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显示中国在极地的利益追求” | 媒体看中国 | DW | 09.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雪龙’显示中国在极地的利益追求”

中国“雪龙号”破冰船的救援行动让世人面对北京对南极利益的追求。《新苏黎世报》刊文指出,中国人在南极地区迅速扩展其存在,大有深意。

(德国之声中文网)历经一星期后,中国唯一的一艘大型远洋破冰船“雪龙号”日前终于突破冰围,摆脱险境。此前,该船曾向被困的一艘俄罗斯科研勘探船施以援手,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1月9日一期《新苏黎世报》“国际”栏目刊登记者发自北京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政界和民众对雪龙号在遥远的南半球行善深感自豪和满意;与此同时,它也让国际社会看到了中国对在南极利益的追求,并引起某些国家的忧虑。文章这样写道:

Zum Thema - Verhandlungen über Meeresschutzgebiete in Antarktis gescheitert

国际社会迄今未能就设置绕南极海洋保护区达成一致

“中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急起直追,已成为南极的一个令人正视的力量。去年11月,北京庆祝了南极远洋勘探启动30周年。中国最早的南极科考站‘长城号’明年将迎来30岁生日。……‘雪龙号’破冰船本来是要前往将建的第5个科考站的所在地。因援救行动,该使命未能实施。如果该科考站建成,中国在南极的存在将同那些南极大国们并驾齐驱,甚至有所超越。……

“就象北极那样,中国向南极的进发使既有的南极国家们不快。根据去年秋季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尤其是澳大利亚对新兴国家在这个冰大陆的活动感到忧虑,担心该地区出现军事化。不过,所涉及的也包括领土主权要求。中国的‘昆仑站’就位于澳大利亚声称拥有主权的大陆上。在‘新来者’和既有者之间一再发生领土主权纠纷。

“同航天一样,南极之于中国,既涉及面子,也涉及科学认知和对原料的要求。2005年,中国在一次极地科考中率先提出对最高冰盖区Dome A的主权要求,昆仑站便建在该地区附近。该地区被认为对气候研究有重要意义。地下宝藏和丰富的鱼类资源对依赖于自然资源的中国深具诱惑力。也因此,北京同俄罗斯和乌克兰一起阻挠设置绕南极海洋新保护区。

MV Akademik Shokalskiy Antarktis Eisbrecher Snow Dragon

俄罗斯科考船“绍卡利斯基院士号”人员得到中国破冰船“雪龙号”的援救

……在北京眼里,南极的现状是来自过去时代的国际政治秩序的写照,这一秩序必须适应新的(力量对比)关系。只不过,中国的外交官们还没有明说。观察家们一致认为,之所以这样,一是因为现行的南极公约相当宽松,缺乏必须遵守的严格规定,因而在原则上有利于中国,而如果制定新规定,则北京就必须加以遵守。另一个原因是,正如在其他问题上一样,北京似乎还没有起来反对这些已长期生效的既有游戏规则。……

“新近的‘雪龙号’故事虽打乱了本来的科研计划,但在官方媒体上,中国无私援救被冰所困者,并冒着极大的危险用直升机将俄罗斯科研船上人员营救出来的行动被浓墨重彩了一番,它被描写成中国愿意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例子。对内,这让人自豪,对外,它有可能示好,表明,北京的雄心也有利于他人。”

民调结果

中、日、韩三家媒体《环球时报》、《日经》、《每日新闻》新近就东京和北京之间的外交龃龉对三国之间的经贸关系会产生何种影响向企业家们作民意调查,结果大相径庭。多数中国业者认为,经贸同政治不可分;多数日本企业家则持相反观点。《新苏黎世报》刊登一篇记者发自东京的报道就此写道:

Yasukuni Schrein Japan / Yasukuni-Schrein Yoshitaka Shindo

靖国神社

“三家报纸的调查在日本首相安倍12月26日在东京访问引起争议的靖国神社之前便已结束。在该神社,日本遵奉战死者的魂灵,不过,死者中也包括若干二战后遭判决的战犯。韩中两国是安倍的拜访是一种标志,显示东京政府迄今无意同对两国的占领时期所犯暴行划界。北京和首尔政府始终将德国作为日本在对待历史方面应学习的榜样。德国严肃地对待过去的历史。对中韩两国来说,(与德国)相反,安倍以及部分日本公众是顽固不化的民族主义者。因此,如果是现在做调查,其结果将会更明显。”

摘编:凝炼
责编:李鱼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