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民间在行动

1月25日,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在网络上发起"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目前,这个话题在微博上有48万多条相关信息,但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也提出对"全民运动式"行动的担忧。

default

孩子被拐卖是中国父母最大的噩梦

誓将"打拐"进行到底的全民行动

近日,在新浪微博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成为焦点。不少网民对此次行动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有多人已经参与到行动中。据中国媒体报道,于建嵘发起此事缘于1月17日,一位丢失孩子的家长向他求救,他帮忙转发后在网络上获得了有价值的线索,所以促使他通过网络发起这次公民行动。

另外香港《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在于建嵘发起活动之外,将关注对象的范围延伸到整个被拐卖儿童,发起了"微博打拐志愿团"。他认为:"微博新工具让每个公民都成为一个报道者,改变了原有的信息流通方式;同时也激发带动各个领域的人都关心这个问题,现在民间已经形成了共识,我们从民间帮助公安系统将'打拐'进行到底。"

与此同时,亦有质疑和担忧的声音出现在网上,中国知名网友"北京厨子"率先在网上反对大规模转发随手拍的照片,而是要汇总在一个特定的通道,如公安部的检索系统,在公民完成提供信息的工作后,由公安部门接警,他主张在法律框架内去做事情,且要推动"被拐卖儿童"这一社会问题的相关立法。

呼救声会被网络和媒体传得更远

中国"寻子联盟"的创办人彭高峰评价"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行动时说,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对于所有人,走在路上看到小孩拍个照,然后上传到网络上,这是很方便的,对于我们寻子家长来说,帮助会很大。现在这个氛围很好,网络越来越发达,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途径来帮助我们找到失踪的孩子。现在有很多媒体也在参与,我们的呼救声就会传得更远,官方也会更重视。"


此次事件中,对于建嵘发起活动争论的焦点之一是:在被拐卖的儿童中"被强迫做乞丐"的比例是多大?彭高峰猜想说:"比例并不大,但不能排除,有很小一部分,特别是女孩子居多,男孩子比较少。"据德国之声以前采访彭高峰时获悉,被拐卖儿童中男童大多被转卖给了一些想要"传宗接代"的家庭。此次网友上传的照片中也是印证了彭高峰的说法。

彭高峰在接受采访时,也隐隐地表示了对民间行动的担忧,他觉得网络是开放的,如果这些照片也同时被胁迫儿童的人看到,可能对儿童的安全不利,他更希望相关的法律能够健全,对现有的法律能够有一些修改。

完善法律使其具有可操作性

对于法律方面的完善,德国之声采访了积极呼应此次活动的中国人大代表、律师迟夙生。据她介绍,中国目前有几部相关的法律和司法解释和这个议题有关系,但"刑法中关于'被拐卖儿童被胁迫成为乞丐'包括对'胁迫聋哑孩子'去乞讨或偷盗等犯罪行为打击的力度不够,而且当事的孩子,此后一生都会受到严重影响。所以我们期待在立法上,能够加大刑法上对此打击的力度,量刑要提高;现行国务院的〈关于流浪乞讨儿童救助〉法规,应该有一些更完善的保障措施,比如,对一些儿童,包括已经被致残的儿童在人贩子被打击后,但又不能说清楚自己的家在哪里,救助站在这种情况下要有一些及时的措施把他们送到儿童保育部门,后边又要有充分的资源配置保障他们健康成本,然后公布信息以找到家人。"

"在随手拍后,在打击了人贩子后有一系列具体的工作要做,我正在进行的是这些现有的法律如何修改和完善,变得有可操作性。光是关注了,炒了,这是不行的,这其中需要扎扎实实要做的工作。我们要把这事纳入到立法的层面,最重要的是要保障法律立出来这后,有可操作性和能够贯彻实施,这是我在其中应该关注和推动的事情。"

轰轰烈烈的运动之后,事情没有得到解决

在新浪微博上,中国知名的文化评论人王小山也发出一条对此行动表示担忧的微博。他强调:"我担心的理由是:第一是难以维系,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轰轰烈烈一阵儿,然后很快就过去了。第二点是会产生潜在的危险,这个危险有一部分是来自参与随手拍的网友。说是潜在,这是客气的说法,其实这是很现实的危险。一部分是对被拍的孩子可能带去危险,人贩子可能会很快转移孩子们。第三点,这个行动有可能伤害到真正的乞讨者,那些生存能力很差,不得不乞讨的生活无着的人,包括他们的尊严。"

他认为,民间做不到向国家本应该担责的相关部门问责,所有的信息都掌握在这些部门手中,有很多类似的案例。2007年山西解救"黑窑工",民间当时也是轰轰烈烈促使官方、警方联合打击,到最后解救了二十几个,但实际上事情远远没有解决。在"被拐卖儿童"这个问题上,是国家的责任,当然民间也有解救和帮助的道义。"但一个行动应该周全些,我提出这些担忧不是诛心论,并不是质疑目的,我认为这样的行动不会超过三个月,开个发布会,也肯定能找到一些骇子,最后开个庆功会。但我对整体问题的解决很悲观。"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