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NRS-Import

“阿拉伯春天”在埃及处于转折点

最近,埃及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发生流血冲突,造成伤亡惨剧,使新生的公民社会面临严峻的考验。

default

开罗呼吁团结对话的大规模集会(5月13日)

埃及的春天已经变成为夏天 -至少表面上看如此:尤其是在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烈日当头时,除了旗帜之外,太阳帽和棒球帽是卖得最好的示威纪念品。在开罗市的中心广场,不断地爆发示威抗议活动。上周五,(5月13日)又有成千上万的埃及人聚集在这个著名的广场呼吁实现民族团结。

一对带着两个孩子的夫妇说,他们是首次来解放广场。俩人在安曼生活和工作,丈夫是一位儿科医生。夫妇俩一直在通过电视关注着埃及的革命。 做儿科大夫的丈夫说:"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个新的埃及。所有在革命前离开这个国家的人,当时都不打算再回来。但现在人们愿意回来!现在我们宁愿在这里工作而不愿在国外。埃及已变得更加美好,人们可以畅所欲言。我非常希望动乱结束后,一切都好起来。"

谐和景象出现裂痕

但是动乱并没有消除,最近几天甚至加剧。革命大团结的谐和景象出现了裂痕 - 社会党人和宗教团体之间出现鸿沟。自从穆巴拉克辞职后,开罗及周边地区的3个教会受到袭击。许多改革派人士怀疑这种明显的"反革命"行为是被取缔的执政党成员预谋的行动。一位埃及人就有这种怀疑:"现在可以对那些曾经月薪40万镑,现在只有2000镑的人进行收买。他们是反革命分子和暴徒。而科普特人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在解放广场参加革命示威时, 我们的基督徒同胞为我们提供掩护,他们祈祷时,我们也为他们提供保护。"

人们都知道,前内政部长为了达到其目的,曾纠集了一大批打手。虽然他早已受到拘留审查,但是其权力影响仍然能够达到监狱以外的地方。旧政权的其他成员,特别是那些与军队有联系的人,也利用其权力采取行动。而目前的混乱尤其使军队获益,因为越是发生动乱,越是需要动用军队。

关押着前政府部长们和穆巴拉克儿子的托拉监狱,目前是该国看守最严密的地方之一。埃及人不是去调查旧政权的罪行,却在抓安全问题。一位为争取民族团结参加了塔利尔广场的示威活动的教授说: " 我们不知道我们应该走向何方。 有的人在进行反革命活动,反对我们的主张。对此安全部队没有介入。现在所有道路,无论好、坏,都是敞开的。但我们不希望走上错误的道路。"

警方故意回避

现在警察队伍内部有人怀疑,警方是故意回避或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混乱局面是人为策划或至少被容忍。同时,军政府的统治日益强硬。如今法律规定禁止示威和罢工,违者将受到处罚,尽管目前没有人遵守这个新法律。但是军警开始逮捕活跃分子,革命运动的组织者之一谢迪·加扎利·哈布(Shady al-Ghazali Harb)的被捕就是一个例子。 他说:"他们将平民送交军事法院,这是不可接受的,必须制止这种做法。我已经被拘捕,军警和国家安全局我都经历过,军警是国家最残酷的安全机构之一,对待犯人更严酷。"

很长时间以来,埃及的改革派一直要求建立临时文职政府取代执政的军事委员会。他们认为:只有上街游行不断施加压力,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谢迪认为,为了争取美好的未来,必须在两条战线上进行战斗:一条是反对军政府战线,一个是加强教育战线,使百姓成为对国家负有责任感的公民。

作者:Saoub, Esther 编译:李京慧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