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难民事务专员谈德国移民融合新走向

生活在德国的外国公民送他们的孩子去普通中学,外国公民说着糟糕的德语,生活在一个同德国社会格格不入的所谓“平行社会”里- 这当然是存在的现象,但成功的外国移民同样存在。他们的孩子接受高等教育,能说流利的德语,在职业生涯中也颇有成就。不过,外国公民中的大多数似乎过得并不好。从周三出台的德国政府移民融合指标报告中可以看到,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多大的转变。

default

德国杜伊斯堡街头的土耳其移民

德意志电台记者就此采访了德国联邦政府融合与难民事务专员博墨尔女士(Maria Boehmer)。

问:您对今年的融合报告做怎样的总结?

博墨尔:过去几年该做而没有做的许多事情有了进展。我们的确非常重视移民的融合问题,因为这是关系到未来的大计,它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都有影响。我们首先用这份报告来衡量融合工作处于怎样的状况。

问:您在哪里取得了进展,什么问题得到了改善?

博墨尔:让我来给你举几个例子。移民从第一代发展到第二代,我们看到了积极的变化。但我们同时也看到,在三至五岁孩童上幼儿园的问题上,还有许多要做的工作。与父母是德国人的同龄孩子相比,移民孩子上幼儿园的比例偏低。在接受教育程度问题上,也需迎头赶上。应该有更多的移民孩子拿到高级中学毕业文凭。现在存在的差别是,德国孩子中30%取得高级中学毕业证书,移民孩子中只有10%。我们可以从这里着手,让更多的儿童和青少年受到更高等的教育。让我特别感到高兴的是,中途辍学的比例在过去几年有所降低。这说明,我们在教育领域付出的努力,是非常值得的。

问:如果只有这么少的移民儿童上幼儿园,难道不可以建议,废除幼儿园收费制度?

博墨尔:对我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新出台的报告虽然没有考察这一点,但此前各个联邦州提供的报告,尤其是萨尔州的,特别提到,凡是幼儿园不收费的地方,几乎所有家长都送自己的孩子上幼儿园,其中包括移民家庭。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问:在青少年年龄段,国家的帮助是否来的太晚了呢?

博墨尔:国家的帮助永远不会太晚。我们必须看到,中学的情况在许多地区发生了很大变化。我最近走访了一所普通中学,一名9年级的班主任告诉我,他是班里唯一的德国人。这意味着,我们的教师必须对这一情况作好相应的准备,因为他们自己在接受教师培训的时候,还不可能知道这种情况。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家长的配合。融合报告分析了移民后代教育程度低的原因,其中提到家长对孩子的期待,许多家长的教育程度很低,对孩子受教育程度的期望值也不高 。我们看到,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期待越高,孩子受到的教育程度也就越高,德国的家庭也不例外。还有一点对我也很重要,就是在家里说什么语言。自中小学水平测试以来,我们看到,说德语的家庭,或经常说德语的家庭,孩子的成绩相对较好。因此,我们大家都应该付出努力,让移民家长提高德语水平,促使他们的孩子取得更好的学习成绩。

问:如果9年制普通中学果真成了外国学生的封闭地盘,应该取消这种学校种类吗?

博墨尔:我想不可以。问题不是来自学校的结构,而是来自学校的环境。这就是说,学校必须成为融合地。

问:但普通中学的例子告诉我们,学校并没有成为融合地点,如果那里只有外国孩子就读,那就不会有什么融合。

博墨尔:即便是在低级的9年制中学,你也可以让孩子学有成就,让他们毕业之后接受职业培训,不过,这里必需要有相应的框架条件。正因为如此,各州已做出许诺,尤其是在外国学生比例高的地区,改善对学校的配置。那里,我们需要更多教师,更多社会教育工作者,更多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换言之,我们需要建立全日制学校。当然,这就意味着花费更多的资金。

问:博默尔女士,您的报告调查了移民融合的各个方面,例如在德国的外国人的住房情况和健康状况。那么这些人的情况与德国本国人差多少?

博默尔:我们以健康状况为例,就可以从报告中清楚地看出,移民和德国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同,而是健康状况与年龄有关。但是在疾病预防上,我们注意到移民家庭的孩子很少去做早期预防性检查。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方面做工作,让这些家长们意识到送孩子去做这样的检查有多么重要。

问:这是因为语言障碍造成的吗?

博默尔:部分原因是语言上的,部分是因为移民对我们的医疗保健体系缺乏认识。因此我相信,移民圈子自己作出相应的努力也是很有必要的。例如,在医疗保健方面,德国有一个由移民自己组织起来的、为移民服务的全国性项目,由移民自己在移民家庭中进行启蒙工作。我们必须在这方面要作出更多努力。疾病预防比健康状况更重要。我希望在下一次报告中能得到成人疾病预防方面的具体数据。

问:不久前有一个惊人的统计数字,即2008年外国人中,加入德国籍的人数与上年相比有所下降,比例大约是15%。融合报告在这方面提供了什么信息?为什么愿意入籍的移民越来越少呢?

博默尔:虽然还没有最终的数据,但是2008年的数据的确显示了入籍人数下降的趋势。因此我们在移民融合方面作出了很大努力,为入籍作宣传。因为谁选择了德国籍,就会在我们国家有更好的机会,这是报告已经证实了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还要在报告之外,进行更彻底的分析。我们必须要知道,取得德国国籍的最关键的动机是什么。例如,有的人入籍,可能是想在德国得到一个稳定的居留权,有的人则可能是因为觉得他是属于德国的,他想享有一个德国人的所有权利和义务。我们通过另外的调查也了解到,加入德国籍意味着更好的就业机会,能更好地融入德国社会,显示出更多的公民积极性。这些都是加入德国籍的很好的理由。

问:所以入籍人数减少的现象就更让人费解。是不是因为移民被迫要放弃原来的国籍呢?

博默尔:不能轻易下这样的结论。我们掌握的按照移民来源国划分的数据表明,有些来源国的移民中,入籍人数是上升的。在土耳其裔的移民中,入籍人数是在减少。因为土耳其人是德国最大外国人族群,因此他们的数字就特别醒目。

问:这显然是因为德国不允许有双重国籍吧?

博默尔: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完全用双重国籍来解释,因为双重国籍仍然避免不了要回答这一问题,即我到底是属于哪里。我相信这才是根本问题。这个根本问题在我看来也与家长的态度有关,要看家长在孩子成年后是否支持自己的孩子入籍。因此,我想重要的是我们要在移民融合上取得进展,这样才能使入籍成为发自内心的选择。

问:以上是联邦政府移事务专员玛丽娅·博默尔就移民融合指标报告接受德意志电台的采访。谢谢您,博默尔女士。听众们再见!

博默尔;也谢谢您的采访!

作者:Meurer, Friedbert / DLF,潇阳/李鱼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