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韩国亮剑法兰克福,金元开道名著挡路

“从《直指》到U书”——韩国高举两把文化利剑,外加1500万欧元的巨额入场费,以“古典与现代完美结合”的新颖形象呈现在法兰克福国际书展的主宾国前台。然而,为何诸多国际知名书商依然望“韩流”而却步呢?

default

韩国作家闪亮登场

利剑之一:《直指》

走进国际书展的主宾国会馆(Gastland Forum),仿佛进入了一片后现代风格的远古艺术丛林。尽管大厅中央的石墓林慑人心魄,极具惊悚效应,设计者的独到匠心还是令人暗自称奇 。18根仿石器时代的石墓碑柱烘托出历史氛围,白墙上闪现出一排白光灵动的警句:“超越时代——浑然不觉。”

Die Frankfurter Buchmesse 2005, Studentin liest ein Buch im Ausstellungsbereich des Gastlandes Korea

在石墓林中走读

“1377年,世界上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韩国方面的答案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金属活字本——《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简称《直指》)诞生了,这比德国人古登堡(Gutenburg)的四十二行圣经还要早78年。

自认为一直站在日本、中国文化阴影里的韩国,此次便是高举着 “活字印刷术起源国”的尚方宝剑,一路劈开路障,顺利登上全球最大书展主宾国的舞台,在数万观众的集体记忆里刻上烙印。

然而,“金属活字印刷”一直是中韩两国之间共同争夺的古代科学专利。北宋时期,平民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但在韩国学者看来,毕昇只有奇思妙想,所造活字并不适用,很快便被束之高阁。中方专家引用《梦溪笔谈》、《造活字印书法》等历史文献中的相关资料反唇相讥,要求韩国学界匡正视听、还历史本来面目。近年来,韩国政府对《直指》表现出异乎寻常的重视,进行了超大规模的宣传,并争取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承认,确立了《直指》的世界元老地位,并将之编入小学课本以传后世。

于是,韩国,确切地说——南韩,昨天还委屈地隐身于中、日两位芳邻的光环之下,今天就俨然成了人类书籍印刷的指路人。另据史书记载,公元1443年,精通儒学的韩世宗李祹命令集贤殿学士创立了由11个元音和14个辅音组成的表音字母。这种文字三年后颁布时被称为“训民正音”,在此之前,几乎所有的高丽王朝历史、典章、文艺、科技书籍都使用汉字记载。据展会负责人介绍,正是因为韩语字母“一天之内即可学会”,韩国的文盲率几乎为零。

利剑之二:U

Korea Präsentation auf Frankfurt Buchmesse

无纸阅读

如果说,《直指》算是韩国的古典文化见证,那么U书便是电讯时代一种无所不在、如影随形的前卫阅读方式。U书的全称是“Ubiquitous Book”(普适读本),打破了欧洲人对于文字载体的传统认知概念。

就在主宾国会馆的那片古墓林丛中,掩映着若干部精致小巧的U书浏览器,旁边平放着一本参照书籍以供对比。主办人称,“这主要是为喜欢无纸阅读的新新人类考虑的。” 另外,墓林周围设有连接通讯网络的U书试验平台,来访客人可以将100部韩国荐书的电子译本下载到个人手机上。不过,这套据称是“非常简便易行”的电子系统实际操作起来却是相当复杂,大胆“猎奇者”不时需要懂德语的工作人员提供技术支持。

“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一切看起来都很精准巧妙。为了准备这场精彩亮相,韩国花费了近两年时间、1500万欧元,号称是法兰克福书展史上最“出手不凡”的贵客。悟性超常、掌握U书使用技巧的德国青少年还能同时增长见识,憧憬日后扔掉沉重字纸包袱的美丽远景。如若这样,几百年前凭借活字印刷术“将世界引入书籍时代”的韩国未来又将手持电子浏览器“带世界走出书籍时代”。

金元开道名著挡路

拥有了《直指》和U书这两大招牌,外加1500万欧元的财力支持,韩国文学本应吸引到为数可观的读者眼球,甚至比法兰克福书展2001年及2002年主宾国——希腊、立陶宛的战果总和还多。套用《世界报周日版》的说法,“韩国政府慷慨解囊,希望用金元为文化事业开路。”然而,德国各大出版商依然不肯吃下看上去异常丰厚的补贴——尽管交易本身毫无风险可言。探究其后的奥妙,原来令众书商纷纷却步的是韩国文学交流研究所(LTI)开具出来的一长串100部之多的“巨著”名单。

Der südkoreanische Schriftsteller Hwang Sok Yong

黄宿涌

据称,这些精挑细选的“最美”的书籍反映了大韩民族在文学艺术、科学技术、哲学、历史、宗教等方方面面的发展变迁,思想性有余而商业性不足,因此除了典范作家黄宿涌著作被DTV出版社笑纳之外,其余的大师们统统屈尊于名不见经传的小型出版社。

例如,地处比勒费尔德(Bielefeld)的Pendragon出版社已经发行了24位韩国作家的作品,其中不乏Ko Un、Yi Munyol等韩语文学泰斗。不过,韩国此次借书展之际进军欧洲市场,商机大好,却在市场观念上过于因循守旧,一味抱定白发苍苍的不倒翁代言人不放,难免显得不合时宜。

韩国——在德国人意象中无比陌生遥远的国度,存在着畅游地球村、用“宇宙型”思维方式观察世界的作家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据说Kim Yong-ha便是这样的一位有望打破地域围墙的文化前锋,他本人也一直期待着与重量级伙伴合作,翻译出版德语畅销小说。

Buchcover: Murakami - Kafka am Strand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这也许并非奢望。同样出自亚洲,Haruki Murakami(村上春树)的名字不是已经在欧洲大陆上振聋发聩了吗?著名的德国DuMont文化艺术出版集团在此届法兰克福展会上特辟村上专柜,德国各大文化影院也于今年六月初公映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托尼瀑谷》(Tony Takitani),这是村上笔下世界的首次银屏再现。对于众读者来说,他走入了他们的内心深处,至于国籍或者出处——那早已不再重要了。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21.10.2005
  • 作者 亚思明现场报导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Kt0
  • 日期 21.10.2005
  • 作者 亚思明现场报导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Kt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