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阿富汗议会选举结果令人担忧

上周六的阿富汗议会选举并没有过去,喀布尔独立选举观察员的第一份阶段性报告称,投票站关闭之后,部分工作才刚刚开始。正象一系列预兆显示的,数量巨大的举报引起了人们严重的担忧。

default

阿富汗选举委员会主席玛纳维(Fazel Ahmad Manawi)

截不住的公民不满

阿富汗国家选举委员会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近4000份举报。其中大部分是揭发选举日发生的不正常事情,非法的施加影响行为和欺骗行为。

尽管官方规定的接收书面举报截止日期是星期二,9月22日,中午,但许多公民的不满显然不是这个截止时间截止得住的。

喀布尔大学法律系讲师加拉里(Faizullah Jalali)认为,"在选举中作假的不是阿富汗人民,而是当政的政府。他们不愿分散他们的权力。要对此负责的,是那些对选举是否能民主地进行没有兴趣,对法律的至高地位没有认识的人。"

选举委员会及其态度

许多举报信也提到政府官员在选举日公开施加影响。于是,人们的目光进一步投向了卡尔扎伊总统和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由他重新组建起来的阿富汗选举委员会。该委员会现在象去年一样必须证明,它没有担当总统延长的臂膀。

独立的选举委员会主席玛纳维(Faiz Ahmad Manawi)镇定地强调道:"谢天谢地没有发生什么能让选举在原则上成问题的事情。"玛纳维说,举报信涉及的都是各种个例,这些事情中的大多数都将在调查的过程中受到审核,假的选票将被宣布无效。

在去年的总统大选中,审查的结果导致100多万张选票作废。现在要作出将出现类似情况的结论还太早。然而,政府和选举委员会受到的要求他们尽快澄清事态的政治压力在不断增大。

地方上问题更大

独立的选举观察员们指出,今年的进展也许会比去年更困难,因为,按新的规定,许多举报将不在喀布尔集中处理,而是在地方上。这样,审查受到地方上的当权者的政治影响的危险会加大。

看来,不少势力大的候选人不愿等到紧张事态出现,他们显然在投票之前和投票过程中就通过恐吓或者有计划的操纵来施加影响。

自己也身为候选人的法利瓦尔(Musa Fariwar)陈述道:"在选举日,甚至在一些选举中心有选票出售,每张选票的价格大约是20美元。"独立选举观察员组织FEFA的主席纳德里(Nader Naderi)肯定地认为,在选举前,排除有争议的候选人的规定就没有得到严肃的对待,"有些人让人把他们的名字写到选票上去,以求全力对地方上的投票结果施加最大的影响。"

或许不能一概否定

本来,根据选举法,只有那些不拥有私人武装力量、或与这些私人武装力量没有关系的人才可以当候选人。但似乎情况类似于去年,正式的选举委员会会对一些所谓的军阀或者"司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据许多阿富汗人称,出现了由一些议员组成的人民代表力量,其中有些是今天和过去遭受苦难的人。

那么,这次选举是一无是处吗?纳德里认为不能一概而论。他认为,尽管发生了这许多事,仍然有进步的信号出现,"我们对9月18日的选举怀着严重的担忧。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忽视阿富汗人民在选举日取得的成绩。这同样不意味着可以认可一些外国专家的观点,他们以对选举日的担忧为依据,宣称,阿富汗还没有做好展开民主进程的准备。"

作者:Martin Gerner 编译:平心

责编:韩明芳