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韩朝共庆“民族日”,三八线高过柏林墙

为了纪念韩朝历史性峰会五周年,在平壤参加庆典的韩朝双方代表共同发表“民族统一”宣言,将6.15定为“民族日”。德国歌德学院汉城分部主任施梅尔特认为,南北朝鲜之间的裂痕仍然难以弥合,东西德统一模式不适用于韩朝。

default

一段三八线,半世纪兄弟纷争

五年前的6月15日,韩朝在相互隔绝了55年后首次举行了峰会。今天(6月15日),韩国统一部长郑东泳率领韩国政府代表团来到平壤,参加纪念“韩朝统一峰会”五周年庆典活动。这是自韩朝首脑2000年发表6.15共同宣言后,双方政府首次举行共同纪念活动。

参加纪念活动的朝鲜、韩国以及海外民间代表团当天在平壤举行“民族统一大会”,发表宣言称朝韩沿着“共同宣言”开创的道路前进,消除战争危险,共存共荣,以一个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全民族共同的心愿和意志。宣言还决定6.15为民族之日。

今日三八线仍高过昔日柏林墙

充满和解、和平、合作气氛和觥筹交错的庆典活动并不能掩盖一个尴尬的事实,那就是五年前6.15“北南共同宣言”带来的实际效果实在乏善可陈。虽然“共同宣言”后不久,世界就看到了一些南北朝鲜离散亲人团聚的感人照片,如1949年婚礼后就再也没有见面的年逾古稀的夫妇老泪纵横的拥抱的一幕,但是直到今天,这种为数不多的家庭团聚一般只被允许两天的期限,时间长一点的团聚现在仍然是不可想象。难怪目前在德国明斯特大学任社会学教授的著名韩国政治异见人士宋斗律说,匆匆团聚所带来的“再次分离的痛苦远大于团聚本身所带来的幸福”。

德国歌德学院汉城分部主任施梅尔特向德国之声介绍说,与昔日的分割东西德的柏林墙相比,今日的分割南北朝鲜的边界线要严实得多了。当年,柏林墙实际上是并不是密不透风,大墙两边的亲友还是有各种渠道见面的,通信和电话联系也不被禁止。施梅尔特说,即使是现在,他向设在平壤的歌德学院分部发一份传真,必须要绕道北京才能到达平壤。

施梅尔特说,“北南共同宣言”最显著的成果是朝鲜建了一个经济特区-开城工业园区。开城地处朝鲜半岛军事分界线西部的北侧,紧临停战村板门店,与韩国咫尺相望。借鉴中国经验的经济特区模式在西方观察家看来正好符合了“贸易促进演变”的思路。大约有100多家韩国企业进驻了开城特区,他们提供技术和资金,朝鲜方面则提供廉价的劳动力。虽然开城工业园区规模简陋,但是它已经成为一个普通朝鲜人了解外部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

韩朝接近过程中的最大障碍是朝鲜的核问题。朝鲜的核计划对国际社会来说是个谜,也被美国和朝鲜的近邻视为最大威胁,而朝鲜则坚持认为只要美国的威胁存在,朝鲜就不悔放弃核计划。朝鲜在今年2月10日首次公开宣布,朝已拥有核武器,用以防范美国的进攻。美国认为,朝鲜已经拥有了一枚或者两枚较原始的原子弹,但可能已经拥有了足够制造6枚原子弹的钚。

施梅尔特说:“不管把朝鲜评价得多么差,人们必须要明白,即使是这样的国家也有安全保障的需要,执政者也想保持手中的权力”。他认为,韩朝问题只能由两国内部解决,外来的国际社会压力不会有什么成效,东西德统一的模式用在韩朝问题上非常不现实。

韩国人并不急于统一

与东西德不同,原始斯大林主义式的朝鲜政权比资本主义的韩国更热衷于统一。朝鲜把国家统一定为国家的目标,模仿中国提出了“一国两制”的统一设想。宋斗律形象地比喻说:“韩国对未来的设想是排房模式,即一幢楼两家人,门户独立花园共用,而朝鲜则希望将来是两居室的公寓。”

施梅尔特根据他的观察认为,在韩国,统一愿望并没有得到一致认同,特别是保守派人士认为自己是反共产主义者,也担心统一会使韩国的生活水平下降。当年金大中推行接近朝鲜的政策,在韩国引起了保守势力的抗议。在韩国,1953年出台的“国家安全法”仍然有效,而该法律明文禁止谈论与朝鲜统一,宋斗律教授就是两年前因为触犯了这一法律而被判刑两年,其罪名是充当朝鲜间谍。卢武铉上台后,宋斗律才得以在蹲了三个月监狱后被保释。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