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面对独立电影 中国当局为何也如临大敌?

正在举行的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开幕式当天遭遇叫停,消息人士透露,改为烧烤会后得以继续举行。专家分析,命途多舛的独立电影反映出当局的恐惧。

(德国之声中文网)独立电影制片人的部分尖锐主题与中国主流电影所打造的美好画面格格不入,因此他们被迫要删减一些展现中国阴暗面的内容。据业内人士人称,当局现在似乎在试图限制网民分享和讨论他们的电影。中国电影制片人、《春梦》导演杨荔钠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他们就想让我们拍些与食物、衣服和娱乐有关的电影。他们不希望大家思考,不希望大家享有表达自己的自由,不希望大家拥有独立和自由的思想。”

影像展变烧烤会

“我们很失落 ,同时也觉得这很荒谬。” 杨荔钠在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上发言。该影像展创始人之一王宏伟向美联社记者表示,“警察上电影节开幕式现场勒令要求取消活动,但是主办方更换了地点和节目安排坚持举行。他补充说,出席电影节的人不多因为他们要么不知道电影节如期举行,要么就是害怕了。

Symbolbild Zensur im Iran

独立电影遭遇铁腕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说:“据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官方曾警告,如果举行开幕式就把与会人员用大巴拉走,正如上个月关闭电影学校一样。最后大家改为烧烤聚会,也没有播放电影,这样一来就不能称之为开幕式了。”

今年7月,警察关闭了中国唯一的一所独立的电影学校—栗宪庭电影学校,美联社援引电影编剧、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崔子恩报道称,据悉,关闭的原因是“宣传反社会思想”。据北京电影学院郝建介绍说,当时来了两辆大巴把学员接走并要求他们各回自家,但是学员并没有害怕,反而一笑了之。

今年3月,中国纪录电影最重要的展映和传播平台之一— “云之南”记录影像展因故暂停举办。去年11月,在南京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公开放映活动宣布延期举行。该年影像度展主办者透露,该活动赞助方迫于当局压力而取消资助。去年8月,第九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在简短的开幕式后放映独立制作剧情片《鸡蛋与石头》。开映半小时即遭遇拉闸停电,现场观众眼前一片漆黑。网友戏称这是“史上最短影展”,“《鸡蛋与石头》更应该叫《鸡蛋碰石头》。”

“后极权社会由恐惧感维持”

纽约大学电影学副教授张真向美联社表示:“他们(中国当局)是不喜欢有想法的人聚在一起。” 郝建则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这跟聚在一起的是什么人无关,十几个个上访者和百十个农民工聚在一起当局也会干涉。防止人群聚集是大家看得见的官方反应模式。”

Xu Zhiyong Rechtsanwalt China

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

影展相继叫停,电影学校被勒令关闭在郝建看来与中国目前日益紧张的大氛围有关。他分析说,包括现在薛蛮子事件中官媒使用的文革式语言和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近日遭拘留,并不是只有独立电影成为严打的目标。

人权观察本周三发表新闻稿称,中国政府在全国镇压异见以打压对其一党专制的挑战。今年二月以来,中国政府任意拘留了55名维权人士、抓了批评政府的声音和网上意见领袖,并加强对社交媒体、互联网言论和公众维权的控制,收紧了近年公民社会努力得来的空间。

郝建介绍说,中国独立电影逐渐趋于小范围和一种自娱自乐的模式。但为何这样的独立电影也会成为官方严控的对象?郝建回答说:“就像哈维尔所说的‘后极权社会由恐惧感维持’。在我看来,中国官方统治者也是处在极度的恐惧状态中,这也是官方恐惧感的表现,它对任何的风吹草动,对任何人群的聚集都是心怀恐惧,因为它不知道这些人会做什么、说什么。拿官方的话来说就是‘要将其扼杀在萌芽中。”

然而,据郝建观察,官方却并没有达到震慑民众的效果,反而招致冷嘲热讽。微博上的百般调侃不难看出。“在独立电影人圈内,大家也把这些关闭和取缔的行为当成笑柄。官方愈加严格的措施,更反映出其处在防守的态势。”

作者:安静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