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难民青年弹奏出“自由之声”

杜塞尔多夫音乐家弗拉姆为难民青年举办音乐创作室,出发点只是为了让年轻人心灵有所寄托,没想到竟打造出一支出色乐团。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二、三、四……每当鼓手敲打着鼓点,杜塞尔多夫舒曼音乐学院的录音间里就陷入一片寂静。接着,钹撞击出清脆响亮的共鸣,流畅的乐声在录音间响起。技巧性的节奏转变显示出,这群乐手绝非初学者。

杜塞尔多夫音乐家约恩·弗拉姆(Björn Frahm)赞赏道,乐团的音乐水平突飞猛进。过去几年里,弗拉姆负责管理这个国际年轻乐手项目。他表示,2014年年底时,他们萌生了与ABA行动导向教学协会共同为年轻难民组织创作室的念头。

半年后,在杜塞尔多夫新教福利和社会工作中心的支持下,"自由之声"乐团终于成立。该团目前的成员来自几内亚、阿尔巴尼亚和伊朗,迄今已经举办了数场音乐会。这一天,他们正在相当专业的录音间里录制第一首曲目。

Deutschland Flüchtlinge Der Klang der Freiheit

“自由之声”项目让喜爱音乐的难民们互相认识

22岁来自伊朗的米拉德(Milad)相当兴奋。"我已经弹了十年的钢琴,也写了自己的曲子。"乐团正在演奏的"爱的国度"(Land of Love)就是由米拉德的灵感所谱成,曲目中想传达的是对更美好未来的期望。

米拉德希望自己能在德国找到这样的未来。他从伊朗南部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到德国,目前已经在此居留一年。米拉德如今生活在巴伐利亚的一个难民营中。为了参与乐团练习,他必须搭长途公车前往杜塞尔多夫,并在朋友家借住数日。"路途周折,但很值得。演奏音乐时,我能暂时抛开烦恼。"

朋友、家人、商业管理系的学业--这一切都被他留在伊朗。有关当局拒绝发给他旅游文件,一张伊朗学生证是他仅有的身份证明。如今他正等待着避难申请的批准。"我的律师说,或许明天就能有答复,也或许得等上两年。"在这段期间里,米拉德既无法上学,也不能工作。但他已经通过德国之声的德语教学项目学了点德语。

Deutschland Flüchtlinge Der Klang der Freiheit

来自伊朗、阿尔巴尼亚等国的青年们在音乐中暂时忘却烦恼

担心被遣返

与乐团同伴安杜(Ando)和法特容(Fatjon)不同,来自伊朗的米拉德获得避难的机会相当高。安杜和法特容的国家则被视为是政治稳定,而经济需求并不能作为庇护理由。但这并不是他们来到德国的原因,安杜与法特荣是为了学习音乐而来。小提琴手安杜说:"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音乐教育依据的是俄罗斯传统模式。但我无论如何都想加入德国课程。"

现年23岁的安杜自7岁起学习小提琴,中学教育是在一家艺术学院中完成。为了训练手指的灵活度,他能只花一半的时间就拉完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初中毕业后,他在阿尔巴尼亚艺术大学里主修了三年小提琴,并且在学校中认识了法特容。法特荣练习的是铜管乐器,但他自小就会弹奏双弦鲁特诗琴,并且在多场比赛中夺冠。

这群年轻人表示,音乐就是他们的生命。安杜和法特容都希望在德国成为专业音乐家,但却不抱太大希望。法特荣忧虑地表示:"我在电视上看到,北威州打算遣返所有阿尔巴尼亚人。"遣返工作很可能将于11月展开。

Deutschland Flüchtlinge Der Klang der Freiheit

多方的协助使“自由之声”乐团能走入录音间

多方的支持

这将是"自由之声"乐团的莫大损失。职业音乐家弗拉姆表示,安杜和法特荣都具有专业水准。弗拉姆说,他从未想过,一个出发点只是为了让年轻人心灵有所寄托的音乐项目,竟能打造出一支能进入录音间的乐团。他于是求助音乐学院的现代音乐教授罗特(Werner Roth),由后者准备录音间并组织学生支持项目。根据弗拉姆的估计,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已经投入至少500小时,协助实现该项目。

弗拉姆表示,乐团能取得目前的成果,应归功于许多慷慨的支持:一个保全公司捐赠了一台平台式钢琴,一家乐器行的老板给了安杜一把小提琴,杜塞尔多夫市为其提供练习室,公共交通单位则捐出了车票。

除此之外,北威州也为项目提供了资助。但资助的款项将在年底用罄。不过弗拉姆认为,最晚在2016年5月就能收到下一笔资金。届时他希望能在科隆和杜伊斯堡组织新的难民乐团。若运气够好,或许能不断获得资金。"感谢'自由之声',我们获得了一项青年奖项的提名,这将能有所助益。"唯一的问题是如何留住乐团成员。法拉姆向记者保证,他也正为此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