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难民速写:寻找新生活的失望

萨莉·阿巴希德来自大马士革的中产阶级家庭。她来到柏林10个月了,但还远未适应这里的生活。

(德国之声中文网)萨莉·阿巴希德(Sally Abazid)肤色浅,短发很时尚,在柏林的大街上,与其他行人没什么两样。但抵达德国10个月后,萨莉对这里仍感到陌生。20岁的大马士革姑娘考虑回国,或至少离开德国。

"来了10个月,还是拿不到居留许可,真令人不可思议,"阿巴希德有些失望和不满。也因为没有居留许可,她找不到一个长期的住处,可以从头开始安排生活。

等待居留许可

抵达德国最初几周,萨莉在一个临时安置难民的体操馆度过。由于是双性恋,她被柏林LGBTI难民点收容。"我得和三个男生住一个房间。"萨莉宁愿在朋友处借住,结果是,她时常得搬家。

今年上半年,德国移民与难民局宣布,在资助项目下,有30555人自愿离境。多数来自巴尔干国家。少数人已获得难民身份,仍自愿回国或前往第三国。

Deutschland Berlin Sally Abazin

萨莉·阿巴希德在柏林

寻找新的开始

萨莉的经历有所不同。她并不想家,也没有伴侣或子女要后续来德。她在大马士革的家人并未受到轰炸、毒气、政治或宗教压迫的紧急威胁。她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是医生。她曾在大学就读信息学。

"战争爆发时,我还在读中学。当时我就想逃离叙利亚。"但因年龄太小,她仍留下读完中学,考上大学。她所在的院系位于大马士革郊区,经常是政府军与反叛武装的交战区。

"我跟极端宗教保守的家人也处不来。"作为双性恋,她也不可能被接纳。她的梦想是,来到一个新的国家,有新的开始。

10个月前,萨莉·阿巴希德抵达慕尼黑。她被送往莱比锡,之后,自己来到柏林。她说,柏林是座很酷的城市。然而,"即便我在这里生活30年,大学毕业,甚至拿到德国护照,我可能仍被当作难民对待。"

德国的官僚主义也让萨莉感到失望和不满。"每次都要填很多表格,然后说我填错了,要从头约时间,从头来。这消耗了我的精力,没办法前进。"

尽管如此,萨莉仍想再努力一把,接受护士的培训。她的梦想是,到危机地区帮助有需要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感到德国成为我的新家,那我会回到柏林。"但她还是想在其它国家工作。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