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青年人无处为家:在柏林的无家可归者

据儿童援助协会大地之子 (Terre des Hommes)估计, 在德国有大概两万年轻人长期或短期无家可归。许多人都在首都,人数大约在2000人。扬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default

马尔克·雷曼,柏林“戒毒”流浪青年咨询处“多彩”工作室负责人

Jan, Straßenkind aus Berlin

柏林的流浪青年扬

扬说:"日子有时还可以,有时非常难熬。尤其到了冬天。穿得再多也还是感觉冷。"。扬今年20岁,他看起来很疲惫。中午餐和厂房内的温暖让他暂时忘记了大街上的寒冷。今天下午他和大概三十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菲德烈海因的名为"戒毒"(Drugstop)流浪青年咨询处。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要像这样在大街上住多久。"在街上住到不想再住为止。不过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我还想再对世界多了解一些。

只要扬和其他人还住在大街上,就要为他们解决问题。在这个咨询处他们不仅可以吃到免费餐,还可以得到帮助。其中一个伸出援助之手的就是马尔克·雷曼。雷曼先生说"只要在相关组织的运作的地方,只要必须要添表格,就有我们在帮忙。"根据雷曼先生的经验,很多年轻人都有读写困难,甚至他们害怕这些官方组织。

Drugstop, Anlaufstelle für Straßenkinder in Berlin Friedrichshain

位于柏林菲德烈海因的“戒毒”流浪青年咨询处

"没有损失"

青年局,警察局,国家检察院……这个长长的清单上面罗列的都是这些青年人害怕的组织。扬已经因为无票乘车被抓过很多次了。他付不起罚金。"我欠德国铁路的罚金肯定有1500欧了"。他现在尽量不想后果。"最后大不了就坐牢。现在来说我也没有什么其他好损失的"。像他一样,许多其他的流浪的年轻人都选择逃避问题。对他们来说没有未来。现实总让他们失望,起初是父母,朋友,更多的是他们自己。

扬三次都没有成功结束实科中学(Realschule)的学业。他差了太多课程了。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毒品。对此他不想多说。对于饮酒,作为例外,他谈了一些。扬13岁就开始饮酒,现在已经成为习惯。"每天我都喝酒。可以称我为瘾君子。"雷曼说:"毒品对这些流浪青年和年轻人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他帮助过的年轻人中98% 都有严重的毒瘾。其实基本上全都有。

没有毒品的一天

雷曼在"戒毒"中负责"多彩 "厂房的工作。在这里流浪青年可以给T恤衫上印花,或者做一些其他有创意的事情。他们自己做的东西都可以自己保留。而且每天还会付给他们一些工资,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度过没有毒品的一天。雷曼介绍说:" 一年平均在我们组织会有三到六个青年死去。今年到现在已经有三个了,而且现在刚年初,真是可怕。"

这些事扬都知道。但他把这些事情都撇到一边。他没有心思为这些事担忧。毫无疑问,他现在已经饱和。他带着他所有的一切继续在柏林大街上的生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