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陈光诚处境:松动与打压并行

据路透社援引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消息,山东临沂当局对盲人律师陈光诚的限制有松动迹象,而一些活动人士也指,临沂当局依然以暴力方式对待探访人士,而一年多来,也未有任何探访人士见过陈光诚,他的处境依然堪忧。

** FILE ** In this undated file photo released by his supporters, jailed blind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is seen in a village in China. Chinese authorities on Friday Aug. 24, 2007, barred Chen's wife from leaving the country to accept a humanitarian award on his behalf. Yuan Weijing's passport and telephone were confiscated as she attempted to pass through security at the Beijing airport to fly to the Philippines to attend the Magsaysay Award ceremony. (AP Photo/Supporters of Chen Guangcheng, File)

陈光诚

12月5日路透社消息,中国当局目前放松了对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苛刻限制措施,他们援引一直关注陈光诚处境、并两次前往探访陈光诚的网友何培蓉信息,从10月份起,山东临沂当局允许陈光诚77岁的母亲到外购买生活用品,也解决了探访陈光诚的行动者的一些要求,比如将网友捐赠药品转送给陈光诚、允许陈光诚的女儿陈克斯就学等。但何培蓉也表示目前陈光诚依然不能就医。

就在当局对陈光诚的限制有松动迹象时,12月4日,作家海涛、维权人士彭中林23位网友,再次抵达临沂,至中午12时彭中林告知外界,临沂人民广场周围有很多便衣警察和打手,超过一百人;十几分钟后,彭中林等人与外界失联。5日才获得自由的彭中林向外发布信息,他们一行被5、6人一组分开带上警车,分别关入派出所,遭受问讯、搜查。相机储存卡被没收,手机中的相片被清洗,之后被分批释放。

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因为揭露临沂当局"计生黑幕"并帮助因计生被侵权的当地民众维权,而被入监四年零三个月;2010年9月9日刑满获释后,当局将陈光诚与他的妻子袁伟静及一家人严密控制。一年间有二百余位中国行动者、媒体记者等前往探望,皆无功而返。迄今为止没有探访者见到陈光诚。

"只有自由才是真正的改变"

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江西维权人士刘萍,因为发起12月4日"临沂相亲活动",刘萍由江西当地国保陪同"被旅游"一天。她向德国之声介绍,参与该活动的一些人士从昨天下午被便衣带走,到5日时才获得自由,在此期间遭遇暴力对待。据此,她不认为陈光诚的处境真正有所改变。

"探访者在临沂人民广场做活动,都被便衣带走,这怎么能说对光诚有松动呢,这是不可能的。如果光诚的处境有改变,我们应该也能自由的进出山东"

刘萍也认为,目前出现的松动迹象是远远不够的,陈光诚还不能自由就医、他的身体状况也很让外界担忧,且一年多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见到陈光诚。如果当局有诚意对陈光诚的处境作出改变,应该给予他自由。

"民间唯一道路是持续行动"

旅美民主人士杨建利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政府在陈光诚一事上确实出现了一些和缓的措施,但这些措施并不是政府主动作出,而是公民行动的压力下政府所作的调整和应对:"政府作的让步,是光诚的事情成为开展公民运动的焦点,很多公民运动围绕陈光诚一事展开了,这种压力也是政府以前没有遇到的;而且通过'自由光诚行动',民间在迅速占领公共话语空间,以司马南诋毁陈光诚,遭到网友砸场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也表明目前并不是中国官方占据了绝对话语权,现在的话语权是官方和民间分享。再加上国际上的压力,使政府必须让步。"

杨建利认为任何政府在陈光诚一事的松动是正向的,但僵化状态的政府,也会认为任何的松动会带来体制的垮台,所以他们在松动的同时依然要进行打压,松动和打压双重进行。从民间的角度来讲,应该持续不断的拓展在光诚一事上的行动空间。

"将国际追责进行到底"

杨建利也向德国之声介绍,自从他10月17日向美国国务院递交陈光诚因维权遭迫害的材料,并呼吁国际社会对陈光诚一案的直接责任人,目前青岛市委书记李群进行国际追责后,包括美国、瑞典、瑞士对此都作出回应。

"象侵犯人权的官员如李群,我们维权时,可以把他们当成一个新的杠杆,人权迫害案件是可以找到具体的责任人的,只要找到他们,就可以利用国际规则对这些人实施惩罚,这样每个执行政策的官员就会把空间拉得大一些。这样民间就会在局部占上风。"
杨建利目前也正在法国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他们将以李群迫害陈光诚作为其中的一个案例向联合国提交,呼吁中止中国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的资格。

作者:吴雨

责编:黎京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