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陈光诚全家遭虐待,国际社会发起营救行动

周四晚间,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对外发布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亲笔信,信中述说从今年2月18日起,被囚的全家人遭受山东沂南地方政府官员及国保的虐待,当局对陈光诚的迫害再升级。

** FILE ** In this undated file photo released by his supporters, jailed blind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is seen in a village in China. Chinese authorities on Friday Aug. 24, 2007, barred Chen's wife from leaving the country to accept a humanitarian award on his behalf. Yuan Weijing's passport and telephone were confiscated as she attempted to pass through security at the Beijing airport to fly to the Philippines to attend the Magsaysay Award ceremony. (AP Photo/Supporters of Chen Guangcheng, File)

陈光诚

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因为帮助"计划生育受迫害者"维权,于2006年被抓捕并被判刑四年零三个月,自去年九月份出狱后,山东地方政府和国保切断陈光诚一家的网络和电话线路,安排数十人进行看守,阻止陈光诚一家包括仅有几岁的孩子与外界有任何接触。狱中因遭受酷刑患有严重肠道疾病的陈光诚也被禁止治疗。

2011年2月,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发布经特殊渠道获传出的陈光诚自拍录像,披露他出狱后受到的迫害情况,国际社会、媒体再次呼吁及营救,多名维权行动者也先后前往探视,当地政府多次阻拦并殴打采访记者和探视者。

陈光诚受酷刑至昏迷,网友欲前往探望

6月16日晚间,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再次发布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求救信,信中述说在今年2月18日,山东沂南双堠镇副书记张建及多名沂南国保总计七八十人,闯入陈光诚的家中,她及陈光诚遭到暴打及数小时的酷刑折磨,陈光诚一度昏迷。此次遭遇疑为2月9日陈光诚传出自拍录像曝光惹怒当局。

袁伟静的亲笔信曝光后,很多中国网友在网上进行转发,并曝光打人者张建及多名国保人员,国际社会也谴责中国当局的人权迫害行为。目前多名网友表示整装待发,要前往山东沂南探望陈光诚一家。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曾于今年1月和5月底两次前往探望陈光诚一家未果的中国网友珍珠,据她介绍,她先后两次只能到达陈光诚所在的东狮古村口,第二次发现对陈光诚家的看守已经升级,封锁线不断扩大,在通往外面的村口专门盖了房子,以防止外界进入。据悉珍珠两次探望行动,皆被当地国保及便衣暴打并押送回南京。

珍珠也介绍沂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公然称:陈光诚一事在当地怎样是清楚的,但没有办法去调查和解决。珍珠认为这句话表明,地方政府无论外界如何谴责,已经失去了基本的底线,在陈光诚一事上不会作出任何的让步。地方政府的作为也使大家更加担忧陈光诚一家的处境。珍珠同时表示虽然对沂南县地方政府不抱任何希望,但她认为目前有多名网友欲自发探望陈光诚的公民行动应该会促使更高层反思维稳思路。

请为陈光诚打一个救命电话

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议作家茉莉,从2006年起一直关注陈光诚的境况,在袁伟静的求助信曝光后,她先后拔打多个山东省各级政府及司法部门的电话,最后接通沂南公安局办公室电话,她就陈光诚受暴力伤害一事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 "我是昨天看到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亲笔述说全家老小遭受迫害的情况,我非常的不安,当局的迫害一次次重复,海外的呼吁也一次次在重复,这样的结果使很多海外的流亡者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和良心麻痹症,但这次陈光诚一家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我们应该有所行动。今天上午我给山东省政府从省至市至县再到乡镇的政府部门和司法部门打电话,我打通了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室的电话,一位姓高的女士接听了电话,我告诉她我要举报双堠镇副书记张健毒打伤害陈光诚夫妇的刑事案件,然后我念出袁伟静信中有关遭受酷刑和抢劫的细节,我说这是严重伤害罪和抢劫罪,希望公安局就此案展开调查和审判,惩办凶手。高女士登记了我作为一个举报人在瑞典的电话和地址等,并且让我呈送一个书面的材料给公安局,我在网上公布打电话的情况后,国内的朋友已经通过特快专递将公安局需要的报案材料寄给他们。"


茉莉认为要战胜无力感去有所行动,打个电话就是举手之劳,如果每个公民都能抽点时间打这样一个电话,对陈光诚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和救命电话:"被控诉的这些凶手尽管看起来气势汹汹,他们只是专制制定中的一个零件而已,如果给他们个人打电话及起诉他们个人,这就成为他们要承担的责任,他们就会害怕,担心每个行为会被纪录和清算,对于施害者来说,虽然是受上级命令殴打陈光诚,但个人不能逃脱责任;另外陈光诚一家的道义支持,我们用这种方式表示没有忘记他们一家,也向当局表示,我们不能容忍他们恶劣侵犯人权的行为。目前国际压力逐渐减弱,中国政府更加疯狂,西方政府施压不能指望的情况下,我们公民自己可以向山东省各级打电话,是会对他们产生压力的。汉娜·阿伦特在看纳粹审判时曾说'恶,它没有深度,也没有魔力'我们也要用这样的行为表示善是有力量的。"

对华援助协会正在联系国际社会进行营救

德国之声也联系到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他说在通过特殊的渠道收到袁伟静的这封信得知陈光诚一家的遭遇后非常震惊:"陈光诚这位长期为中国的法治和人权作出巨大努力的盲人维权律师,服刑后回家,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遭受如此的酷刑和折磨,我们表示强烈谴责,这也是中国目前公权力黑社会化的案例之一,我们也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呼吁和营救。"

傅希秋表示他们目前首先通过国际各主流媒体发出袁伟静的这封亲笔信,各主要媒体也作了大幅报道。对华援助协会也联系了美国政府和国会、欧洲议会及欧洲的各国政府,希望各国政府采取措施、联合行动以营救陈光诚一家,呼吁各国政府领导人就陈光诚遭受严重迫害的遭遇发出公开的声音。

另外对华援助协会日前将把收集到的三十几个,长期迫害陈光诚一家的各级政府官员名字和联系方式公之于世,提请自由国家的政府采取实际的措施,如禁止迫害者入境,一旦进入的话采取法律行动等。同时他们也期待西方各国的议会公开表彰陈光诚为中国的人权和法治及世界人权作出的努力和贡献。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