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零报酬实习:想说爱你口难开

在德国,许多公司都会给大学毕业生提供实习的机会,但为其支付的报酬却少得可怜;甚至,只有当这些实习生与全职职工干同样的活时,才能够获得一点点报酬。这种现象在德国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德国劳工部长表示意欲为此做点什么。

default

这年头,做实习也不容易

27岁的诺拉•奈尔(Nora Neye)就属于德国所谓的"实习一族",尽管,这并不是她自己想要加入了一个"俱乐部"。许多20,30岁这个年龄段的德国青年人,虽然拥有高校学历,但在找工作方面却不太走运,而诺拉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但另一方面,他们又已经从事了一系列的通常是零报酬的实习工作,心中怀揣着希望,也许其中的一个没准就成了他们的永久职业了。但在实习期结束后,通常出现的情况都是,这些年轻人要不就失望而归,要不就窝着一肚子怒火,因为他们的钱包在实习期后反而会缩水。

"完成学业之后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这似乎越来越难了",诺拉抱怨道,"如果你不干足够的实习的话,甭想找到份工作。"

因而,诺拉在拿到了学士及硕士学位之后,就开始了她漫长的实习生涯:她曾在多个出版社以及媒体机构都干过两个月的实习。当然,有些实习很有用,而有些对她来说则帮助不大,但没有一份实习让她最终得到了工作。

但更让她生气的是那些公司的态度,他们认为,有源源不断的高素质廉价劳动力供他们使用。她气愤地表示:"这些公司越来越相信实习生什么活都能干 ,并且不用支付报酬。"

意欲出台新规

德国联邦劳工部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则欲采取措施来削减这种"剥削实习生"的现象。他还号召应出台新规定,保障有高等学历的实习生能够得到应得的报酬,并且在实习初期,就应把他们的职责和目标大致列出来,以便这些实习生不会仅仅被当成正式职工的廉价替代品来使用。

Olaf Scholz

意欲为实习生撑腰的肖尔茨部长

肖尔茨部长对记者说,"实习工作其实很有用,但有些被滥用了。为此,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了。"

这位来自社民党的部长还谈到,德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健康促进局(BAUA)前不久在18至34岁的2000名德国年轻人中就他们的实习经历作了一项调查,其研究结果表明,尽管他们都有高等学历,但其中51%的年轻人干的都是无报酬的实习工作,而还有12%的人认为所得工钱太少。

他说,他并不是想封杀实习,或者为其制定一个最低工资标准,而只是希望看到实习生能得到公平的待遇,因为他们都是成年人了。

在30到34岁这个年龄段,有17%的人都有过当实习生的经历,而在18到24岁这个年龄段,做过实习的人数比例则达25%。

"现在普遍的趋势就是,实习干得越到越好,而这种观点很成问题," 诺拉这样认为,"那些雇主总是会看,你在完成学业后都做过哪些实习,还会问你为何只干了五个,而没有干十个。"

新的经济模式?

在德国,实习传统上被看作是介绍年轻人到职场生涯的途径之一。对于高校毕业生而言,实习也通常被认为是通往今后全职工作的桥梁,特别是,这些实习生并不想仅仅干点煮咖啡或印刷文书文稿之内的简单活,他们更想去尝试真正的工作。

德国工会联合会(DGB)的勒内•鲁道夫(Rene Rudolf)说:"他们拥有良好的教育,掌握了所需的知识,因而,通常给他们派的活都是一些比较重要的。"

但他和其他的一些人也认为,许多公司已经废弃了实习生自动转正成为全职雇员的原则。 贝蒂娜•柯尼希(Bettina König)首先发起成立了一个名为"公平工作"(Fair Work)的组织,旨在提高实习生待遇。她说,当2001年德国经济不景气时,工作岗位缩减,公司都不愿意雇员工,在这种情况下,刚毕业的大学生很乐意接受一份实习工作,即使只给很少的报酬或者干脆就是零报酬,仅仅为了能积累经验,或许也还有升迁的机会。

"但现在,经济状况已经好转了,而这种旧模式在很多公司企业却已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她接着说,"除了政府的某些干涉外,我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变化。"

"公平工作"这一组织还开办了自己的网页,年轻人均可把他们自己的实习经历发到网上。从目前的记录来看,每周工作四,五十小时,却无报酬,无假期,但还干全职职工所有的活,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去年,"2007年度钻钱眼单位",即由"公平工作"组织评出的年度最差实习生待遇单位,由坐落于首都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获得。

在那里,一个历史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在其长达6个月的实习期中,每周工作39小时,无保险,无假期,还不允许因病告假。另外,她还必须与该博物馆签订一项协议,即她在实习期间干的所有工作,只能用于该博物馆。

对出台新规的异议

但是,一些政治家和雇主联合会反对这些正在酝酿中的新规定。德国联邦教育部长,来自基民盟这一阵营的安内特•莎凡(Anette Schavan)就警告说,要防止出台 "官僚的规则",并对BAUA研究结果的有效性表示了怀疑。

格哈德•布劳恩(Gerhard Braun),德国BDA雇主协会会长,在接受《德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则说,如果设定更多的规则并建立实习报酬条款的话,有可能会导致公司企业缩减他们的实习项目。

还有些人则认为,这种改变不能走得太远。

鲁道夫(Rene Rudolf)表示,他希望看到的,是能为毕业生的实习期设定一个时间界限以及报酬支付条款,此外,还需要对实习工作进行清晰的界定,比如说,实习仅仅意味着与一个公司之间的学习锻炼关系,而非工作关系。

他说,只要公司愿意,那它完全可以辞掉实习生再去找新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