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非洲也难逃金融风暴

低廉的成本价格、心怀恐惧的投资者、谨慎的银行和骤减的国外资本汇入:非洲开始慢慢感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default

同样遭遇金融危机的非洲

对于此次经济危机灾难图景的描述和比喻多种多样。经济危机有时被比作漩涡,有时被比成雪崩,有时又被描绘成一场地震--另外一些时候则被刻画成一场席卷全球的飓风。最初,非洲人认为经济危机不会影响到自己。这片大陆,远离华尔街及其繁复的规则,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像马里的牧羊人和华尔街的经纪人一样风马牛不相及。

喀麦隆的财政部长埃西米·门耶在10月指出: "这场风暴将从我们的头顶飘过。因为我们的银行并未参与到全球的上层经济中。我们生活在一个微小的经济世界里,没有向纽约或伦敦进行任何投资。"

非洲银行的贷款资本主要来自顾客的储蓄存款,极少和国外有金融业务的往来。因此经济危机爆发之初并未影响到非洲。但是事实上非洲也未能幸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指出:地震过后是海啸,非洲经济将在2009年面临严峻危机。非洲国家200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减半,并且要到2010年才能略微恢复。比如,尼日利亚正在经历困难时期,该国财政部长曼苏尔·木赫塔表示:“一旦工业国家的增长出现停滞,那么对我们的产品需求也就下降了。我们的出口总量出现倒退,我们的国民收入当然也随之下降。”


尼日利亚政府超过80%的财政收入来自石油出口。经济危机到来,能源的需求开始下降。相比于去年夏天,油价下跌了70%。这意味着尼日利亚国家预算中的数十亿美元凭空蒸发了。国外投资者也对投资计划采取冷处理的办法。银行变得更谨慎了,对于发展中国家尼日利亚来说,这意味着获得贷款更难了。尼日利亚银行的股票因为前景不妙而价格大跌。

尼日利亚货币奈拉也大幅贬值。这一点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比如从事二手车交易的伊布拉希姆·奥耶罗巴。他在邻国贝宁的科特努港买下汽车,然后开回尼日利亚国内出售。奥耶罗巴说:"大约是四五个月前,市场崩溃了。在科特努,必须以更硬通的货币进行交易,比如美元、中非法郎或者欧元。相比之下,尼日利亚的奈拉贬值得太厉害了。兑换比例太高了,实在是太高了。"


尼日利亚试着效仿欧洲,重新激活本国经济,抑制危机的进一步影响。去年高昂的油价让政府的腰包充实起来,这让尼日利亚的处境比遭遇上世纪80年代那场危机时好一些。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在过去几个月要求各成员国实施限产,以重新推高油价。但是专家对协调一致的行动能否取得成效表示怀疑。在和贫困的斗争中,那些生活在工业化国家的非洲移民寄向家乡的汇款,成了维持生计的面包。以塞内加尔为例,生活在海外的塞内加尔人去年向国内汇入了8.5亿欧元。

居住在达喀尔市郊的37岁的穆萨·迪亚耶即是一例。他有两个生活在美国的亲属,每个月都向家里汇款,折合150欧元。如果没有这笔钱,情况将是灾难性的。穆萨讲道: "我们根本养不活自己。我的妹妹病了,每个月都要花去38欧元支付医药费用。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我的兄弟们只能分配剩余的那部分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塞内加尔的情况担忧。据他们估计,今年汇入塞内加尔国内的汇款相比去年将减少三分之一。因为经济危机让很多身处发达国家的非洲移民也失去了工作。外汇和国家财政收入减少、投资倒退、通货膨胀加剧--不光是塞内加尔的经济增长幅度锐减,非洲很多国家都是如此。发展中国家流传着这样一条经验法则:在和贫困的斗争过程中,百分之五的经济增长率才能带来实质性的发展。低于百分之五则没有任何助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将明显衰退,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将重回极度贫困的状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说: "非洲过去几年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绩。经济增长相比过去有了明显增长。但是这种发展的势头可能被经济危机摧毁。非洲国家不应该对经济危机负责,应该负责的是那些发达国家。


面对这场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是非洲政府首脑们寻求帮助的最重要去处。世界上20个最发达的工业国家已经决定,为稳定经济局势提供援助资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过去曾发起过一些改革,对于有些政府来说,改革实在是过于痛苦了。比如加纳引入了水表,结果导致自来水的价格上涨。这些措施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是正确的,但是政治家不喜欢,因为这样的决定不受欢迎。

很多非洲国家在危机面前手足无措,他们将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算原则的严格限制,因为发达国家正在把数十亿计的资金注入本国的经济体系中。在这一时期,除了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帮助,没有其他的道路。一个国家是否符合贷款条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唯一的判断标准。非洲也将在这场经济危机中经受磨难。也许,非洲和华尔街的距离,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远。


作者:Marc Dugge/子江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