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难民儿童: 战乱中迷失的一代

秋季一到,对于大多数孩子们来说,也是新学期开始的时候。但是,对于那些为躲避战火背井离乡的叙利亚孩子们,上学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德国之声中文网)黎巴嫩贝卡平原上的帐篷城,几乎一眼望不到头:这是叙利亚难民营,住房极其简陋,四面透风,联合国难民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这里离叙利亚边境只有15公里,有时候甚至可以听到边境另一侧的枪炮声。

巴尔伊利亚斯(Bar Elias)本来是一个只有三万五千人口的小城。大批叙利亚人涌入之后,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说出这里准确的人口数量。主街旁的一个小难民营里,生活着来自叙利亚霍姆斯省的九个大家庭,其中儿童占大多数。梅德亚安·阿尔·阿赫迈德(Medyen al-Ahmed)2013年修建了这座难民营,因此难民营就以他的名字而命名。四个月前,梅德亚安又提议在难民营里建立了一所帐篷学校,目前共有65名来自附近难民营的孩子来这里上课。

艰苦的学习条件

""I am from Syria", "you are from Syria" - "我来自叙利亚","你来自叙利亚"。15岁的哈特姆正在学英文。四年前,哈特姆同母亲和两个妹妹一道逃到了黎巴嫩,父亲在此之前已经去世了。"我上到六年级就不得不辍学了。我来这儿上课,就是不想忘记阅读和拼写。另外,我在这儿还可以学一点英文。这对我非常有用。我还想学更多的英文。"和记者说话的时候,哈特姆有些害羞,但一开始上课,他就会变得非常活跃。

这个小小的教室很简陋,只有地毯和长条桌椅,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教室里,这些窗户并没有玻璃,老师想尽办法遮挡一些,以免让教室里变得太热。尽管如此教室里还是很燥热,但师生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这里电力不足,墙皮也开始脱落。学校创办者梅德亚安说:"我们虽然得到了一些捐助,但我们还急需一些东西。夏天我们没有电风扇,冬天又没有暖气。"

Libanon Flüchtlingslager Medyen Beeka

孩子们的学习环境岂止是艰苦

旁边的教室里传来了孩子朗读的声音:他们在学习阿拉伯字母。梅德亚安说,我们根据孩子们的文化程度分成三个班。有些孩子虽然已经九岁了,但还从未上过学。战争让这些孩子错过了读书的机会。

"刚开始办学校时,有个组织曾经帮过我们。"梅德亚安说到。"现在我们只能自力更生了。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够得到最基本的教育。虽然我们能提供的课程很有限,但总比让他们当既不会读写也不会算数的文盲要强。"

梅德亚安现年39岁,以前经过商。现在他还招募了两名曾经在叙利亚做过教师的志愿者帮他一起给孩子们上课。梅德亚安的家庭本来非常富有,但战争让他失去了一切。2012年逃到黎巴嫩后,他参加了救援组织为叙利亚难民主办的一些学习班。

难民营学校教师梅尔海姆曾经在叙利亚当过小学教师。他说:"学生们经常会讲到当初在叙利亚上学时的情景,也会和今天的情况进行比较。他们很担心,在这里学不到东西,将来一无所长。这一点让孩子们很不安。"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段在难民营学校的学习时间,他们是得不到任何文凭的。

Libanon Flüchtlingslager Medyen Beeka

这座简陋的建筑就是65名难民儿童的学校

童工现象随处可见

梅德亚安和他的教师团队也很为孩子们的未来担忧。"我们想让孩子们来这里学习,而不是去庄稼地里干活。"叙利亚难民的生计非常困难,因此越来越多的孩子宁愿去工厂或工地上打工。甚至还有人走上了卖淫的道路。黎巴嫩政治家在考虑叙利亚难民问题时,总是会首先想到安全问题。对他们来说,叙利亚孩子不好好上课会成为一个安全隐患,因为一个教育程度低的年轻人更容易被极端势力所招募。

15岁的哈特姆每天一下课,就会去农田或工地上帮工。他说:"我每天可以赚一万八千黎巴嫩镑(约合十欧元)。"作为家中长子,他要帮助守寡的母亲维持生计。"我当然希望能有更多的学习时间,但是每天能上三到四个小时课,总比完全辍学好。"难民营学校的老师也这么看,梅德亚安说:"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防止叙利亚的年轻一代成为荒废的一代。"

Libanon Flüchtlingslager Medyen Beeka

梅德亚安不希望难民儿童将来成为文盲

黎巴嫩内乱不断,当然无暇顾及叙利亚难民的教育问题。首先在内政方面,黎巴嫩各党派争执三年之久,仍无法就总统人选达成共识。其次,黎巴嫩国民经济也持续低迷濒临瘫痪。在此背景下,黎巴嫩叙利亚难民处境之艰苦当然也就不言而喻了。他们没有工作许可,但很多人还是不得不去打工,因为仅凭来自国际救援组织的善款是无法维持生计的。

即便是救援组织的善款,也不是所有难民都可以得到。难民得到国际救援的前提条件是他们必须进行身份登记。但黎巴嫩政府2015年下令禁止难民登记,也不负责安排难民的食宿。政府此举的目的似乎是要遏止更多难民的涌入。

半数儿童辍学失学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在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数量为110万,而非官方渠道的数字则高达两百万之多。对于人口只有450万的黎巴嫩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难民问题使本来就差强人意的黎叙双方关系更加紧张。此外,大量难民的涌入对黎巴嫩基础设施造成的压力也可想而知。叙利亚危机爆发初期,黎巴嫩当局曾尽力安排叙利亚难民中的学龄儿童去上学。

Libanon Flüchtlingslager Medyen Beeka

哈特姆当年曾立志做一名医生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相信,叙利亚难民当中至少有50万学龄儿童。但其中至少一半人没有去上学,他们不会读写,也不会算数。梅德亚安说:"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孩子来我们这里上课,因为接受教育是他们的权利。"遗憾的是,叙利亚难民中能够负担得起学费的毕竟只是少数。

最令梅德亚安担忧的是那些十几岁的青少年。他认为,即便叙利亚内战结束,这些孩子们也永远错过了接受基础教育的机会。但愿他们能学一门手艺。梅德亚安说:"这一代人错过了接受教育的最佳年龄段,他们的岁数也越来越大。如果他们能通过培训学点手艺,那么战争结束后,他们至少可以为重建家园作些贡献。"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