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难民危机:巴尔干国家有无B计划?

巴尔干国家正在为德国和奥地利结束对难民的“欢迎文化”做准备。这些国家也会仿效北边邻国,称自己别无选择。

(德国之声中文网)维也纳制定的接受难民的上限意味着这什么?一旦第37500名难民向奥地利递交了避难申请,就真的会关闭南边的边界吗?

就在欧盟对此猜测纷纷之时,巴尔干路线国家已经炸开了锅:斯洛文尼亚、科罗地亚、塞尔维也和马其顿四国担心,它们会成为关闭的奥地利边界和从爱琴海不断涌入的难民潮之间的一块夹心饼干。这四个前南共和国都不愿成为难民收容站。

不符合国际公约,但是……

自从奥地利正式制定了难民上限后,巴尔干国家只允许那些在申明里明确表示将向德国或奥地利提出避难申请的人入境。克罗地亚内政部长奥斯托吉奇(Ranko Ostojić)在一次新闻会上说:"这其实不符合国际公约,但我们将这样做。所有一切取决于德国。克罗地亚是中转国,而不是所谓的热点(Hotspot)国家。危机必须在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的外部边界解决。"斯洛文尼亚警方上周逮捕了数十名既不把德国、也不把奥地利作为最终目的地的难民。

Flüchtlinge Grenze Mazedonien Griechenland

难民在希腊北部与马其顿交界的地区排队领取食物

贝尔格莱德人权中心研究人员克里巴达(Pavle Kilibarda)对巴尔干国家的惊恐和强硬措施并不感到惊讶。他说,所有国家都知道新的措施违反日内瓦公约,但是,"西巴尔干国家跟着欧盟大国行事,如果它们违反国际法,巴尔干国家也就有借口违反国际法。"

上周二,马其顿关闭与希腊的边界长达48小时,理由是斯洛文尼亚境内发生铁路事故,但斯洛文尼亚很快否认了这一说法。就连该地区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欢迎政策最抱有好感的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čić)也不再坚定,他表示,塞尔维亚最多只能供给5000名难民,否则国民经济无法承受。

了解情况的人一致认为,巴尔干国家的B计划和A计划一样不成熟。现在这些国家是挥手让难民通过,很快也许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封锁边界。

帮助可怜的难民,但是……

巴尔干国家的政局让情况变得更为糟糕。斯洛文尼亚反对党领袖、前总理亚内兹·扬沙(Janez Janša)攻击自由派政府说,如果奥地利关闭边界,难民会留在斯洛文尼亚,从而威胁该国的生存。在克罗地亚,数月来一直呼吁实行严格移民政策的保守派联盟刚刚上台。而塞尔维亚和马其顿两国很可能将于4月24日提前举行大选,现在执政的民粹主义政党都希望武契奇和格鲁埃夫斯基(Nikola Gruevski )两位总理再次当选,自然不愿受难民之累或被指责冒"安全风险"。

Flüchtlinge an der Grenze zu Kroatien und Serbien

滞留克罗地亚、塞尔维亚边境的难民

塞尔维亚人权人士克里巴达(Kilibarda)说,政治家会听公众的声音,而巴尔干公众的想法是"可怜的人应该得到帮助,但是请他们不要呆在这里,因为我们也穷。"克里巴达认为,塞尔维亚以及邻国的公民会支持修建边界铁丝网,而不是接受难民。这将产生骨牌效应。

蛇头的天堂

去年11月,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突然决定只允许来自战争地区的人过境。这样一来,只有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人符合过境条件。甚至连在德国和其它地方总是能够被承认难民身份的非洲国家厄立特里亚人也不行过境。不过,巴尔干四国并没有检查得很严格。不仅从北非抵达德国的难民越来越多,克里巴达说,每天都会有伊朗人和摩洛哥人向他们寻求法律帮助。上周末,匈牙利警方逮捕了5名从土耳其、索马里、尼日利亚、印度和斯里兰卡偷运难民的塞尔维亚人。

斯洛文尼亚专栏作者埃斯(Uroš Esih)对前景感到悲观:"人道主义走廊会在一夜之间成为人口贩子的金矿。"他写道,只有那些拿得出钱的人才能找到通往欧洲堡垒的路。过去几个月里,人们几乎忘了巴尔干蛇头的存在,因为巴尔干国家不仅挥手让难民通过,还派车送他们去下一个边界,让蛇头无生意可做。仅在今年就有近4万人经巴尔干路线逃难。但是,官僚主义程序和奥地利制定的难民上限让巴尔干路线不再是一条寻常路线。寒冬也挡住了许多难民的步伐。夜里气温有时会降至零下10度。医生们报告,已有越来越多的难民被冻伤。而早早从冬眠中苏醒的蛇头们却开始摩拳擦掌。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