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面对中国,更多失落与焦虑

更多中国问题学者对中国政府失去了信心,而香港和台湾的“殖民焦虑”更加严重。

Universität Peking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今年初指出,要加强对中国高校的意识形态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问题专家贝澹宁(Daniel A. Bell)的著作《中国模式:贤能政治与民主的局限》被认为为中共专制统治辩护,但是他于本周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我在中国大学教授西方价值观》,批评了中共的意识形态控制。贝澹宁说,中国政府最近要求大学加强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并下令禁止“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这种规定实属荒谬。

贝澹宁说,他会经常性地讨论政治上敏感的话题,讲授弗朗西斯•福山、密尔等思想家的着作,“唯一的一次例外发生在我2004年到北京后不久。当时,我想教授一门有关马克思主义的课程,但却被告知这个想法不可取,因为我的解读可能与官方意识形态不同。人权和民主都可以,但马克思主义不行”。

贝澹宁谈到自己的着作出版受困,查找资料也很困难。“我为了查找资料撰写新书,经历了非常艰难的过程,讽刺的是,这本书基本上对中国政治体制的基本原则做出了正面的描述。我不得不离开中国几个月,搜集阐明观点所需的网络资料和被禁的中英文书籍”。但他仍然认为,“中国式的民主贤能政治,是自由民主体制之外,唯一可行的替代制度”。他说,“我有信心,限制最终会放松。然而我要承认,十年前的我甚至更有信心”。

“勇武地等待中共灭亡”?

知名评论人梁文道在香港《苹果日报》撰文批评香港右翼本土主义,认为其有三套论述:城邦建国论、香港独立论和回归英殖论。这三套主张众多共通前提之一是“中共崩溃”。梁文道说,“要知道八九以降,几乎每年都有人预言共产党快要完蛋,最近的例子是一向看好中国前景的美国学者沈大伟。这些预言或许有据,或许荒诞,重点是这三派人是打算把他们心目中的香港前途押在这类预言上吗?”

Hongkong Protest Camp wird aufgeräumt 15.12.2014

香港“雨伞运动”学生自制路牌

如果右翼本土的“实际”主张并非赌局,梁文道说,他们大概就得协助促成中共统治的瓦解了。“可是右翼本土主义与传统泛民的最大区别之一正是拒绝‘北望神州’,就像陈云所说的,‘井水不犯河水’。连支联会纪念六四,或者其他‘左胶’那样子关注李旺阳等内地维权桉件,都会被他们打成‘出卖香港’的叛徒作为,他们又怎能主动投入到更激进的反共运动里去呢?”梁文道讽刺说,他们和期待中共会自我改革、又或至少实现对港诺言的传统泛民的区别,在于在于传统泛民还会为内地自由派人士及维权运动敲边鼓,而他们却是单纯坐等预言的兑现,也可以管把这个策略叫“勇武地等待中共灭亡”。

“香港仍像一个殖民地”

香港《明报》发表对政治学者邝健铭的访问《北望,不如南看》。文章说,愈来愈多人怀缅港英时期,时见龙狮旗在游行和雨伞运动中飘扬,甚至于邝健铭的新书《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封面也是大大一张米字旗。邝健铭说,“香港仍像一个殖民地”。他想起泛过去年代非洲的“反殖宣言”,人民有自我管治的能力、需有新闻及言论自由,“这些宣言,和今日香港人的想法有所共呜。”他认为,香港现今的政治处境,不止是停顿,而是大倒退。

邝健铭认为,香港人对港英政府的念念不忘,其来有自,他以地缘政治的方法研究,发现“中英两个宗主国最大的分别,是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的分别”。中国这大陆国家讲求中央集权,而英国作为“一个海洋国家,因着地理位置,发挥香港作为一个海洋城市的优势,效果才能相得益彰”。

邝健铭认为,“弱政府、强社会”是香港的资产,香港有很强的自理能力。但香港现在开始有一种顺民文化,还有电视不发牌、出版业受制等。北京这套“大陆国家”的文化会危害香港,即单向效忠、缩窄自由空间、更加行政主导,没有制衡机制,可以想像社会的自我生存、自我空间更细。

“最和平”还是“最麻痹”?

台湾《自由时报》发表社论《六十六年来最麻痺的状态》,批评马英九接见瑞士联邦前总统顾胥班等一行时说“两岸目前处于六十六年来最稳定与和平的状态”。社论说,倒是台湾国防部副部长陈永康比较务实,指出“中国这只狮子不但已经醒过来,而且是一只会吃肉的狮子”,“两岸目前表面上情势和缓,但中国从未放弃武力侵台的打算”。

社论说,目前台湾的状态代价甚大,“把台湾矮化为中国的地区,在国际组织沦为中国的小跟班,国防整备竟成军官的社交工具,统战、共谍如入无人之地,资金大量流往中国,台湾产业萎缩、失业率居高不下、实质所得倒退十五年,唯有红顶商人获得暴利”,“更何况,最稳定与和平的状态根本是假象”。2010年黑箱签署的ECFA,“不仅没有带来马英九先前宣传的马上好,还种下台湾产业经济慢性恶化的病根。接下来的黑箱服贸,终于引爆公民之怒,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议场,从而导致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崩盘”。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