位于奥斯陆西北部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挪威警方已经在当地安排大量人手,维持秩序,而中国使馆不仅大门紧闭,甚至连 窗户也关得死死的。示威者首先展开几幅横幅和标语,呼吁释放刘晓波以及其他仍在狱中的良心犯。旅居美国的电视剧《河殇》作者苏晓康宣读了一份声明书,"中国政府把一个主张非暴力的民间作家、一介书生获得的巨大国际荣誉视为奇耻大辱。这是与他们近二十年来刻意煽动的民族主义思潮一脉相承的。这也证明了一个严重的中国式的不和谐。经济快速增长的背后是普世价值和文明的严重倒退。我们再次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因言获罪的刘晓波,接纳和平奖倡导的普世价值,把它看作是一个转机。开放讨论零八宪章,启动政治改革。"

此后大赦国际代表、来自香港的立法会委员梁国雄等其他民运人士也纷纷发言,重申了释放刘晓波、启动政治改革的诉求。尽管参加示威活动的人数并不算太多,根据不同来源的统计数字可能在70到100人左右,但却吸引了媒体的高度关注。在现场采访的记者人数超过示威者,而光是摄像机就有不下20台。一时间,中国驻挪威大使馆门前挤满了人。尽管如此,中国使馆依然紧闭大门,在历时大约一个小时的示威活动过程中,中国使馆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更没有接受示威者递交的抗议信。

封丛德谈中国官方的冷漠

Nobelpreis 2010

封丛德在奥斯陆

对此,曾经亲身经历了"六四事件"的封丛德表示,作为中国官方明令公布的"通缉犯",他曾经四次前往中国驻外大使馆,要求回国,但对方都不予理睬。因此对于中国官方这样的冷漠反应,他并不觉得奇怪。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抗议活动自有其意义所在,"其实我们就是要让世界民众、世界媒体看到,这么一个政府,实在是没有任何底线可言。这是109年诺贝尔奖历史上从没有的,受奖人及其家属根本没有办法出国领奖,这是第一次。明天我们会看见一个空的椅子,大家会静默两分钟,表示一种缺席,表示中国的政治现状在全世界的缺席。这是中国政府的耻辱,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华人“应该关心中国国内的民主自由”

来自澳大利亚的张鹤慈先生则认为,很遗憾在抗议现场没有看到挪威当地华人的参与,"海外华人对国内的支持令我相当失望。而拿着中国国籍在这里学习的中国学生,他们多少应该受到西方影响,很遗憾,这种场面里没有看到他们。包括当地移民的华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也没有看到他们。没有看到当地华人对自己国家这么大的事情的一个表态,这不应该。他们自己已经向受到民主自由了,应该关心中国国内的民主自由。"

10万份声援签名

不过,大赦国际挪威分部负责中国事务的卡德福库特表示,他对于参与活动的人数并没有感到失望,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让全世界关心中国事务的人有机会一起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同时表达他们的诉求。此外,大赦国际还在示威现场展示了从世界各地搜集而来的10万份支持刘晓波的签名。

在示威者人群中,有一位身穿绿衣、头戴小帽的西方人引起记者注意,他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也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之一。他表示,这么多人来声援刘晓波让他非常感动,"很多人指出(中国政府的做法是)10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上,最不讲理的一种反应。我相信他们内心是没把握的,心虚的,所以外表的反应那么强烈。如果内心有把握的话,当然可以释放刘晓波,实行言论自由。"

作者:石涛

责编: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