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运动后首次选举 演译民情两种面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11.201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雨伞运动后首次选举 演译民情两种面情

当大部份市民仍然沉醉于港中足球赛掀起的木土意识的余温, 区议会选举己悄然而至。今届选举于本周日(11月22日)举行。

Hongkong Prodemocracy Protest

泛民主派今年6月在香港举行示威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过去, 由于区议会主要功能是谘询地区事务,不涉全港性政治及重大议题,因此缺乏比较关心政治议题的中产人士参与,加上建制派以丰厚资源在地区深耕,故此区议会几乎是建制派天下。

今届区议会选举, 是雨伞运动后第一次选举, 雨伞运动孕育了一批年轻的社运员。这批伞兵落区深耕和参选,特别是向建制派挑战。在面对建制派、泛民、独立人士及伞兵的选择中, 香港三百多万选民到底如何选择 ? 德国之声在选区前夕访问了数名选民, 分析他们支持或不投票背后的信念, 以及对未来香港前景的看法。

珍惜手中一票

80后徐溢加是一名中学老师, 居住于港岛半山区。这几天他不断在脸书上动员家人及朋友去投票。他深信, 要改变目前香港政治困局, 就要从地区上先改变。在他的选区中, 三名候选人包括: 一名年青的伞兵 , 一名代表建制派及另一名泛民。尽管伞民只是近半年才"空降", 他仍然毅然支持。他坦言, 对传统建制派只是一味听命亲媚中央,小恩小惠及派饼请客的手法感到厌倦;另一边厢对泛民的吵闹内讧感到不满。前者为了自己的利益, 后者为了自己的选票, 为反对而反对, 并不是真心为香港市民。"我们需要一个与香港市民站一起同心同德的政府!"他感慨地说。尽管有心理准备, 伞兵最终仍会落败, "无论如何这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因此, 他积极鼓励四周的人去投票, 履行公民责任及珍惜手中的一票, "就是投白票也好, 也是一种表态吧。"

Hongkong Jahrestag Proteste

香港今年9月28日纪念雨伞运动一周年

理性、融合

徐溢加的朋友陈绮雯居住九龙东黄大仙区,她响应徐的呼吁, 一早会和家人一起去投票。她心仪于一位年青无党派的独立人士, 欣赏他踏实苦干, 真心愿意为区裡居民服务。年青候选人的竞争对手是激进泛民的立法会议员, 长期拥有一大批新移民及基层的铁票。同为教师的陈坦言, 她投年青独立人士一票, 是要抗衡这些长期吃老本又激进的党派; 因对这些以激进漫骂、粗暴无理及毫无建树如拉布拖延的手法去取悦及争取选民的政党感到气愤。她指出, 整个社会已失去理性的讨论及言论空间, 走上两极的对立面。这种"谁大声怒吼谁就是对的"错误思想严重扭曲着年青一代。"我们的社会需要前进, 你看四周的国家及城市已不断追近甚至超越香港, 我们需要大家理性的、融和的去为香港。"

对于香港的未来,两名教师坦言并不乐观。香港政府处于弱势, 一味只听命中央,中共也不会给与香港宽大的自由空间;社会上随着内地新移民越来越多, 人口结构也会逐渐改变, 冲击着许多香港原有的核心理念。 然而, 尽管悲观, 他俩强调仍会尽最大的一份力去维系及建设香港。

退休公务员张锦强坦言今天也会去投票, 他心仪新民党的候选人, 坦言欣赏新民党在建制派当中较敢言的作风。他表示, 无论如何,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了,政府及议员必须与中央有良好关系才能推动重大政策。但一味媚主也不行, 所以他放弃了传统建制派民建联而选择新民党, 期望他们能以敢言又务实的作风为香港服务。早年在台湾念书的张先生, 张调对香港前景仍充满信心。他指出, 从台湾马英九也要刻意修复与中共关系便可知道中国是一座巨轮可以帮助推助经济社会发展, 而香港已回归祖国了, 中国一定不会让香港下沉。

选举忧郁症

家住港岛西区的林华伦仍然踌躇是否要去投票。他坦言两名候选人真是"选不下手",笑言自己患上了俗称"选举忧郁症": "自称独立人士的候选人在这几个星期才突然冒出来; 另一名民主派我从从没见过他的踪影, 说真的, 两个我都不愿投。"因为家里长者生病入院, 再加上感到区议会也是集中一些民生地区事务, 对政局应该影响不大, 他说最后会看有否足够时间才去投票。"就是投, 也投白票, 算是尽了公民责任。"

超级足球迷陈嘉云与球友们仍然热烈地讨论上周举行的港中足球赛, 他坦言, 今天不会去投票, 因为他已对政府彻底失望, 明年他会先送唸高中的女儿去英国留学, "如果她喜欢那裡, 我们两年后就申请移民。"他说,回归后的特区政府形同傀儡, 就连开口支持港足也不敢; 而教育制度千疮百孔, 高考文凭试的中文每年合格率才百分之二十, 中文科不合格又升不了大学….阴谋论说政府是故意让香港的莘莘学子入不到大学, 反而不断吸纳国内的大学生。"以往我也不太相信, 现在我也被迫相信了, 你说, 这样卑劣的政府, 我还要留下来吗? 所以我也不会投票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