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音乐之巅,父子情深 ——郎朗父亲郎国任先生采访记

声名如日中天的郎朗对商业广告的贡献恐怕大于音乐。欧洲人知道他有三个渠道:要么听郎朗的演奏会,要么听他的唱片,再就是看演奏会的广告。6月15日,郎朗开始了今年在德国的演奏之旅。23日,德国之声见习记者在科隆聆听了郎朗的琴声,并对郎朗的父亲兼经纪人郎国任先生进行了现场采访。

default

德国巡演

德国之声:这是郎朗第几次来德国演出?

郎国任:哟,记得不太清楚了,我陪同他一起来的应当有十次了吧。

您是民乐演奏家,郎朗怎么会选择钢琴呢?

我的专长是二胡,可长期以来就觉得两根弦不过瘾。郎朗孩堤时适逢国内的“钢琴热”。首先是我喜欢钢琴, 喜欢它有那么多琴弦,喜欢它的国际化。所以,就引导他学钢琴。

当时郎朗对弹钢琴感兴趣吗?

郎朗生性活泼, 但家里买钢琴早于他学琴。一两岁起郎朗就爱唱爱跳的,有很强的表现欲。所以,我们就有意识培养郎朗唱歌表演,而且经常画些五线谱让他识别。时间长了,他自然而然地萌生处对音乐的感情。再后来,他和别的孩子一样迷上卡通片,最喜欢的是《猫和老鼠》,当看到汤米弹得一手好钢琴时,他就反问自己“我为什么不会呢”,这就是一种原生的兴趣。

国内许多孩子练琴都是父母“逼”的,您也“逼”过郎朗吗?

Vater des chinesischen Pianisten Lang Lang mit DW-Praktikantin

郎国任(左)

练琴的前提是对音乐的兴趣和氛围。家长的责任主要就是培养孩子的兴趣。至于氛围,当时的有利条件是我们家住在文工团大院,家家都有乐器,孩子就有了一种音乐的氛围,人人都练又多出一种比拼的氛围。郎朗从小就渴望争第一, 总想比别人弹得更好。所以,都练得很主动、很自觉,基本上没被“逼”过。

郎朗是怎么进中央音乐学院的?

是朋友介绍报考的,当时在沈阳已经没有对手了。

郎朗学琴一直都是您在陪伴他吗?

在沈阳上钢琴课,后来去北京都是我陪着。当时的主要原因是我的专业和我的热情啊。现在不同了,郎朗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我的事业就是他的事业.我们之间配合得特别默契、天衣无缝。

您在意郎朗的文化学习吗?

从小到大,郎朗从来没有拉下过文化课。中学阶段,郎朗各科曾经都很好,做过英语科代表和数学科代表。体育是弱项,但也积极参加。有一次,报名参加学校运动会的800米,结果得了最后倒数第二。我们还是鼓励他,关键是培养不屈和知难而进的精神。

学文化和弹钢琴有冲突吗?

郎朗时间安排的一向紧凑。除了文化学习,基本就是练琴了。学文化和弹钢琴在时间上肯定冲突,但从成长的角度看,学琴的悟性、对作品的理解怎么离得开文化呢?说实话,要练琴,还得顾文化,就得有牺牲,得牺牲嬉戏和打游戏的时间。

练琴是否投入时间越多越好?

不见得。读书的时候,郎朗上下午都有课。所以,每天早上起床后练55分钟,午休时再练一小时,晚上练两小时,一天保证练习四小时。关键是节奏、连续和练的投入!

后来又是怎么离开中音去美国的?

钢琴是西方乐器, 学琴就应当有在西方学习的经历。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去柯蒂斯音乐学院。我们当时没钱,校方不仅提供全额奖学金,还配发一台专用的钢琴,而且师从著名钢琴大师、院长格拉夫曼。三个月后,郎朗就与美国著名经纪公司IMG签约,开始职业演奏家的生涯。

郎朗获得德国第四届青少年音乐家比赛冠军时,您当时的感受怎样?

那时郎朗十一岁,我兴奋,激动。同行的人说我流泪了,我真的不知道(笑)。

您怎么看待“天赋”?

天赋很重要。有的家长逼孩子“死”练,当然不行。不过,有天赋的也得刻苦、投入啊。

Der chinesische Starpianist Lang Lang mit DW-Praktikantin

郎朗(右)

郎朗会拉二胡吗?

拉不好,但他总爱拨弄。模仿鸟鸣马嘶,觉得有趣,算是调剂吧。

您有过和郎朗合作的机会吗?

经常有。在白宫,在德国总统府都合作过。2005年10月在白宫的演出至今记忆犹新,我是第一个应邀在那里表演的中国二胡演奏家。明天在柏林我也会和郎朗合作演出。

您怎么为郎朗定位?是明星,还是艺术家?

肯定是艺术家。

在郎朗所获得的诸多荣誉中,您最在意哪一个?

从做人方面说,我们最在乎“联合国国际亲善大使”和“20位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从艺术角度说,更在意“施坦威艺术家”。对了,郎朗的名字将被世界顶级钢琴制造商斯坦威用作钢琴品牌,这是钢琴演奏家能获得的极高褒扬。

和DG签约,是表明郎朗将在德国发展?

DG是世界四大唱片公司之一,主要的职能是录制、推广、发行旗下艺术家的唱片,DG拥有密集畅通的发行渠道,唱片大多全球同步发行。和DG签约与艺术家在何处发展并无直接关系。

对郎朗的将来有什么打算?

总体上讲,还是离不开钢琴演奏,但是,路是需要一步步地走的。郎朗的二十五岁生日是两位世界级大师杨颂斯和巴伦博伊姆操办的。这是荣耀,更是期望。郎朗的辉煌都属于过去,明天都得去搏。

请评价一下中西方观众的差异。

西方国家懂音乐的观众很多,而且欣赏水平很高。亚洲民众长期缺少经典音乐的熏陶,观众对西方音乐的理解、欣赏水平有限,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中国观众这些年进步得很快。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